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内中国经济可能出现负增长

李迅雷 原创 | 2016-07-25 14:2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国经济 

  “一件事情,只要它是符合逻辑的,就一定会发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CE:你在2015年底时曾表示中国经济增速在2016年会继续下行,现在是否还是坚持这一观点?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势头什么时候能够止住?

  李迅雷:我的观点很少会变,关于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的观点也是如此。中国经济增速目前正处于一个持续下行的趋势当中。至于这个趋势什么时候能止住,我的观点是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可能止住,甚至在未来的5-10年里还会出现负增长。

  CE:在过去的30多年里,中国经济从来没有出现过负增长,你为什么会认为未来的10年内就会出现负增长?

  李迅雷:中国经济为什么就不能出现负增长呢?看看中国的股市,在过去的20多年里有11年是负增长的。股市可以负增长,GDP为什么就不行?事实上,全球所有的国家在近些年都出现过负增长。比如韩国和日本就都出现过GDP负增长的年份,它们可是二战后经济转型最为成功的两个国家。再看看我们的近邻印度,它这两年的经济增长非常强劲,GDP的增速甚至超过了中国,但它在2008年和2012年也出现过两次负增长。

  中国经济过去几十年里确实一直保持高速增长,这在全球都是罕见的。经济负增长本身不值得大惊小怪,有时这种负增长才是正常的、健康的。

  CE:但是经济的负增长可能会带来企业的大量倒闭和失业率的上升,这些难道不值得担忧吗?

  李迅雷:这种担忧其实没有必要。传统的观点认为经济增长率必须达到多少才能解决多少万人的就业问题。比如,我们在2008年时就提出要“保八”,就是因为当时认为GDP增长1个百分点只能解决80万人的就业问题,要解决当时新增的600多万就业人口,GDP的增速就必须要达到8%。但如今,7%GDP增长所对应的新增就业人数超过1000万,也就是说1个百分点可以带动约150万人的就业,这是因为经济在转型,服务业的比重在提高,解决就业问题所需的GDP增速也随之越来越低。

  至于对企业会大量倒闭的担忧,同样没有道理。现在我们的GDP增速还算很高吧,在全球都是领先的,但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企业要求倒闭呢?这是因为企业的效率不高,像美国的GDP增速连中国的一半都没有,但其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整体是中国企业的一倍还多。目前我国有一堆生产效率很低甚至亏损的企业,但它们对GDP的贡献是正的。

  GDP增速反映的是经济增长的总量,而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经济增长的质量,是企业的生产效率和竞争力。不要把经济下行和负增长看作是一种现象,它其实是一种结果,是经济调整、企业增长动力不足的必然结果。

  CE:那么导致经济负增长这一结果出现的具体原因是什么?

  李迅雷: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风险因素比较多,主要是杠杆率过高,市场泡沫比较明显,这其中包括房地产市场、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这些市场的泡沫随时都可能会破掉。

  而为了使这些泡沫不至于破掉,我们就必须要往这些市场注入一定的流动性。虽然央行一直坚持自己实行的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但这种所谓稳健货币政策所对应的规模扩张速度是GDP增速的两倍左右,货币发行的量其实非常惊人。由此带来的,是金融机构的资产和负债都越来越多,这就导致金融机构之间的交易越来越频繁,而这与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的情况非常类似,当时美国金融机构之间的交易也非常活跃。在这种金融机构之间的交易突飞猛进、规模庞大的情况下,只要一家主要金融机构的兑付出现问题,就会像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样,迅速传导给其他金融机构,就像当年美国的雷曼兄弟破产一样。

  可能会引爆金融机构兑付危机的因素有很多,其中最值得引起注意的,是中国居民过快的加杠杆速度,这一点也和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的情况很像。今年5月份,中国居民的房贷总额是企业中长期贷款的3倍。在此之前,我国居民的房贷规模是远不如企业中长期贷款规模的。此外,今年上半年,中国居民的贷款规模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的水平。

  金融机构之间进行交易的金融产品实质是债券,而债券的背后是实物资产,房地产就是其中重要的一块。一旦房地产的价格出现大幅下跌,那么就很可能引爆金融机构的兑付危机,就像美国次贷危机发生时的一样。这种兑付危机一定会引发金融危机,从而给经济带来巨大的杀伤力。

  CE:怎样才能避免这种危机发生?

  李迅雷:要避免这种危机的产生,就要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加大改革的推进力度,要坚定不移地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只要做到这一点,金融危机就不可能爆发。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它可能会导致GDP增速大幅下降。决策者要面临一个取舍的问题:是要先解决矛盾还是暂时将矛盾延后先保证经济增长,归根结底就是能够接受多少GDP的增速。如果政府不能接受6.5%以下的GDP增速,我感觉还是很难进行彻底的经济结构调整的。必须要彻底放弃GDP增速目标,这样才能将供给侧改革进行下去。

  CE:对于宏观政策你还有哪些建议?

  李迅雷:宏观政策还是要把防范金融危机的发生放在首位,不要过多地放水,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偏紧一点。此外,我们货币政策的目标不要太多,太多就会导致政策效益的递减,我们不能又要稳增长,又要保失业,还有防通胀。一定要明白我们的核心目标是什么,眼下我们货币政策的核心目标就应该是调结构、促改革。

  CE:对于企业家的经营决策你有什么建议?

  李迅雷:我们的企业家一定要考虑到前面说的那些风险因素,企业一定要转型,要适应现在市场的变化,要坚定地退出那些产能过剩、泡沫过大和落后的行业。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上海市人大常委委员、财经委委员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