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闽北苏区县域经济短板说起

卫战胜 原创 | 2016-08-12 21:4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县域经济 

  闽北苏区县域经济的短板是什么?一是大部分县域,企业数量少质量差,导致税源严重不足,增加政府对土地财政依赖度;二是融资渠道不畅,股权投资严重缺位、对接资本市场困难,民间融资居高不下;三是财政资金运转综合效率不高,跑冒滴漏比比皆是,躺在银行睡觉的资金到不少。打赢闽北苏区脱贫攻坚战的核心就是通过统筹各种国家资本包括财政资金,组建政府投资基金或三产融合基金进驻农村。怎么进驻?在农村创办、领办一批现代农业企业。动员群众发展形式多样、面广量大的“股东经济”,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在农村充分涌流。要把钱投资到哪里?当然是投资到新兴项目主体里面。中央农村会议提出,要充分发挥多种形式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在结构性改革中的引领作用,农业支持政策要向规模经营主体倾斜。通过项目主体组织农民改造传统农业、重振农村集体经济。以现代农业为平台、以股权为纽带,把千家万户重新凝聚成一个整体。在农村一二三产联动融合的方向迈开步伐。

  我们现在要思考的问题是如何把资本市场与农村有效链接。把农村的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股权、变股票,让农民分享改革的收益。对于农村而言,当前存在的一个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市场配置资源的机制失灵,生产要素不能按市场的实际需求流动,导致人才、科技、资金等高级要素的缺失。长期以来形成的政企不分的集体经济形式制约了包括土地制度创新在内的诸多制度的创新,难以实现利用市场经济调节机制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闽北农业长期以来一直看天吃饭。这种传统农业的生产要素,无论在闽北农业集体化以前 , 还是在集体化中,以及人民公社瓦解后的时期,都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现在迫切需要迅速引入新的生产要素,才能大幅度地提高劳动生产率。只有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才能提高农民的收入,才能快速有效地实现农村经济的发展,才能打破城乡二元化,改变农业地区贫穷落后的面貌。

  闽北县域经济供给侧改革:第一,要思路改变,创造市场发挥作用的机制,营造市场氛围,就是通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进行市场主体化改革,通过突出主体性的人在经济活动中的主体地位,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与创新驱动型经济可持续发展;第二,政府官员必须改变过去官本位的毛病,政府引导要有目标,有办法,不能什么都管。怎样才能避免供给侧改革变成政府主导的运动?有专家说,管法不管事,改革不分隔,法就是法治,也是法则和规律。政府应严格循之;第三,县域经济增长最终要发挥本地劳动者的才华,把引资与引智链接起来。想法设法引进人才、留住人才,深挖农民务工的增收潜力,加强就业培训,支持回乡创业。深挖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增收潜力,大力探索农工融合、农商融合、农旅融合等新模式,让农民共享融合发展增值收益。第四,在农村开公司、办企业、是凝聚人才和资金的平台、也是深化农村改革的关键一招。现在真正需要改革开放的是农村。在农村发展“老板经济”就是鼓励城乡居民创业,使更多的农民投身到创业热潮中去,办实体、开工厂、设公司,发展形式多样、面广量大的“老板经济”,壮大整体农村经济实力。

  闽北的农村改革一定是创新创业的农村改革。从政策到资金,为职业农民在农村创新创业提供条件。按照中央的要求,农村改革要符合马克思经济学。马克思经济学的一个鲜明特征,就在于强调劳动者组织和组织起来的劳动者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现在改革的方向,就是用股权的纽带,把千家万户凝聚成一个经营实体经济的市场主体,在农村一二三产融合的方向迈开步伐。农村为什么要走三产融合的道路?答: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是农业可持续发展、农民增收寻找新出路的必然要求。农村三产融合也是激发农民创新创业活力的重要措施。在欧美日韩等国家,农业占本国GDP比重在1%~2%,但因其农业与二三产业的融合很发达,就打开了农业影响度,占比很低的农业却能带动比重占到10%左右的产业。对于目前面临增产不增收、比较效益过低的我国农业而言,“三产融合”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农村开展三产融合的必要条件是什么?第一,集中土地,按照中央要求,按照土地流转规则合法将农村土地集中,适度规模经营,这是三产联动发展的基本条件。第二,需要看好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的投资者,带着新理念、新人才、新技术、新机制、新农业投融资方式到农村来,形成一个农业人才、技术、资金的良性循环。

  昨天与朋友一起讨论,民营涉农企业如何撬动国家资本改造传统农业,发展现代农业、带动农民增收致富?答:涉农民营企业要想有效撬动国家资本跟进,必须符合党和政府的政策,符合党的利益和农民的利益。符合农村改革方向。涉农民企为什么无法有效撬动国家资本投资农村?原因有三。原因一:政府和国企人员不敢担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原因二:缺乏完整的法律法规依据,担心国有资产流失,进而理不清自身责任;原因三:民营企业自身管理不规范,财务不透明,公司治理机制薄弱。国家资本在农村改革过程中,其时代方位与历史使命是什么?如何让国家资本在新农村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在整个农村的大产业链中,谁来将每一个产业环节紧密的关联起来?我以为,国家资本使用方向变换轨道比国企改革还重要。一个讲群众路线的执政党所制定的财金政策,必定是有利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就是要求国家资本在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上承担着更大的责任。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去。供给侧调整侧重于中长期增长。从供给侧看,劳动、资本、资源和技术的配置组合形成的是中长期经济增长,即潜在经济增长率。像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大国,国家资本的属性应该区别于社会资本。因为她是主权的象征。如果主权资本沦落为极端的短期功利主义者,那就是执政党的悲哀。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故宫博物院志愿者。
每日关注 更多
卫战胜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