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能界定自己的新角色吗?

王义桅 原创 | 2016-08-04 13:41 | 收藏 | 投票

  今天,西方政治不再是精英设计的理性政治,反欧盟、反精英、反体制、反全球化合流,他们共同推动英国脱欧。欧洲一体化是政治精英们设计的,现在看起来,政治越来越民粹化了。

  “大不列颠已经失去了帝国,却还没有找到新的角色。”1960年12月5日美国务卿艾奇逊在西点军校的讲话,今天仍在耳边回响。这次脱欧公投,就是通过重新梳理英国与欧盟的关系这种方式,试图界定英国的新角色。

  英国能界定自己的新角色吗?英国就算脱欧,也回不到大英帝国的时代了。英格兰的老人们还沉浸在大英帝国的往日遐想中,“不知有晋,无论秦汉”。真乃时势异也。韩非子曾言:“上古竞于道德,中世逐于智谋,当今争于气力。”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伊申格尔大使于是提醒欧洲人:“在欧洲就两类国家,一类是小国,另一类是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小国的国家。就拿德国来说,人口不及中国共产党党员多!”这句话,显然是警告希望脱欧就回到大英帝国美好时光的英国怀旧者。

  自始至终,脱欧就是一场政治游戏,演变为今天的闹剧,确实也提醒国际社会,欧盟是欧洲的选择之一,不是唯一选择。英国公投有其历史、现实与未来基础。让鞋子早点落下来,提前至六月公投,有利稳定预期,增加确定性。英国通过公投倒逼欧盟改革,正如中国通过开放倒逼自身改革一样,有其合理性,也实属不得已。欧洲一体化本来就是多速推进,好事多磨的。

  可是,与我们预计和期待的相反,英国公投结果是选择脱欧!为什么我们看走了眼?脱欧闹剧给我们带来诸多思考与启示:

  一、理智与情感孰轻孰重?全民公投本身就已经让非理性因素肆虐打开闸门。正如托尔斯泰所言“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支持留欧的理由都是一样的,但脱欧的理由各有各的不同。这里有理智的想法,比如未来十年英国新增海外市场中的九成来自于非欧盟国家,尤其是中印等新兴国家。要抓住世界权力中心东移的机遇,必须脱掉欧盟的旧衣服。而不那么理性的因素,包括极右翼、反体制力量也裹挟在脱欧势力中。今天,西方政治不再是精英设计的理性政治,反欧盟、反精英、反体制、反全球化合流,他们共同推动英国脱欧。英国脱欧使许多人失去对欧洲一体化的信心,欧盟一体化还可以走回头路,这是最大的一个冲击。政治的不确定性,就是最大的麻烦。欧洲一体化是政治精英们设计的,现在看起来,政治越来越民粹化了。

  二、期待与现实哪个可靠?中国人主张大一统,就以为英国人也认为分不好而合好,实际并非如此。用期待看待现实,让中国人看英国脱欧公投往往以己度人,太入戏了,真乃“皇帝不急太监急”,过多的中国式道德判断妨碍客观理性评估、预测英国脱欧结果。忘记了是英国人在投票,忘记了脱欧有深远的历史文化背景,并非不理性。

  三、地区一体化并非必然。今天,欧盟只是欧洲的选择之一,并非必然选择。全球化的负面效应,也让人们失去对地区一体化的信心。特朗普现象和英国脱欧有相似的国际背景,那就是发达国家遭受到全球化的冲击而动力不足、前景不明。

  英国老百姓已经表达民意了,但是在法律上最终完成脱欧程序,冗长繁琐,也可能面临很多不确定性:一方面脱欧成本非常高,又面临一些道义上的指责,最后这个事情不了了之,这个可能性是有的。

  从程序上来说,首先,按照《里斯本条约》第50条,英国向欧洲理事会提出申请,得到其余27个成员国一致同意后交由欧洲议会过半数通过,才算解除与欧盟关系。

  这样,欧盟要重新和英国谈判,原来英国在欧盟所享有的一些好处要剔除掉,有很多法律条款尤其是贸易、农业等方面,曾经历时多年谈判,这个是问题之所在。

  英国脱欧会鼓励其他一些对欧盟离心离德的欧盟成员国,它们会蠢蠢欲动。他们对英国脱欧成功的解释,就是认为欧盟是个包袱。实际上英国脱欧和其他国家不太一样,因为英国历史上就不是一个传统上的欧洲国家。它有能力有资本和欧洲讨价还价,但其他欧盟成员国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一些英国人后悔了,正像当年雅典人以全民公决的方式毒死苏格拉底一样。但是天下没有后悔药。正所谓一场游戏一场梦。苏格兰公投和英国脱欧公投玩的都是心跳。任何提出公投的一方都赢了,因为担心离开,英国和欧盟会不断安抚之。提出公投本身,就让苏格兰、英国得到了不少好处。代价就是,人们对民主失去信心,民主的任性让人嫌!

  不断上演“公投”游戏,证明民主一旦遭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绑架,将越来越呈现负面效应,大概也因遭遇全球化负面冲击而缺乏担当吧。事实上,公投已经在撕裂英国社会,让各种反体制者借机发泄对社会的不满,甚至发生刺杀女议员的悲剧。

  其实,英国在欧盟内的光景还是相当不错的。正如健康,一旦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留在欧盟的好处,只有失去才真正体会到。英国因欧盟法律受到的损失,无外乎是精英们担心的金融监管,民众担心的移民、劳工和社会治安等问题,和英国脱离欧盟造成的损失和不确定性相比,没什么大不了的。将问题怪罪于欧盟而不念及其好处,并且离开也无法解决这些问题。单就这点而言,脱欧公投本身是极其不负责任的。离开欧盟,英国面临的麻烦就能一笔勾销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卡梅隆玩这招已经从欧盟那里博得特殊地位,再闹也没有糖果吃了,还得过日子。

  当然,英国脱欧,并非脱离欧洲,而是脱离欧盟,其实脱离欧盟也不尽然,正如挪威,一直未加入欧盟,但仍然在申根区内,享受与欧盟的自由贸易。一句话,英国脱欧,本身就是个解脱。

  欧盟作为全球治理的一支重要的力量,在世界上的地位,因为英国脱欧而受到严重打击。这对中国不利,对中欧关系不利。中国向来支持大一统,视欧盟为欧洲,视英国为欧洲国家。英留欧,引导欧盟为开放、自由与统一市场和多极世界之一极,对中欧贸易、投资关系及全球治理有利。反之,缺少英国的欧盟会更内向、保守,不利于世界,不利于欧洲。

  欧盟的衰落和自顾不暇,会影响到其在全球多极化重要一级的地位,中欧战略投资协定谈判、FTA、一带一路推进谈判等等,都会受到影响。中国和英国的关系,短期也会遭受冲击。英国若不在欧盟内部,我们便失去了一个投资英国从而投资欧洲的跳板。90%的欧元是在伦敦做交易的,那么如果布鲁塞尔报复,欧元要撤出,中国通过伦敦进行欧元融资的渠道会受影响,这些都不太确定,包括我们的人民币国际化都会受到影响。英国脱离欧盟以后,整个欧洲形势会出现不稳定,这将对世界经济复苏,以及对中国经济都会造成不利的影响。

  当然,英国脱离欧盟之后,重新成为世界的英国而不是欧盟的英国,会给世界带来惊喜。比如,英国可以和中国签订FTA、英国会更加重视中国,因为英国人说要以全球眼光重新审视世界的变化。欧美人还没有认识到世界的巨变,从这个角度来讲,理清楚关系的英国,会更加重视中国。

  民主本是人类政治文明成就,如今成了任人玩弄的游戏,这不得不说是人类的悲哀。打破霸权,还原国家主权,民主才可能。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华文明最为连续、自成一体,制度特色,内政外交都独立自主,才真正可能实现人民民主,因为我们是人民共和国。

个人简介
王义桅,江西瑞昌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欧盟研究中心主任,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兼任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察哈尔学会、春…
每日关注 更多
王义桅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