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豪赌:英国脱欧公投的悲剧

沈建光 原创 | 2016-07-17 00:4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英国脱欧 

  英国意外脱欧已成今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改变,推动脱欧公投的英国自身却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凸显了卡梅伦政治豪赌失败的代价。而脱欧公投后,从卡梅伦仓促狼狈的请辞、到脱欧派对结果同样表示出惊讶的情况来看,相关各方显然并未就这一重大决定做好充分准备,不负责任的政治博弈最终带给英国的不仅是短期金融市场冲击,还有长期可能遭遇的经济、政治的不确定性。

  笔者近一个月在欧洲,特别是第一周分别在芬兰、瑞典、丹麦、法国和英国的首都路演,英国公投之际又恰巧在伦敦拜访投资者,可谓见证了历史性脱欧公投。第二周的行程更加周折,需要辗转德国、瑞士、奥地利、西班牙共计4国的10个城市。与几乎所有的国际组织、经济学家对英国脱欧悲观的看法一致,笔者接触到的客户,无论是来自伦敦的投资者和企业高管,还是来自英国以外地区的,都无一例外的认为脱欧有百害而利有限;在公投之前也大多表示英国脱欧几无可能,根本没有重视这场公投。意外结果发生后,伦敦的投资者除了抱怨、愤怒以外,更多人也开始担忧自己的工作和未来。

  诚如IMF、OECD、英国财政部以及伦敦经济学院等做出的判断,在笔者看来,脱欧最大的利益损失方恰恰是英国自身,主要源于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欧盟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英国商品和服务贸易几乎一半出口到欧盟,占英国GDP的13%。脱离欧盟单一市场,意味着英国不仅无法继续享受与欧盟内部其他国家的进出口零关税与较低的交易成本,甚至可能丧失作为欧盟一员与其他60个国家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包括零关税,以及有关服务、投资、公共采购等方面更加开放的市场。如果脱欧后漫长的谈判结果离现状差距较大,英国经济将因此遭到重创。

  其次,英国服务业发展,特别是伦敦金融中心建设高度依赖欧盟单一市场。服务贸易对英国至关重要,占到英国GDP的五分之四,而金融服务业每年创造国民收入的8%,超出欧盟平均水平50%。而作为欧盟一员,英国服务业的快速发展与享受欧盟单一市场的好处也大有关联。英国企业享受“护照权利”,而这对于英国金融业尤为重要,意味着总部在英国的金融企业可以直接在欧盟其他区域设立分支结构,一旦失去,各分支机构将不得不满足各国不同的监管条件,单独运营的成本变得相当昂贵。

  第三,英国投资也主要受益于欧盟内部。英国FDI中一般来自于欧盟内部,荷兰、法国、卢森堡、德国贡献较多。而FDI对于近年来英国投资的增长至关重要,并相应带动了英国的产出与就业。一旦脱离欧盟,不仅会影响欧盟内部对英国的投资,甚至连欧盟外部国家对英国的投资,都会由于英国经济政策方面的不确定上升,短期内降低进入英国的兴趣。

  再有,整体经济水平的下降以及金融市场动荡,将导致就业机会更少而非更多。脱欧派将英国社会矛盾均归因于加入欧盟与移民,以期获得支持,但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说明移民导致英国民众工作减少以及工资降低。相反,近年来高技术人员移民对于提高英国生产率以及财政的贡献则更加直观。从这个角度而言,退出欧盟单一市场,将使得英国由于缺少高端产业吸引力不可避免的出现就业机会减少,收入下降,信心冲击等利空。

  最后,英国退欧可能再次触发苏格兰脱英公投,最终导致英国解体。两年前苏格兰公投55比45否决苏格兰独立,其中一个原因是英国将反对一个独立的苏格兰加入欧盟。

  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脱欧对于英国自身而言并无好处,但这场本可避免认为动荡还是真实的发生了,其原因究竟何在?

  结合笔者近日在伦敦和欧洲大陆的交流,笔者认为,如下两个群体难辞其咎:

  一是政客缺乏担当,为赢得选票,存在“妖魔化”欧盟的情况,甚至不惜把一切英国发展中的矛盾及政策失误归因于欧盟与移民,并鼓吹这是造成一切福利损失的根源;

  二是媒体推波助澜。英国媒体上大肆宣扬退欧的好处,甚至有英国报纸提到脱欧拉动英国GDP增长,对穷人大大利好,对富人则略微有利,存在完全违背基本常识的误导。

  政客和媒体甚至对民众宣扬退欧之后可以与欧盟谈判,实现不退出单一市场,阻止移民的局面,与欧盟单一市场商品、资本、服务和人员自由流动的一体化目标相悖,并于脱欧后欧盟强硬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显示宣传具有欺骗成分。

  可以说,相当多普通民众甚至尚不明晰什么是欧盟机制的背景下就进行的投票,这从脱欧后“欧盟是什么”问题上升为英国网民热搜、脱欧选票主要来自于教育知识水平较低、思想相对保守的的老年人和贫穷地区便可见一斑。

  而笔者公投前跟一个伦敦出租车司机聊天时,问及其支持哪方,司机给出留欧的理由竟然是不喜欢脱欧派代表人物前伦敦市长,原因在于其早前在伦敦城市建设上增加了很多自行车道,对出租车出行相当不便。

  政治家缺乏担当,过度迎合孤立主义思潮的舆论环境,以及本不应该由普通民众对极其复杂事件进行公投等因素共同导演了这场英国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以及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满盘皆输的残局。

  英国政客显然不愿意面对这样尴尬的局面。脱欧公投之后,卡梅伦请辞并表示不会在新领导人选出之前向欧盟提交退欧申请;脱欧主导人物鲍里斯•约翰逊退出首相竞选,并发文暗示加入欧盟这个单一市场可能比限制移民更重要,让跟随他投票的民众感到震惊;而专注脱欧数十年的英国右翼党派独立党领袖法拉奇也突然辞职,也让脱欧派的“胜利”充满恐慌。英国未来面临的不仅是经济上的压力,更面临政治缺乏领导力之下的不确定性。

  当然,无论未来谁就任,英国政客均明白脱离欧盟单一市场的灾难。鉴于当前欧盟态度十分强硬,明确提出了无法既让英国制造商和服务企业进入欧盟单一市场,同时限制欧盟移民,并敦促英国尽早提交退欧申请,英国政客如今已十分狼狈。或许唯一的办法便是尽量拖延退欧谈判,并在谈判中尽量争取最大化利益。但一旦谈判启动,无论是哪种模式,如挪威模式、瑞士模式均无法做到英国退欧民众所期待的对移民的限制,相反英国在单一市场的准入方面享受的好处反而越来越少,得不偿失。

  对于欧盟而言,英国退出确实对欧洲近一个世纪的一体化进程是个打击。而考虑到英国并非欧元区国家,其在欧债危机之后,与欧盟财税一体化进程的分歧便越加明显,且欧盟内部早有对英国特殊待遇不满的声音,缺少了英国的欧盟核心国争议减少,徳法领导力与控制力增强,或许从制度上更加自信,趁机加强财政同盟,甚至向政治同盟迈进,也未可知。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2007年加入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中金公司),现任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研究部(香港)副总经理、经济学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