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金融与农村改革-农业供给侧改革

李犁 原创 | 2017-01-20 15:41 | 收藏 | 投票

  2016年6月30日接受宝鸡的两级政府的邀请,在财讯传媒集团的安排下来到这里。主办单位要求我们给点干货,还要贴近宝鸡的实际,所以我花了点时间把14到16年三届政府工作报告通读了一遍。然后确定了下面这个这个题目:

  地方(民间)金融和普惠金融基础

  地方金融介于国有金融各民间金融中间,广义上说,民间金融也包含在地方金融里面,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问题,就是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的问题,在陕西和一些发达地区政府工作报告里面都有提及。

  目前大家知道克强总理比较着急的一个事情,就是民间投资上不去,不管是PPP,还是其他方式,拉动作用非常有限。其实我觉得症结之一,就是民间金融机构发展严重不足,应该说是滞后。

  我在电话里面跟两位老师:农村金融专家焦瑾璞老师和汤烫老师,焦老师目前就职于央行金融消费保护局,原来专门研究地方金融和普惠金融,正好借这个机会感谢他们两人。当然我仍然要文责自负。普惠金融的中国之路,可以寻根沿路而下:

  •2005年联合国最早提出•2006年焦瑾璞提出“普惠金融体系”

  •2010年焦瑾璞又提出普惠金融体系市场导向和技术发展总路线•2013年中共18届3中《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决定》正式提及普惠金融•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界定农村、小微金融纳入普惠金融

  焦瑾璞老师和汤烫老师他们认为现在的城商行,农商行和小贷公司等中小金融机构,目前来讲,政府管的太死;第二个方面,城市的城商行,还有一些地方的农商行,包括小贷公司,其实治理机制现在差异很大,良莠不齐。这些机构管理层不稳定,也是比较突出的问题。第三,关于省级农村信用社审贷应该下放,要像克强总理说的简政放权。

  地方金融的必要性我再强调一下,从2013年,银监会的统计是这样的,整个银行资产里面,五大行才占43%,非五大行的银行资产,包括城商行,农商行,小贷,包括农村金融的信用社,加起来57%,绝对是半壁江山还多一些。所以这种情况下,不重视地方金融,不重视农村金融,恐怕是不合适的。说到农村金融就不得不提到农村信用合作社,多少年来农村信用合作社在农村金融里面起到了顶梁柱的作用,其中存取款业务,贷款,汇款和支付等等领域发挥着主导作用。但是,出于盈利本能,其与国有五大行等金融机构一样,是在农村吸存,然后投放到主要金融市场获利。这样的模式忽略了支农和助农的主要功能。目前,农村信用合作社已经蜕变成为与其他国有商业银行基本无差异的“城市金融机构”。在管理制度等等各个方面都与一个国有商业银行基本无异。我们震撼于吴晓玲女士去年3月博鳌会议上所讲,农信社走合作进道路,经过三十年的时间。结论是梦碎。原因是1958年。把农信社变成了国家银行的基层金融经营机构之后,到现在要想回到真正的合作制已经是不可能了。我个人同意吴行长的判断,并且补充认为若农村信用合作社改革和转型成本过高,那么”凤凰磐涅“就比”腾笼换鸟“要主动有利。

  当然。目前对于农村信用合作社的改革,实践当中也不乏真正的改革实践。例如吉林四平市银监分局副科级的巡视员姜百林先生,经过多年工作的积累和一线调研,提出了一个中国农村合作经济的模型。大意是:资金互助、团购团销。百信合作社的落地成为一个“不忘初心,折返起点”的样板。2001年7月。在姜先生的指导之下田永海等八户养猪农民,共出资3200元成立了百信农民合作社。团购团销等运营的资金盈余转为合作社的股金,从而为扩大它的资本规模和运营范围,奠定了基础。

  我们从一些统计上看,现在需求很旺的农业贷款,小微企业贷款,需求很旺,但是供给又严重不足。整体来说,现在地方金融刚才我说了这个数字,成长非常快,未来我个人感觉一定是超过国有银行资产成长速度。怎么把这块做好是一个大的挑战,包括宝鸡,因为我找不到这个数据,现在宝鸡市域内,国有的区域性的银行资产多少比例,地方金融多大的比例,我没有数字。我觉得前高后低的两个比例数,其实应该也有逆转了,如果没有逆转了,我们倒觉得应该认真研究一下,为什么地方金融、民间金融的比例不够,现在没有这个数字,所以没有办法分析。

  现在的地方金融、农村金融,实际上是一个双失灵的态势,2000年的时候,我在中国银行领导下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办工作,那时中国银行主导做了一个事情,减员增效,其实几年下来,国有银行这块区域性分支机构急剧萎缩。其实整体来说,农村也好,区域性也好,国有银行都呈收缩态,然后审贷权还集中,不是下放,而是越来越往上收。所以农村金融受到的打击是比较严重的。

  2013年,我到六盘水调研的时候发现,六盘水下面的乡,有一个网点居然排队一上午,人还没有减少,我觉得农村的网点的建设,这些物理网点,其实也是蛮差的。

  我们看看这个表格,这是中国农村金融发展报告2014年的数据,第一张表,大家看出来贷款情况,农村确实是很明显的差,利率很明显的高。正规平均6.15,民间是36.6,人民大学的马教授对民间借贷的情况也做了调查,大家看看08到2012年对浙江、山西、甘肃武陵山区做了调查,民间借贷的比例多高。换句话说,民间借贷的特点是什么,是关系金融,主要是靠亲情,乡情,朋友,不是正规化的,更多的是一些关系群落由信用关系形成的信用链条。浙江、山西、甘肃,民间借贷发生率九成,武陵山区也是九成,民间金融在国有金融萎缩的时候,民间金融不得已发展的尤其的快。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行政村现在全国69万个左右,这些行政村能够有取款点的,有40万,普及率大约是58%,这也不能说什么,但是大家看下面的电话转帐和农村保险服务,就是很差很差了。我国行政村助农取款点 40 万个,普及率为 58.2%(69万+村/2800+县);电话转帐服务点为 30.4 万个,普及率 44.7%;农村保险服务点2.2 万个,普及率 3.2%。这些数据上显示的已普及农村网点多为南方发达城市农村,西北偏远经济落后地区普及率比全国平均水平要低得多。(数据来自《2013年国务院农村金融改革工作报告》)农业金融网点的普及率跟网点设备的多少,我认为也是比较差的,没有数据,只是猜测。

  所以2013年,国务院农村金融改革工作报告就提出来,是不是要在这方面多动动脑子,想想办法。

  普惠金融是号召地方金融发展,特别是农村金融也要发展,普惠金融的基础。这个概念是05年联合国提出来的,国内来看是不是能够国退民进一些?2012年的时候,农村的手机用户突破了一亿,当时的数据表明是75%的手机用户都是上网的,所以能不能先搞远程支付,再搞近程支付,都有明确的提法和建议。

  后来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时候,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决定又进一步提到了普惠金融的概念。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里面说的更具体,要求把农村金融跟小微金融纳入普惠金融的领域,我觉得这一条是说的更具体,更直接。

  农村还有一些纲领性的文件,银监会,国务院各方面都对农村金融工作怎么发展提出了具体的政策规划。

  所以,我们说04年到14年,每年都出一个“一号文件”而且每年都提到农村问题,每年都提到降低准入门槛的问题,提到合作金融的问题,提到小贷公司的问题,问题解决了吗?其实我今天不是抱怨,我只是感觉地方这方面的动力似乎还不足,我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是我个人认为有可能是监管难度比较大,确实是监管有难度,所以比较谨慎。但是,现在确实是时间不等人。

  我把我的一些体会跟宝鸡市领导汇报一下:

  天水的报告里面讲了一些具体的实招,多层次的资本市场,PPP,全国和区域性的股权市场挂牌,这是2016年3月15日杨市长的报告发言。

  渭南也很注重金融,讲了财税金融的改革,搞国家综合改革创新示范区,这是16年2月15日李市长讲的,他讲的改革创新示范区下面会再提及一下。

  大理市讲了很多金融走基层的理念,但是最强调的是落实地方金融平台过渡期政策,做强做大投融资的担保平台。我个人感觉实际上是在讲地方金融平台怎么过渡的问题,这个政策存在着广泛的争议,现在上面还没有说到底怎么办,但是市场化是大方向,毫无疑问。还提出了很多关于巨震(灾害)保险的问题,也给社会投融资或者是规模提出了一些要求。

  大连的报告里面提到所谓的PPP,释放社会投资潜力,腾笼换鸟的等等,还有所谓的金融中心,就像今天在这个区域里面恩金融文化商务区(CCBD)的概念都有提及。

  宝鸡2015年2月7日的时候,钱书记讲了非常可圈可点的地方,我不知道应该叫灯塔还是路灯,反正至少是一个亮点,在总结2013年工作的时候讲过,宝鸡在全省率先推出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理论上来讲这也是全国的先例之一。

  所以我觉得宝鸡市政府在理念上,应该是在全国领先。

  所有的报告归纳的一下,渭南、天水跟我们这里都差不多的级别,异同点有这些:只有广东、大连和宝鸡提了互联网+,但是关于这一点建议,这次互联网+,腾讯通过专家评议法评出的351个城市,宝鸡排168位,毕竟是当年的工业化城市,工业化、信息化都做的不错,为什么互联网+排的这么远,我不排除他们在测算方法上有一些不对的地方,但是无论如何我感觉宝鸡做的不大理想。

  接着讲土地承包权经营抵押的问题,宝鸡省内第一,全国也比较靠前。大家注意到,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到互联网金融,普惠金融和民间金融三个都提到的,只有广东,我没有看到宝鸡有这样的定位。

  然后是大理,讲到地方投融资平台的时候,这个报告里面问题不是很大,所以我们没有提及。

  所有的这些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出农村土地经营权确权的事情,估计上面领导有要求,所以他们都在延迟了一段时间以后,来自上面的压力,地方才把这个事情落实。

  通读了一下几个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之后,我们发现了文字上的异同点:

  •“互联网+”模式(只有广东、大连和宝鸡)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只有宝鸡)

  •互联网金融、普惠金融,民间金融(只有广东)

  •落实地方融资平台过渡期政策,做强做大投融资担保平台(只有大理)

  •分类推进农村综合改革,稳步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基本完成。(所有)

  •支农惠农金融服务体系(大连)

  土地怎么办,其实我在2013年的成都参加了“唤醒土地的资本活力”论坛,当时交锋特别厉害,我主张把土地流转起来,我的意思也不在于说所有权流动,我其实也是指的经营权是不是可以流转起来。有一点,我为什么今天讲这个事情,说到底不就是今天姚老师说的农业实行规模化生产吗。这里面的金融操作怎么办,如果农村的经营权确权之后,就为下一步可能的金融操作做了一些铺垫,这种可能,我个人感觉不是一个很短期的事情,但是绝对是可以试点的,包括宝鸡也可以争取这样的试点。其实金融在农村领域里面的应用,非常广泛。我想在座的有人读过蒲坚先生所写的《解放土地》这本书。

  但是正是因为有非常广阔的发展前景,我们连支付问题,存取款问题,汇兑问题都没有解决,玩什么高深,不如先做基本的。我也很着急,希望地方政府,特别是宝鸡政府对这些问题有所认识。

  金融基础设施,有这么多的支付、征信、清算,讲了一大堆,其实我个人觉得最起码把信用体系通过现代科技或者是金融科技,通过一些所谓的关系金融的积累,把信用体系首先建立起来,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先后,难道说宝鸡比其他的地区差吗,不一定。尤其是基于实证和概算,对“关系金融”为特点的民间金融有其“人际商誉对应违约成本” 等硬约束的先天条件,要多些宽容,不要用洋教条吓唬人,如吴晓灵女士所讲,懂农业也懂金融的人才和知识结构,是实实在在的“基础设施”。

  所以我说其实有一些东西,不要害怕别人先发,其实后进有时候反而看的更准。关键是不能无所作为。

  我分析一个案例,人民银行朔州的一个课题组的案例,朔州的农村普惠金融的发展有几个结论,第一,传统网点依然重要,第二便民服务点作用显著,不是那些储蓄银行,也不是那些国有区域支行或者是乡镇银行营业部,其实我发现,一些小卖店里面的便民金融服务业不错。第三,互联网金融和农村金融的交易程度存在着正相关的关系,手机银行的一个例子,意思就是如果手机银行开展的比较好,农村金融交易程度的密集度也会高,反之也一样。数字表明:手机银行每增加一个单位,其实贷款发放额就提高了4.33的单位,他们用了一个边际概念,其实是一个增速概念。

  利用科技金融,互联网金融的一些技术手段发展地方的金融,发展农村金融大有可为。同时利用互联网获取信息量大、速度快和透明度高的优势,让千家万户的老百姓参与监督和监管。

  不是说你的金融发展了,工业发展了,所谓的互联网+就做的一定好,反之也是一样的。德阳是个很名不见经传的城市,但是这次评选当中非常突出,正好跟宝鸡地理位置上有一点可比性,德阳正好是成都的卫星城,距离跟人口和宝鸡跟西安的情况非常类似。我觉得互联网+在宝鸡也大有可为。

  最后我想提四个建议,第一个建议,现在要扶老育新,把新金融,科技金融的发展态势维持下去,维护好,把老金融在地方上扶持起来。第二,应该搞监管创新,包括分类监管的原则,包括区别对待民间金融的各种形式;第三,大力发展手机端形成的社区金融,大数据金融,利用好原来地理形成的社区金融和关系金融;第四,还应该做好农民的金融知识基础教育,包括农村基础教育。

  参考资料列表:

  1、我国农村金融体系调查研究及对策_以黑龙江省为案例_刘萍

       2、互联网金融视角下农村普惠金融发展实证研究_以朔州市为例_任海泉

       3、基于互联网的农村普惠金融体系研究

       4、新一轮农村信用社改革及其对农村金融发展的影响_重庆案例调查报告_张元红5、吉林省农村民间借贷问题研究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江湖中人称“犁叔”,是多个俱乐部和商会等民间组织的积极参与者,现任和讯财经中国会秘书长,中国致公党北京市委参政议政委员。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