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届民主党主席认为贸易将是下届国会的任务

卢万赞 原创 | 2017-01-15 23:3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国际 

  新民主党联盟新当选主席吉姆·海姆斯代表(D-CT)在2016年12月初表示,他认为在第115次国会上就贸易政策达成一致、取得进展将会十分艰难,尽管他认为不能完全排除总统当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修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可能性。自2016年12月5日,海姆斯向美国贸易内参表示,他认为贸易政策将会是下一届国会面临的重要难题。他说:“作为一位民主党人士,我非常想要相信我们能够推进贸易协定来打开出口市场,又同时保证贸易公平。我只是觉得真正能达成的共识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多。”

  “考虑到两位总统候选人的立场以及针对美国政坛前沿思想领域真正在酝酿着一个深奥难懂的技术难题,我认为很难在任何事情上取得进展。”他补充道。同时,他还说到,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意味着“贸易问题目前无法定论”。海姆斯说“鉴于特朗普谈及TPP的态度,大家普遍认为贸易问题不会立即得到解决。”

  “当谈到通过美国与日本单独开展TPP的可能性时(该建议由两院的关键立法者们提出以拯救TPP协议)”,海姆斯说道,“此举不太可能平息双方关于协定的政治辩论。“在聆听了对手的言论后,我认为这可能会消除环保主义者的担心。”但是对那些担忧「知识产权」保护和药品的团体,姆斯表示,他仍然认为这是一副非常沉重的担子。他不想去猜测这是否会造成双方之间存在的巨大分歧,但这仍然会让他感到惊讶。至于特朗普是否有机会改变协定并兜售出去,使该协定更有利于美国,海姆斯说,“你看,既然特朗普有可能成功竞选总统,那么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另一方面,现任新民主党主席罗恩凯•因德(D-WI)说,本周他对新国会的贸易议程抱有希望,以及对在新总统特朗普的带领下实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亦抱有希望,只要新政府可以“重塑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形象并按上指纹”。

  因德于12月6日告诉美国贸易内参,新民主党人已于当日早些时候会见了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和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兼奥巴马总统经济政策助理杰夫•泽恩斯,讨论了“贸易议程和下一步计划”。关于会议期间讨论的推进计划,因德对其党派就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其他未决协议与新政府合作共事的能力表示乐观。“我认为,可能会有机会,例如,通过开展各项工作,推进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执行,”因德说。“新政府显然会有其想要磋商的东西,我们也一定会聆听他们的想法,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来重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权。”

  因德还指出,特朗普可以通过在谈判自由贸易全球规则方面发挥领导作用,来实现“把美国放在首位”的承诺。但是他补充说,总统当选人正着手从事他不太擅长的领域。“我认为这是特朗普完全陌生的领域。对于他来说,贸易政策和贸易代表,以及与其他国家之间建立这种关系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因德说,“他终究是一名谈判者。因此,如果他真的想为美国谈成最好的交易,那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方面已经取得很多进展;如果他有其他想法,加强和改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我们也将洗耳恭听他的想法”。

  因德曾经说过期待与海姆斯合作并“确保新民主党发挥其相关作用”。在贸易执行方面,因德表示对与寻求共同立场充满信心。因德说,“贸易执行法案已经通过,因此目前有很多非常好的执法工具。我们希望在执行现有贸易协定等方面,可以与下一届政府部门合作,”“目前还有一些我认为新政府可能不太熟悉的其他正在进行磋商的贸易协定,所以我希望能够与他们合作,以加快进程。”

  当被问及特朗普在去年12月4日威胁说要对那些有外包业务的美国企业的产品征收35%的关税时,海姆斯认为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因德说,对这些企业的产品征收35%的关税“是根本不可能的。”“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法律角度,这都是一个可怕的想法,”海姆斯说,“它会让我们在世界各地卷入各种贸易战争,可能会遭到世贸组织的反对。这又是唐纳德•特朗普没有真正理解这种想法的暗藏后果而随口说出的言论。这非常可怕;几乎与特朗普深夜在推特上发出的东西一样。“特朗普依然言辞犀利,仍在抨击民粹主义,不过听着,你不能通过增加关税税率而达到惩罚个别公司的目的;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因德说。“我觉得他不能这样孤立和惩罚个别公司,而需要建立每个人赖以生活的规则,如此他们才知道他们是在哪个地域里经营。我认为,他所做的事情的最好情况是,他正试图改变企业文化。出于一些原因,过去几十年来股东始终是最重要的。”

  共和党议员(包括财政立法委员会主席凯文•布拉迪(R-TX)和贸易小组委员会主席戴夫•瑞克特(R-WA))都说他们想要向总统当选人的贸易政策提出建议。海姆斯明确表示他不会成为向总统当选人阐述贸易好处的“一些宏伟计划”的议员之一,他的角色及其对特朗普的影响力是有限的。“我希望,他正在逐步了解,管理是一个非常复杂且具有蝴蝶效应的事情,对每件事情都是这样的,”海姆斯说。

  在谈及特朗普最近与印第安纳州空调制造商Carrier公司签订的减税协议时,海姆斯说“与Carrier之间取得的成功并不能成为经济政策,所以我要像这里的其他人一样休息一下,看看他会做什么,并指出如果他做了竞选期间所宣称的计划,我们可能会遭遇很多麻烦。”海姆斯也怀疑特朗普竞选时做的另一个承诺的可行性,即承诺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海姆斯担心新政府低估了北美经济区域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同时高估了重新谈判对美国制造业就业的影响。“你知道,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深深植根于这个巨大的经济体之内,如果今天瞎搞,会搞砸一切事情。”海姆斯说。“我在劳动局的朋友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使得很多制造企业的布局发生转移,或使很多制造企业其向边境以南方向迁移。对此,他们说的完全没错。但是,真的不太可能有什么NAFTA的重新谈判能够使蒙特雷内的所有汽车零部件工厂突然全部迁回美国,但由此激起的巨大期望将非常难满足。”

个人简介
(优先众筹管理委员会中国合伙人.投资人2016.3).杭州车融汇汽车有限公司合伙人首席战略2015.5).(中共郑州市温州商会常务理事2011.3).
每日关注 更多
卢万赞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