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经济学的缺陷

田成杰 转载自 我的博客 | 2017-10-03 17:0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德鲁克 未来 经济学 管理 

  书摘:经济学的缺陷

 

  本质上看,宏观经济理论不再是制定经济政策的基础,因为没有人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是什么创造了财富?过去450年以来,经济学家要么忽略了这个问题,要么只想寻求简单的答案,或者轻视以前的看法。无论如何,我们从每种诠释中都可以学到一些东西。

  第一代经济学家——“重商主义”认为:财富即购买力。其目的是通过积累黄金及实现贸易盈余来增加货币财富。另一种理论认为:财富不是人类创造的,而是大自然创造的——即土地创造财富。

  还有一派经济学家将财富和人联系起来,他们认为财富是人类通过劳动创造出来的。这种观点的出现标志着经济学开始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因为它把财富与人类创造联系了起来。但是,这种观点也不能让人完全满意,因为我们无法用它来预测或分析事情。

  100多年前,经济学一分为二。主流经济学索性放弃寻找创造财富问题的答案,成为纯分析性的理论,不再将经济学和人类行为联系起来,于是经济学成为一门研究商品的学科。分析能力是当代经济学的一种强大力量,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同时也使人民大众普遍对这门学科望而却步。由于经济学缺少财富与价值方面的基础,所以无法对大家解释什么。

 

  两难选择

  马克思创造劳动价值论时,就认识到了纯分析性经济学的缺陷。“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这个词本身是矛盾的,它既不能进行分析也不能进行预测,但是它有强大的吸引力,这正是因为它的基础是价值理论,它将财富的创造定义为人和劳动。

  因此在过去的一百年间,我们面临着一项选择:一方面是一套具有强大分析能力,却没有价值基础的经济学;另一方面是一套根本不是经济学,而是一套以人为基础的体系。今天,我们终于明白:这个两难问题是可以化解的,并且我们已经开始采用正确的方法,即便我们暂时还没有找到正确的答案。如今我们知道,财富的来源是某种人类独有的东西,也就是知识。假如将知识应用到我们已熟知的工作上,则称为“生产率”;假如将知识应用在新的工作上,则称之为创新。只有知识可以帮助我们达成这两项目标。

 

  劳动传统

  但这并不总是正确的。两百多年前,当亚当·斯密撰写有关“劳动传统”的文章时,引用的例子是住在今日德国中部的人们,当时由于冬天漫长,经常下雪,那里的人们学会了做木匠活、制造钟表和小提琴。亚当·斯密说,除了少数案例之外,当逃难者或移民将手艺带到某一地区时,需要200年的时间才能成为当地人掌握的手艺。

  当美国赢得独立时,情形的确如此。当时,每位美国领事的手边都有一笔数额不限的“行贿基金”(可能是180美元),以便邀请英国技术工人,并为他们伪造文件,然后让他们赴美国传授如何制造纺织机和印染机的技术。这段历史发生在1810年左右,这也是新英格兰崛起、成为工业重镇的原因所在。

  然而在19世纪,德国人发明的学徒制将200年缩短为5年;在20世纪,美国人发明的培训制度,又将5年缩短为6个月甚至3个月。美国之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明了培训方式,是因为美国没有劳动传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发明传播到了全世界,这也是各个国家无法再依靠劳动传统进行竞争的原因之一。

 

  学习和知识

  就在不久以前,任何一位住在发达国家的人,过体面生活的捷径就是成为掌握一些技术的机器操作工。工作6周以后,他的收入也许比副教授的收入还高,更甭提教学助理了。可惜这都过去了,如今只有通过学习和掌握知识,才有望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

  试想在30年前,整个韩国找不出一个掌握某项技术或工艺的人,这只是因为50年来,日本不允许这个邻国掌握任何技能。如今受培训的影响,韩国几乎可以完成发达国家能做的任何事情。

  当然,认识到知识是财富的源泉会对经济学造成重大影响,而经济学现在正处于困境之中。在过去,经济学是一门令人喜爱的学科,因为它并不重要。要是有人在1925年请教经济学家一个问题,得到的会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答案:“我不知道”(至少是个谦虚的答案)。接着他会说:“因为我们不知道,所以最聪明的做法就是少干预,然后祈祷。尽可能地减税,少消费,然后祈祷。”

 

  新哲学

  然而现在,跟我同一时代的经济学家变得骄傲起来,这主要是因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文职官员令人难以置信的优异表现。从军方的角度看,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个低潮期,然而文职官员的表现却很惊人。各个国家在191412月前实际上都破产了,根据传统的游戏规则,战争应该停止了,但是各国又继续战斗了4年,这是因为文职官员的能力极强,这种能力改变了局势,给予众人以伟大的假象。

  1929年大萧条后,突然出现一种奇怪的观念,即认为政府应该能为经济做一些事情。这种信念在过去是前所未闻的,但在当时却成了一种流行,其逻辑类似如下观点:“你都能够把一个人送上月球,为什么不能对艾滋病想想办法?”于是,一种“知道各种答案”的经济学开始发展起来。

  凯恩斯提供了答案:不管出现什么问题,只要创造更多的购买力就行了。另一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也许是我们这一代中活着的最后一位大师)修正了凯恩斯的说法:“你甚至无须如此费事,只要确保货币供给增长即可。”对于供给学派来说,答案甚至更加简单:只要减税即可。还会有什么答案比这更美好、更吸引人呢?

 

  快乐时代的终结

  在19世纪,人们习惯称经济学为“悲观的科学”,因为经济学总是逼迫我们作选择,而我们不得不放弃某些东西。突然间,在过去的50年中,经济学成了一门乐观的科学。但是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

  经济学开始行不通。每当我们应用经济学时,它总是不灵验。更关键的是,现代经济学的基本假设既不合理,也不现实。所有的经济理论都假设:主权国家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独立生存,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假如各个主要的工业国愿意将经济政策的决策权交给一位沙皇、一位高官或是一个公共机构的话,经济理论是可以行得通的,然而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极小。两相比较,在拉斯韦加斯玩老虎机赢取100万美元的机会要更大一些。

  多数经济学家也都假设,货币流通速度是一种社会习惯,是一个常数,但所有证据都证明这是错误的。当美国在1935年首次测试这个理论,给美国人更多收入时,人们并未去消费,而是把钱存起来。结果美国经济在第二年崩溃了,比1930年或1931年的情形还要糟糕,因为美国大众使这项经济政策失效了。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卡特总统及里根总统执政时期。货币流通速度就像青少年时装一样变化无常,甚至更难预测。

 

  站不住脚的理论

  本质上看,宏观经济理论不再是制定经济政策的基础,因为没有人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里根总统上台时曾许诺削减财政预算,然而在他执政期间,政府支出的增长速度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里根没有背弃人民的信任,因为在政治上他别无选择。政治领袖没有一套可以信赖的经济理论,这是许多企业家并不知道的事实。

  未来的经济学必须要能够做到现在的经济学家做不到的事情:把国内经济及全球经济融为一体(请注意,我在这里使用的词是全球经济,而不是国际经济。国际经济表示不包含本国的外部经济,全球经济则包含本国经济)。

  未来的经济学还要能够回答下列问题:我们如何把企业经营方式和企业绩效联系起来?什么企业绩效?传统的答案是利润,这是一个不可靠的答案。如果相信利润理论,我们就不能把短期及长期联系起来,而如何在这两者之间达到平衡恰恰是管理层所面临的重大考验。

 

  两项指标

  我们必须以生产率和创新这两座灯塔为指标。假如获得利润的代价是降低生产率或者没有创新,那么这些利润就不是真正的利润,而是在破坏资本。反之,假如不断改善所有关键资源的生产率并提高我们的创新水平,最终将会创造利润。我不是说现在就要采用这种观点,但它是未来的方向。当我们把能够应用于工作的知识看做财富的源泉时,同时也可以看出经济组织的功能是什么。

  历史上我们第一次找到一种方法,把经济学变成与人相关的学科,并将它与人的价值联系起来,这种理论能够给企业家提供一个标杆:可以用它来检验企业的行动方向正确与否以及企业的成果是否可靠。我们正处在从经济学转向后经济学的关键转折点上,其基础是我们已经知道和理解了财富的产生机理。

                          [1987]

  (www.earm.cn/田成杰 2016-5-12整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摘自《管理未来》,彼得·德鲁克/著,李亚 邓宏图王璐/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06年6月出版。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