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要切实服务好实体经济

陈柳钦 原创 | 2017-11-10 15:22 | 收藏 | 投票

 金融要切实服务好实体经济

                     陈柳钦

     金融行业本身来源于实体经济,没有实体经济就不可能有金融。金融行业只有与实体经济结合起来才有希望。金融和实体经济从来都是共生共荣的关系,实体经济根深蒂固,金融才能枝繁叶茂;金融与实体经济循环通畅,实体经济才会活力四射。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活,经济活。为实体经济服务,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是金融的本分。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金融业要“回归本源”和“服务实体经济”,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7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的要求。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这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金融建设指明了方向。

金融制度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性制度,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的价值,就在于在储蓄者和企业之间用最优的成本架起一座桥梁。把脉当前中国金融体系,不能简单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要准确定位金融改革的关键痛点,既要疏通堵点,又要标本兼治,才能促进经济与金融的良性循环。

当前,金融和实体经济出现失衡已是不争的事实。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循环,与此同时,非金融机构的资金也在不断涌入金融和房地产领域。与之相对的是,实体经济资金偏紧、融资难融资贵的情况日益严重。我国拥有超过100万亿人民币的储蓄和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钱”却很贵。市场更是一边闹“钱荒”,中小企业贷不到款,一边闹“资产配置荒”,金融机构找不到优质标的,企业和储蓄者之间似乎有着一道鸿沟。

金融不能在行业内自娱自乐,资金不能空转“钱生钱”,要跟实体经济结合起来。金融这个行业来自于实体经济,没有实体经济就没有金融,离开了实体经济金融很难有大作为。事实上,金融内部空转、资金供给效率低下,最终的结果只有两个:要么脱离实体经济形成并助推金融泡沫,要么服务于实体经济但提升了整体融资成本,降低了资金的有效利用率。

党的十九大报告把现代金融归入产业体系中的一部分,实际上强调金融是整个国民经济的一部分,与实体经济紧密联系、互相支撑,而不是孤立的、分割的。这个定位就要求金融业发展回归本源,服务好实体经济,而不能搞自我循环、自我膨胀。这是对金融业本身、金融与实体经济关系认识的进一步深化。实际上,现代金融本身就属于现代服务业的一部分,现代经济也很难把实体经济和金融截然分开。金融通过服务实体经济获得自身发展,而实体经济发展也离不开金融服务,二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金融要把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习近平总书记20174月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集体学习时特别强调:“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金融环境,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习近平总书记在2017年7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还强调,“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李克强总理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也指出,“金融是国之重器,是国民经济的血脉。要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根本目的,把防范化解系统性风险作为核心目标,把深化金融改革作为根本动力,促进经济与金融良性循环。”可见,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命脉,也是国家综合实力和竞争力的重要体现。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我国是靠实体经济发展起来的,也必将依靠实体经济走向未来,任何时候,实体经济都是我国保持经济平稳运行、不断提升国际竞争力的基石。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这一论述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治国理政过程中对实体经济的高度重视,源于对我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发展的深刻认识和重大判断。中国是一个泱泱大国绝不能走“脱实向虚”的道路,发展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根脉,这对于实现我国的经济持续增长、改善人民生活、提供就业岗位、提升国际竞争力均具有重要意义,振兴实体经济是十九大提出的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必须毫不动摇地长期坚持。

实体经济发展困难的主要原因是重大结构性失衡,具体表现为实体经济结构性供需失衡、金融和实体经济失衡以及房地产和实体经济失衡。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重大判断,形成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导、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政策体系,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为我们做好金融工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当前,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已经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制约因素。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是解决我国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关键因素。金融要把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全面提升服务效率和水平,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因此,我们要综合考虑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联动有效性,加快体制机制改革创新,提升服务效率和水平。金融业应该主动针对我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提出金融解决方案,从以往注重传统行业转向为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服务,从以往主要为生产者服务转向更多地为消费者服务,从以往集中于东部、集中于大城市更多地向中西部和乡村延伸,从以往动员储蓄、推动大规模投资的粗放式金融发展模式转向利用金融科技、高效配置金融资源的集约型金融发展模式。我们要并千方百计地拓宽和疏导金融之“水”流入实体经济之“田”的渠道,特别是要找到金融重点支持实体经济的着力点。具体来说,一是积极打造源头活水,引导金融活水更好地浇灌实体经济,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推动资金更多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二是加快建立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利益联动机制,加快发展各种自担风险的区域性小型金融机构、社区金融服务组织、村镇银行等金融主体,服务广大中小企业、创新型企业发展,健全金融市场机制,引导资金向实体经济领域转移。三是完善金融服务体系,加快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积极发展直接融资服务的平台和通道,拓展实体企业融资空间。

(作者系中国城市管理研究院院长、研究员)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陈柳钦,湖南邵东人,研究员,产业经济、能源经济、城市问题专家。多家国家级、省部级学会协会常务理事、理事,多所大学兼职教授,多个厅局级政府机构和智库的专家顾问,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北京中宣文化研究院名誉院长、首席专…
每日关注 更多
陈柳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