“公投”何以全面撕裂英国政治秩序

毛寿龙 原创 | 2016-06-30 11:5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英国 

  简单而粗糙的公民投票,未必是对国家重大问题进行表决的最好方法,因为它是脱序式的决定。英国脱欧公投即为例证。

  英国脱欧公投,脱欧派以微弱优势胜出,备受热议。而在31年前(1975年),英国也曾发起公投,当时以接近三分之二的多数选择继续留在“欧洲经济共同体”。两次公民投票的结果迥异,让人生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叹,但两次公投脱欧和留欧者之间的得票数之差并不大,尤其是这次脱欧者优势微弱。

  选票差异不是很大,说明英国选民出现了严重分裂。这种分裂还有区域性,有的地方甚至要发起运动,脱离英国而留欧。这种分裂在公投后也有很多表现:目前有二百万人不承认公投结果,要求重新进行公投,还有议员要求议会投票中止脱欧。

  这些都表明,英国选民的裂痕已不仅仅是选项的分裂,还已进入了情感的分裂。而英国无论脱欧还是留欧,这个高度分裂的议题,势必重塑英国的公共议题议程及偏好次序,从而影响英国自身的一体化。可以说,公民投票从根本上撕裂了英国各个层次的政治秩序。

  从原始秩序角度来看,英国的全民公投,让每一个家庭、每一个社区、每一个公司、每一个社会组织,都陷入激烈的脱欧VS留欧的争辩。这些原始的社会秩序短期内遭到剧烈破坏。

  从扩展的市场秩序角度来看,这场全民公投让市场化考虑变成了一个纯粹的政治考虑。欧洲市场一体化,本来更多的是市场自发扩展秩序的事情,现在却变成了政治层面考虑。

  从国家政治的角度来看,英国的公民投票,让国家治理系统化、有秩序的思考,让位于全民公投这样一刀两分的分裂式决斗。其结果是,即使微弱脱欧了,还有将近半数的人去继续努力留欧。脱还是留,就在极少数的摇摆分子手中几张票。可以想见,整个英国都会在留和脱的刀尖上摇摆,到头来,它会在摇摆中被抖散。

  这说明,简单而粗糙的公民投票,未必是对国家重大问题进行表决的最好方法。因为它是脱序式的决定,是两项非此即彼的分裂式的投票。对于多元化中力求公共性平衡稳定的英国来说,这易导致两端极化摇摆。

  就公共政策设计而言,这样的公民投票即便无法避免,也应在技术上改进,让分裂式摇摆控制在小范围和小幅度内。一个方法是,让决定由至少三分之二多数赞成才能做出,而不是由投票者的简单半数就能做出。这样中间摇摆的话,就得至少三分之一的选票,这其实已非“摇摆”,而是大幅度民意改变。另一个方法是,把全国分成较小的选区,每个选区都是1名代表,简单过半数通过,再由各选区代表来投票决定最终选项。还可以由三分之二赞成才能通过。

  这可以让投票导致的分裂和选区意见的凝聚结合在一起。若要让这个分裂和凝聚的过程进一步选区化,那最好各个选区的投票时间也做些调整,在一年内陆续做出选择。这样,分裂发生的时间点不一样,对全国也只是局部影响,而民意也有一个时间序列的支撑,而不是一个单一时间点的集中性分裂。

  有人说,民意似水。水可以平顺流淌,但涓涓细流遇到暴雨也可变成洪涝。结构化的民主,由制度化结构支撑的投票,可以静水流深。而没有结构化支撑的公民投票,就可能是洪水。直接公民投票,且过半数就确定选择极端对立的方案,就是在制造洪水,它易沦为民粹的民主。而要将其弊害降到最低,最起码让这类投票有结构化的技术支撑。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毛寿龙 (男) 职称或学历学位 系主任,研究生,法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要研究方向 研究领域,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公共管理与治道变革,自主治理、NGO与公共服务等。 关心运用古典自由主义的基本价值、公共选…
每日关注 更多
毛寿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