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从根本上扭转经济下行趋势,必须从产权制度的误区中解放出来

钟建民 原创 | 2017-01-01 10:13 | 收藏 | 投票

近日,从价值中国网上读到了茅于轼先生的文章《中国经济不断下行,必须再次解放思想》(http://www.chinavalue.net/Finance/Article/2016-12-8/204562.html),作者认为“中国经济现在不断地往下走,增长率不断下降,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从历史的回顾看,必须得解放思想”。我完全同意茅先生的意见。

中国经济现在不断往下走,增长率不断下降。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茅于轼先生进行了具体分析:

“我们的储蓄率是50,蓝色的是储蓄率。别的国家印度、日本、美国、英国都是30%我们50%,储蓄特别高。相反我们的消费特别低,我们的消费也是50%,但是其他国家的消费都是60%70%。”

“高储蓄的结果就是高投资,钱用于发展生产。结果生产出来的东西消费不掉,因为老百姓没有钱消费它,就变成了一个产能过剩的国家。所以产能过剩是我们经济的一大问题。”  “你生产出来的东西老百姓没有钱消费,因为老百姓的收入都分配给了国家,老百姓的收入低。你生产出来的东西不能消费掉,于是这些东西只能继续用来投资。投资太高消费太低,消费生产出来的东西又去投资,就变成恶性循环,变成投资的自我加强,它的根子就是公有制为主。”

原来,所以中国经济现在不断往下走,增长率不断下降,就是因为“老百姓的收入都分配给了国家,老百姓的收入低”。

现在我们要进一步问:为什么“老百姓的收入都分配给了国家”呢?因为我们在公有制企业,在国有企业建立了产权制度。按照产权制度,在分配上应该是“谁所有谁受益”,企业的生产成果应该归资产所有者所有。国有企业的资产所有者是国家,因而产权制度的建立客观上就把“老百姓的收入都分配给了国家”。也就是说,造成我国投资太高消费太低的根子不是公有制,而是产权制度。

人所共知,社会主义所以要实现公有制,就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所谓消灭剥削,就是要消灭作为剥削阶级的资产阶级和资产所有者,就是要消灭人们在资产所有方面的差别,就是要消灭体现资产所有者利益要求的基本制度。而在事实上,公有制的实现确实在客观上消灭了人格化的资产所有者,消灭了人们在资产所有方面的差别。正因为如此,所以国有企业并不存在产权主体,国有企业员工也没有产权上的要求;相反,由于生活消费个体性,公有制或国有企业员工在劳动所有方面是有差别的,在消费需要方面是有不同利益要求的。因此,在公有制企业或国有企业,其生产主体不是资产所有者,而是劳动所有者;在公有制经济中起决定作用的是劳动所有权,而不是资产所有权。因此,在公有制企业,在国有企业我们应该建立的是劳动者当家作主和按劳分配的制度,应该建立的是以劳动所有者为主体的、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基本制度。如果我们在公有制企业或国有企业建立的是按劳分配制度,如果我们按照“谁劳动谁受益”的原则进行生产成果的分配,公有制企业或国有企业的生产成果就会分配到企业员工的头上,老百姓就会形成高收入,自然就不会出现“投资太高消费太低”的现象。

由此可见,中国经济不断往下走,增长率不断下降的根子不是因为公有制,而因为我们误入了产权的误区,建立了与公有制不相适应的产权制度。因此,要走出当前的经济困境,我们必须从产权的误区解放出来,用以劳动所有者为主体的、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制度取代产权制度。

正如茅于轼先生所说“中国的经济从1978年到现在取得很大的成功,怎么取得的?我认为就是解放思想得到的。第一次解放思想就是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打破了人民公社的迷信,开启了包产到户的道路。两年里就把中国的粮食问题解决了”。我国的经济改革首先在农村取得了成功。那么农村改革成果的经验是什么呢?那就是在保持土地公有制的基础上,我们建立了以劳动所有者为主体的、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基本制度。在社会主义实践中,生产队模式是唯一与苏联模式相对立的公有制经济模式,这种模式由于采用了工分制而实现了按劳分配,从而体现了劳动者对劳动所有权的基本要求。但是,生产队只是建立了体现劳动分配权的工分制,而没有同时根据劳动投入量的差别确定社员在生产队管理上的权利差别,因此,生产队又是不完全的“公有制+劳动所有权”的生产模式。这一模式由于工分制的采用而体现了劳动者对按劳分配的利益要求,但同时由于未能体现劳动者的管理要求,也由于人们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及按劳分配规律不了解和不适应,由于计划经济体制对生产队模式的束缚(特别是低价定购政策及“以粮为纲”等不恰当的农业生产指导方针等多种原因,使生产队的发展受到限),在这种情况下,生产队出现了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发展趋势。在党恢复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条件下采取了适应实际发展的做法,这就是农村改革能够一举成功的基本原因。农村改革的实质是用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生产模式(农业生产责任制是全面体现劳动所有在分配和管理两个方面权利要求的生产模式)取代不完全体现劳动所有权(生产队仅仅体现了劳动所有权在分配上的基本要求)的生产模式。包产到户和包干到户的分配模式是“补偿消耗的、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余下都是自己的”,这与生产队的分配模式是相同的,区别仅仅在于生产队由于形成集体产品的劳动量是由多个劳动者投入的,因此,这“余下都是自己”余额还需要按照队里的每个劳动者投入集体的劳动量所占的比例进行分解,而在管理上,由于包产到户和包干到户是个体经营方式,劳动者的管理权得到了直接的体现,而生产队时劳动者的管理权未能得到科学的体现。因此,从生产队到两包形式的责任制变化是前者主要是体现了劳动者的劳动分配权,而后者则全面地体现了劳动者的劳动分配权和劳动管理权。

我国的生产队模式和两包责任制模式分明是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公有制模式,而从生产队到两包形式的责任制改革的实质不过是由劳动者集体经营到劳动者个体经营方式的转变,是由劳动所有权的局部体现到全面体现的转变。然而,由于局限于产权观念,我国的经济学家们却未能真正认识农村改革的实质及其成功经验,反而用两权分离等产权理论去解释。因此,当国有企业改革中引用农村改革经验时,不可避免地失败了。

从国有企业引用农村改革经验的改革失败的教训看,经济学家们习惯地从产权角度思考和解决问题,面对公有制企业这种新的的经济形式,他们对新的生产主体是视而不见,对新的的利益要求是听而不闻,因而不能真正从公有制企业或国有企业的实际出发,建立与公有制或国有企业基本特点相适应的制度。这正是国有企业改革经历了38年仍然未能成功的原因所在。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国经济所以往下走,增长率不断降低,中国所以会出现投资太高消费太低这种反常现象,其根源在于在公有制企业错误引用了产权制度。因此,造成我国经济往下走、增长率不断下降的罪魁祸首不是公有制,而是产权制度,是那些不懂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不懂国有企业区别于私有制企业及西方国有企业性质与特点的产权派经济学家对改革的误导。我们如果想从根本上扭转经济下行、增长率下降的趋势,就必须从产权学派经济学家的误导中解放出来,从产权的误区解放出来,从产权制度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2017.1.1

个人简介
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主要理论:劳权经济学;关于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批判;经济实体理论;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等等。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