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权分开”就能使国有企业成为市场主体了吗?

钟建民 原创 | 2017-01-21 09:26 | 收藏 | 投票

在《国企改革顶层设计解析》一书中,李锦认为“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两权分开’”。“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整体上追求与市场经济融合的背景下,国家所有权和现实中的公共财产经营权的集中已经不符合现实了。因此,如果仅仅只是从现有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和法律文本的意义角度来讨论国有企业活力的时候,国企改革的种种做法事实上成了一个难以实现的目标。因此,只有解决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做到政府放权,我们才可能实现社会主义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的融合。必须从根本上认识到现有理论与法律制度的缺陷,以及支持这种制度背后的指导思想也就是理论的缺陷,必须从指导思想的理论科学化和制度科学化入手,解决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的问题,才能够找到解决国有企业的突破口”(第003页)。

那么,怎样进行两权分开呢?

李锦说了三个方面(上书第014-015页):“第一,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真正做到产权清晰。国务院代表国家统一行使对企业财产的所有权,企业经营权是指企业对国家授予其经营管理的财产有依法行使自主经营的权利。国家作为所有权主体,享有资产收益、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资本所有权同生产过程分离,国有企业改革从根本上决定着公有制经济与现代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必要在政府和企业之间构筑一个‘隔离带’,在政府与企业‘切一刀’,投资公司便是这一‘隔离带’”。

“第二,优化国有经济供给结构,进一步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中央企业将根据业务范围大体分布在三个领域: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关键领域、基础性和支柱产业领域、其它行业和领域”。

“第三,加大董事会建设,加快形成职业经理人制度,促进人力资源投入和合理利用。”

在《国企改革顶层设计解析》引论的“国企改革要成败系两点:‘放’与‘让’”一节中,对两权分离作了更为详细的说明(第018-019):“先讲政府的‘放权’。现在回到核心问题,就是所有者的权力问题。在《指导意见》当中有一个关键词特别引人注目,就是管资本,管‘资本’对应什么?就是管‘经营’。”“管资本为主,不是不管企业,而是不管企业的经营,原则上就不管了,实际上以此实现所有权和经营权分开。管资本的内涵和实质在这里。就是放权,放经营权。”“管资本,管什么内容?是经济布局、政策法规、政策文件的制订,其次是运营监管,还有就是标准制订与考核,投入产出。这四个方面加上管干部,党委的干部、董事会、监事会成员。实际上‘四加一’,四项都与经济所有权有关。经营性权力,成本管理、生产管理、营销管理、问题就多了。那么这些经营型的权力就放开了,交给企业自己。”

“我国企业法在确立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基础上,明确规定:‘企业对国家授予其经营管理的财产享有依法占有、使用和处置的权利。’‘企业依法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以国家授予其经营管理的财产承担民事责任。’这就使企业依法排除一切外来的不正当的干预和侵害,真正成为独立核算的社会主义市场生产者和经营者,具有法人地位成为现实”(第011页)。

国家放了权,企业对国家授予的资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处置的权利,国有企业就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了吗?回答是否定的。

一,“两权分离”本是随着股份制出现的一种现象。股份制作为资产所有者合资经营的所有制形式,它的主体是资产所有者,它所体现的是资产所有权或产权。而国有企业则是劳动所有者合作劳动的所有制形式,它的主体是劳动所有者,它所体现的是劳动所有权或劳权。两种企业完全是不同性质的企业,把“两权分离”的做法引用于国有企业,实在是牛头不对马嘴。

二,在股份制企业,股东是企业直接的所有者,所有股东的集合,形成企业完整的资产所有者。作为完整独立的资产所有者,决定了它对经理人及其团队的委托授权具有合法性。在国有企业,国资委甚至国务院、人大都不是国有企业直接的所有者,所有这些部门或机构不能成为国有企业完整的资产所有者。既然是不完全的资产所有者,它对经理人及其团队的委托授权是不合法或非法的。这是因为作为完整的资产所有者,它对经理人及其团队的委托授权可以自己所有的资产承担委托授权的责任,而作为不完整的资产所有者,它不能以公共所有的资产去承担委托授权的责任。

三,在股份制企业,股东可以有成千上万,但是这些股东都是以自己持有的股份直接与企业相关联,它们都是企业经营结果的直接承受者。哪怕是你只持有1股,企业的经营状况的变化都可以通过股价的波动引起股东的利害变化,从而引起股东相应的资产与企业管理行为。这是股份制企业所有者规范性的体现。正是因为股份制企业的所有者具有规范性,因而它对经理人及其团队的委托授权是有效的。而在国有企业,国资委或国有资本运作公司等等部门或机构,并不是规范企业资产所有者,国有企业经营状况的变化,与这些部门机构的工作人员的利害无关,哪怕是国有企业倒闭了,他们不会有一毛钱的损失,相反,国有企业虽有良好的经营状态,也不能给这些部门或机构的工作人员带来可观的收益。这是国有企业资产所有者不规范性的表现。这种不规范性决定了在国有企业的委托授权是无效的。在建立产权制度的条件下,只有规范的所有者才能进行有效的委托授权,这是因为在进行委托授权之后,企业的经营状况变化可以有效地通过股东利害的变化引起相应的委托授权管理行为,相反,如果不是规范的资产所有者,那么,企业经营状况的变化就不能有效地引起资产者相应的委托授权管理行为,从而使企业机制处于失效状态。

四,股份制企业本就具有正常的经营机制,剩余价值规律可以正常地发挥作用。适合股权分散化和管理科学化的要求,实现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只是增加了所有权管理的一个环节而已,并没有影响按资分配机制的正常运转。国有企业,建立产权制度的国有企业本来就不存在正常的经营机制,而建立委托授权机构与制度,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国有企业资产所有者不完整、不规范的的状况,因而也不能使国有企业形成正常的经营机制。

国有企业未能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不是因为国家所有制或全民所有制造成的,而是与国家所有制或全民所有制不相适合的产权制度造成的。国有企业性质上是一个劳动实体,只是由于错误引用了产权制度,因而阻碍了国有企业作为独立的经济实体存在和发展。因此,只要我们用适合国有企业特点的劳权制度取代现有的产权制度,那国有企业就会有完整规范的劳动所有者,就能作为独立的劳动实体存在和发展,就可以作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存在。因此,国企改革的核心是如何建立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制度,如何用劳权制度取代产权制度,而不是在产权的范围内左冲右突!

在《国企改革顶层设计解析》一书中,李锦提出了国有企业实现“两权分开”改革的理论依据一一马克思的两权分离理论。他提到马克思所论述的“两权分离”是指股份公司;他还讲到了马克思关于产权性质,讲到马克思认为资本所有权与生产过程分离是经营方式发展的一大趋势等等。

马克思的理论内容非常丰富,但绝大多数内容都是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研究,如果我们不顾国有企业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区别,盲目引用马克思的产权理论和两权分离理论作依据,这显然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做法。在《资本论》第一卷出版后,有位评论家是这样描述的:“但是有人会说,经济生活的一般规律,不管是应用于现在或过去,都是一样的。马克思否认的正是这一点。在他看来,这样的抽象规律是不存在的……根据他的意见,恰恰相反,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它自己的规律。一旦生活经过了一定的发展时期,由一定阶段进入另一个阶段时,它就开始受另外的规律支配。”马克思认为这位评论家恰当地描述了他的辩证方法。如果马克思地下有知,他对这种不顾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性质的区别,乱用他的理论的做法也会坚决反对的。

国有企业,我国的国有企业不仅区别于私有制企业,而且也不同于西方国家的国有企业。作为体现社会主义本质要求的所有制形式,它性质上所体现的不是资产所有权,而是劳动所有权,因为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客观上也包含了消灭资产所有者、消灭产权赖以生存的基础一一即人们在资产所有方面的差别。没有产权主体,不存在产权要求,不是国有企业的不足或缺陷,而是它体现社会主义本质要求的特点所在。因此,国有企业的权利,性质上只能是劳动所有权,是劳动所有者的劳权,而不是资产所有权或产权。国有企业改革的根本问题不是在产权上做文章,而是要探讨如何才能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

要使国有企业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存在和发展,唯一的办法就是走出产权的误区,从国有企业的基本特点出发,建立以劳动所有者为主体的、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企业制度,从而使国有企业成为事实上的劳动实体。一旦国有企业作为独立的经济实体存在和发展,它就同时也就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政企不分的问题也就自然消失了。

                             2017.1.21

个人简介
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主要理论:劳权经济学;关于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批判;经济实体理论;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等等。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