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新放旧、有序转型是政策关键点

沈明高 原创 | 2017-01-17 11:5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有序转型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前的政治局会议点出2016年政策关键点,即“抓新经济,放旧经济”。这不仅是明年政策的重点,也是十三五期间经济转型的重点。为了防止经济大幅下滑,只有抓住新经济,旧经济才有调整的时间和空间;也只有旧经济充分调整,中国经济才有可能进入高质量增长的新常态。

  抓新放旧,要点在于破什么,立什么。旧经济过剩产能和高杠杆需要破,即“通过兼并重组、破产清算,实现市场出清”。新经济需要立,即“要推进农民工市民化,加快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政治局会议还强调要“加大国企、财税、金融、社保等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力度,推出一批具有重大牵引作用的改革举措”,基本上是围绕抓新放旧来做文章。

  2016年及未来五年基本路径

  在从旧常态向新常态转型的过渡时期,我国经济面临持续的结构性放慢和周期性下行的双重压力。部分旧经济进入衰退式调整,新经济则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成长起来;随着中国经济体量的上升,外部需求的复苏受制于国内和整个新兴市场经济的调整,短期内难以逆转。在这一时期,国内稳增长既不能放缓旧经济调整的步伐,也不能指望外需拉动,惟有通过改革加速推动新经济的崛起。以新经济为引擎的GDP增长很可能难以复制过去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一个中速但较高质量的增长将是未来的新常态。

  发端于明年的十三五规划是一个转型和发展并举的规划,既要完成重大改革,实现从旧常态向新常态的平滑转型,又要实现全面小康的战略目标。在这个双重目标设计中,政策重点必将有所侧重,以前期卓有成效的改革,推动后期经济较快增长。反之,如果前期过度强调稳增长,后期调整压力上升,则有可能陷于被动的局面。

  从十年GDP翻番的角度来看,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增速年均应在6.5%左右。具体设定增长目标时,可以考虑容忍前低后高,如设在6-7%的范围,或设6.5%,但容忍0.5甚至1个百分点的上下波幅。

  就市场而言,增长目标设得越低,越有信心。道理很简单,在经济处于上升时期,市场并不关注经济增长目标,但在经济下行时期,增长目标往往被解读为政府能够容忍的政策底线。如果政策底线设得越高,保增长的压力越大,那些有可能导致经济放慢的改革措施(比如去杠杆、去产能和市场出清等)的空间就可能越小。因此,设立一个较低的增长目标并确保较高质量增长的政策措施,好于设定一个需要大幅度的政策放松甚至刺激才能实现的较高增长目标。

  设立增长目标,需要参照对未来五年潜在GDP增速的判断。大多数分析师认为未来五年潜在增速或在6-7%之间,有少数认为低于6%或高于7%。需要指出的是,潜在GDP增速本身是一个理想的理论概念,其测算建立在很多假设条件之上,即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因而最大的变数在于对未来资本投入效率、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技术进步的判断。从这种意义上说,潜在GDP增速本身就是一个供给侧的度量指标。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发展时期,过去的经验和参数或许可以帮助我们预判未来的趋势,但我国经济处在再平衡和供给端改革的关键时刻,用过去的经验来推断未来潜在增速很可能会产生很大的误差。

个人简介
现为花旗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亚太经济与市场研究部副总裁。
每日关注 更多
沈明高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