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价值链正改变世界经济格局

张茉楠 原创 | 2016-07-14 10:5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世界经济 价值链 

  日前,全球瞩目的二十国集团(G20)贸易部长会闭幕,会议批准了《G20全球贸易增长战略》、首份《G20全球投资指导原则》。会议提出,积极推进发展中国家融入全球价值链,构筑包容性增长的价值链将对世界经济、贸易与增长格局具有深远的影响。

  全球价值链将进入深度整合期

  当前,全球贸易增长乏力,对世界经济增长拉动作用大幅下降。过去30年,全球贸易增速是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的两倍。然而,由于需求疲弱、成本升高、贸易摩擦增多、周期性和结构性原因,全球贸易增长进入十分低迷的时期。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布的全球贸易增长报告,2016年全球贸易增长将降为2.8%。远远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前10年平均贸易年增长率6.7%的水平,也低于全球GDP增速。

  低迷的贸易增长对经济发展和就业前景产生负面影响。要扭转世界经济持续性放缓甚至衰退的根本在于在提高全球经济体生产力、提高资本和技术的配置效率、扩大全球创新基础设施投资,深化全球价值链分工效率与合作水平。重振全球贸易发展,特别是如何借助G20的平台积极构建面向下一代的贸易政策新框架,对实现全球新的增长繁荣具有深远意义。

  近几年,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全球价值链与增加值贸易”迅速成为全球贸易、投资、价值链以及分工领域的研究热点。世界贸易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等多个国际机构以及各国研究机构和学者都对全球价值链以及增加值贸易核算进行了广泛深入的探讨和研究。作为全球价值链的重要参与者和推动者,中国也首次将改革国际贸易统计体系纳入了APEC合作议程,并在2014年11月APEC领导人峰会上通过了《APEC促进全球价值链发展合作战略蓝图》、《 亚太经合组织贸易增加值核算战略框架》等纲领性文件,为下一步全球价值链合作发挥了引领作用。

  全球价值链是全球经济循环中最为关键的链条之一,随着全球生产网络,以及新一轮产业革命与新一代信息技术革命的推动,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GVC)正在成为世界经济的一个显著特征。东亚以及亚太地区的区域一体化进程不断加快,APEC成员间关系日益密切,东盟一体化、RCEP、中韩FTA、中日韩FTA、“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等区域贸易协定不断推进。在这种区域性生产和服务网络不断深化的背景下,各国均做出各种改革试图通过加强区域合作来融入产业价值链中,全球价值链将进入一轮深度整合期。

  全球价值链三个特点

  全球价值链的快速发展改变了世界经济格局,也改变了国家间的贸易、投资和生产联系。全球价值链这一新体系归结起来有三个显著特征:一是最终产品经过两个或两个以上连续阶段的生产;二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国家参与生产过程并在不同阶段实现价值增值;三是至少有一个国家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进口投入品,因此产生了大量的中间品贸易和增加值贸易。中间产品跨境流动在全球贸易中占主导。

  由于全球价值链的发展使得不同生产环节和阶段,被分布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因此,在完成最终产品和服务提供之前,这些“中间环节和阶段”需要通过多次跨境流动,最终体现为中间产品跨境流动的迅猛发展。这与传统国际分工和贸易形式下跨境流动的“内容”是截然不同的。

  根据联合国商品贸易数据库(UNComtrade)统计数据测算,自1995年以来,全球中间产品出口额占全球总出口额的比重一直在50%以上,2013年更是高达69.32%。由此可见,中间品贸易在全球贸易中已经占据了绝对主导地位,这一国际经济的新特征正是全球价值链深入演进所呈现的必然逻辑。联合国《2013 年世界投资报告》提出,附加值贸易对发展中国家GDP 的平均贡献率几乎达到30%,对发达国家平均贡献率为18%。OECD统计进一步显示,通过国际投资产生的跨境联系的价值在过去20年中翻了一番,全球FDI存量占全球GDP比重从1990年代的不足10%上升到2011年的31%,这一趋势仍将持续下去。

  降低贸易成本提升亚太价值链合作水平

  区域贸易协定(RTA)迅速发展,一方面增强了区域内各经济体之间的经济联系,另一方面却割裂了区域内外经济体之间的经贸往来。目前全球已形成400多个RTA,两国或多国交叉连接,各种条款规则又不尽一致。这种“意大利面碗”RTA实际上增加了商品跨国流通的复杂性。更严重的是,RTA的发展导致“竞争性区域集团”的形成,分散了投入WTO多边体系的政治和经济资源,弱化了WTO的执行力,阻碍了全球化进程。

  据估算 OECD国家实施贸易便利化措施可降低 10%的潜在贸易成本,中低收入国家大约可降低15.5%。因此,领域逐渐从传统的“边境上壁垒”(即涉及降低关税与非关税壁垒的“第一代”贸易自由化)延伸 “边境内壁垒”(即涉及国内规制改的“第二代”贸易自由化),同时要求“跨边境互通互联”。

  在全球价值链发展趋势下,需要全球贸易政策与治理更加强调中间品进口贸易自由化,因为,中间产品贸易壁垒会产生累积和放大效应,显著提高贸易保护成本。因此,首先要以降低贸易成本以及进入壁垒为切入点,提升亚太乃至全球价值链合作水平。应进一步降低平均关税水平,削减关税峰值和最高关税,鼓励部门贸易自由化(零关税),抑制关税升级,取消进出口中的配额和其他数量限制,修改原产地规则中累计原则以鼓励区域价值链贸易发展,进而消除价值链壁垒。

  同时,我们希望应该在今年G20的框架下,全球应主动倡导以中间品贸易为主导的诸边贸易谈判的相关议题。以2014年APEC《促进全球价值链新兴发展合作战略蓝图》为路线图,加快构建和完善贸易增加值统计体系,降低中间品进口关税,完善中间产品知识产权制度,促进全球价值链伙伴关系合作。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主任
每日关注 更多
张茉楠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