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发展方向:普遍主义,还是多元主义?

李世默 原创 | 2017-01-22 17:59 | 收藏 | 投票

  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一定正在坟墓中笑。十多年前,这位颇有先见的政治学家普及了“达沃斯人”(Davos Man)一词。达沃斯人是“跨国主义”的拥护者,他们见多识广,梦想一个这样的世界:国界消失、国家成为过去式,一切由选举和市场支配。在达沃斯人看来,全球化不只是经济互联互通,还是包含政治治理、国际关系和社会价值观的普遍愿景。

  具有绝世讽刺意味的是,日前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欢(World Economic Forum)迎来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到瑞士阿尔卑斯山发表主旨演讲。往好了说,达沃斯人对中国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即便这些全球精英允许北京加入了部分管理世界秩序的机构——如世界贸易组织(WTO)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他们也还是继续在承担全球责任,甚至民主、人权等内政问题上指责中国。中国被贴上了“搭便车者”的标签,并被视为全球治理统一规则前景的拒不合作者。

  西方和日本拒绝承认中国为“市场经济”,虽然他们曾在16年前中国加入WTO时承诺这样做。美国领导的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建立世界最大自由贸易区的努力——如今已化为泡影——明确将北京排除在外。

  作为典型达沃斯人的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接受《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采访时曾警告,中国可能“诉诸民族主义作为一种组织原则”,“从不在维护国际秩序方面承担起与其国家规模相称的责任”,而且“只会从地区势力范围的角度看待世界”。在他看来,这样的中国或将造成冲突。

  然而,仅仅六个月形势便发生了巨大变化。英国公投决定退欧、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赢得美国大选彻底颠覆了达沃斯人的世界。在带领全球走向世界大同的征途上,他们把本国人民落在了后面。如今,那些长期被认为理所当然应支持他们的选民,正站在达沃斯人代表进步的进站列车前,大喊“停下”——借用美国作家威廉•巴克利(William Buckley)的比喻。

  达沃斯人如此惶恐不安,以至于他们求助于习近平来挽救大局。如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会扛起全球化大旗吗?也许会。但其方式可能不会推进达沃斯人的叙事。习近平在演讲中申明了中国对维护和促进经济全球化的承诺。但他所讲的一些观点可能让台下听众感到陌生。他说,我们要适应经济全球化,积极作为、适度管理,消解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他说,我们必须致力于开放——但只有包容各种不同,才能让所有人受益。他多次提及全球化,但几乎始终带着“经济”这个前缀。

  中国理解的全球化从来都不具有普遍性。允许不同国家在不受外界过度影响的情况下走自己的发展道路,一直都是中国与世界打交道的中心主题。正如习近平在达沃斯指出的,中国是经济全球化的巨大受益者,也是贡献者,因为中国的增长一直是拉动全球经济的火车头,特别是在经济和金融危机时期。

  但北京方面一直坚持自己有权决定本国的发展道路。拒绝了达沃斯人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全球主义,北京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参与全球化,并在一代人时间内让6亿多人摆脱了贫困。这样的成就让其他任何接受了全球化的发展中国家都望尘莫及。

  如今,所有人都知道全球化遇到了麻烦。但经济、技术发展趋势将继续推动越来越多的互联互通。这将给全球治理造成前所未有的挑战。

  习近平表示:“中国立足自身国情和实践,从中华文明中汲取智慧,博采东西方各家之长,坚守但不僵化,借鉴但不照搬,在不断探索中形成了自己的发展道路……谁都不应该把自己的发展道路定为一尊,更不应该把自己的发展道路强加于人。”

  习近平为达沃斯带来的是多元主义,而非台下多数听众倡导的普遍主义。他不是达沃斯人。但这或许正是全球化需要的。在重启之前,全球化需要重置方向。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士,斯坦福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及公共事务学院博士,是一名风险投资家和政治学学者,春秋综合研究院研究员、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校董及中欧出版集团副董事长,中欧创业营讲师、成为资本创始…
每日关注 更多
李世默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