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新时期国家资本战略方向转移的思考

卫战胜 原创 | 2016-08-04 17:1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国家资本 

  在1949年之前,中国人民解放军通过枪杆子,推翻三座大山,当时的目的是让处于水深火热的四万万同胞翻身做主人,尽快结束100多年来的屈辱史。新中国建立了,全国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一座座工厂拔地而起:有自己的油田了,有自己的电网了。一个个顶天立地的大国企成长起来,中国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1978年,党中央通过改革开放,让一部分生产力从旧的计划经济中解放出来了。时至今日,中国经济发展又遇到了什么瓶颈,那么通过什么手段,才能进一步将中国的生产力更大程度地解放出来? 要靠市场决定资源配置、靠提升国家资本的运营能力。尽管国企整体上来看,效率不是太高。但老百姓至今还是说国企是正规军,而民企只是游击队。但是正规军也是靠游击队起家的。现在有的国企有钱了,就牛逼哄哄了。丢弃了自己的理想信念,这是很大的危险。现在虽然不是战火连天的峥嵘岁月,当然不会继续依靠枪杆子出政权的解放军维系最基本的生产关系。现在中国要大力发展国有企业,不断提升国家资本运营水平,那么大力发展资本市场绝对是生产关系变革的需要。

  当前,脱贫攻坚战是检验中国共产党执政能力的一场正面战役。这场新的战役已经即是经济战,也是政治战。国家资本应该冲锋在前。我们唯有拿出自己的勇气、意志和力量,去实实在在地行动,才有可能创造历史,创造奇迹。中央要求在2020年之前打赢脱贫攻坚战,国资国企改革要在本次战役中再立奇功,首先是价值取向要符合党的根本宗旨。在战役中完成改革。实现自身凤凰涅槃。有人认为,国企私有化,必然会提高国企乃至整个社会的效率。但实践结果表明:私有化的结果往往是国有企业的接盘者通过非正常手段进行短期套利,或者只接手国企中的优质资产,而将不良资产简单地推向社会,最终就业养老等问题还是要政府解决。

  邓小平说,「改革是中国发展生产力的必由之路。」时至今日,我们处在深化改革的关键时刻,这是生产力进一步获得释放的重要时刻。迫切需要生产力的解放军!国家资本应当率先成为再次解放生产力的解放军。解放军来了,就有米下锅了。我一直有一个非常直观、而朴素的想法。像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大国,国家资本的属性应该区别于社会资本。因为她是主权和公有制的象征。如果国家资本沦落为极端的短期功利主义者,那就是执政党的悲哀。国有资本应主动团结民族资本,充当生产力的解放军。「解放军」支持小微企业发展,不仅可以为中国经济提供可持续发展动力,更能体现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

  目前,民资由于各种担忧而形成紧缩现象。激活民间投资,首先国有资本应出来做引导、做出表率。任正非说,资本是最没有温度的动物,资本是最没有耐心的魔兽! 这里指的是私人金融资本。问题是现在的国家金融资本是不是应该摒弃这些缺点?成为中国资本的风向标呢?有人主张用毛泽东思想管理国家资本。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是实事求是,她是一种哲学文化,一种政治原则。用毛泽东思想管理国家资本,有许多人说可以约束官僚权力和约束资本,约束资本要靠毛泽东思想的政治原则!

  我们相信,打赢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的基础性保障力量不是民间资金而是国家资本。现阶段,只有国家资本才可能会去扶贫农村民生项目。国家资本的价值取向决定了未来中国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国家资本只有主动改造自身价值观,形成利天下的创新思维,才能真正有效的动员社会资金进入实体经济。温铁军老师举了一个例子说明:不是说什么样的投资,民资带愿意参与的。有些事情必须是国资干的。例如,国家电网向农村送电,80%线损率不能向农民多收一分钱,农电只能亏损,由国家电网扛着,若演化成坏账,则只能国家银行背着。我们听一般知识分子讲国有企业没效率,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因为,国家往农村修路,修到村里去了,敢跟老农民要养路费吗?敢在村口设一个卡子跟农民收费?收得着吗?真去收,一扁担打趴下你。收电费,说你多耗80%,多交80%以上电费,收得着吗?也收不着。往农村通水、电话、宽带,实现农村五通的过程,几乎都是国家干的。不是不邀请私人资本干,也给补贴,但私人不愿意干,回报率太低,回收太慢。

  国家资本的“王道精神”哪里去了?这些年国家资本守护社会价值了吗?国家资本一旦丧失“王道精神”,进而沦为功利主义群体中的一员,它就会立即失去先进性进而失去其存在的意义……没有正确理念、正确的立场、必然被人民所抛弃。在中国,国家资本的使用方向才是政府施政的风向标。也是体现执政党治国理念的重要指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国家资本理应率先冲锋在前线。而不是每天一直鼓噪民间资本先堵机关枪。这本身就是放弃道义制高点。我相信,一旦国家资本在价值观方面做正确的思考,且能顺利建立起创新机制、正确掌握国家资本的使用方法,就一定可以变成全球创新型经济的最大马力发动机。所有资本主义所经之国将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象中国这样猛。国家资本要为我们这个不太完美的世界创造价值,不能单纯追求两位数的投资回报率,而是帮助一项新技术、一间新公司、一个新行业不断成长,帮助一个村庄摆脱贫困,进而改变农村面貌……!因此,创造价值和获取利润是两回事情,是两种模式,也是两个不同的运行系统和方法。我们需要把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相结合,也即公平与效益、定性与定量相结合。这对我们这样的大国实现治理体系与能力现代化是根本的政治原则。而贯彻这项原则的经济基础就是国家资本。

  卫战胜

  2016.8.4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故宫博物院志愿者。
每日关注 更多
卫战胜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