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制度决定人口

丁秋龙 原创 | 2017-11-06 18:2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制度决定人口 
制度决定人口
 
 
 
摘要:从古到今,对人口的研究有三种观点,一是控制人口,二是反对控制人口,三是孔子的中庸之道。这三种观点不能回到现实中来,解释不了现实问题。唯一能够解释人口的多少是制度。经济制度按价值学来可以分为三种:一是计划制度,二是自然制度,三是市场制度。计划制度,人口下降。自然制度,上亿人死亡。市场制度,人口上升。中国有一半是实行自然制度,有一半是实行市场制度,所有这些制度反映人口上可能出现人口负增长或者人口正增长都是正常情况,没有什么多大的学问啊!
 
从古到今,对人口的研究有三种观点,一是控制人口,认为人口多会造成贫困,其代表人物为马尔萨斯、马寅初等;二是反对控制人口,认为人口越多越好,越穷越好,其代表人物为毛泽东、易富贤等;三是不反对人口多,也不反对人口少的观点,中庸之道,其代表人物是古代大思想家孔子。对于人口多怎么办呢?孔子认为人口多第一步让他们富裕起来,然后进行教育,如果不富裕起来,不进行教育会出乱子的。可见,孔子不反对马尔萨斯的观点,又不反对毛泽东的观点,这是一个大的智慧,“不患贫而患不安”。
 
以上三种观点都非常有道理,各有千秋,唯一不足的是这三种观点不能回到现实中来,解释不了现实问题。在这里可以举两个具体的事例:易富贤先生写了一篇文章《马英九赢了民“主”,输了民“生”》, 台湾是当今世界上最失败的制度,因为其生育率全球最低……因为其脆弱的人口结构无法支撑奢华的政治制度。第二是何亚福先生写了一篇文章《辽宁省人口负增长的启示》,事实上,辽宁省并不是从2012年开始人口负增长的。根据《辽宁省201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的数据:“全年出生人口25万人,出生率5.71‰;死亡人口26.5万人,死亡率6.05‰;人口自然增长率-0.34‰。”可见,辽宁省在2011年就已经进入人口负增长了。
 
这两个事例,如果用以上三种观点来解释,根本说不通,也只能让易富贤先生叹息,疾呼:如果马英九在下一个任期内,未能将生育率提升到1.7以上,那么今后的历史会这么写:陈水扁和马英九共同奠定了台湾社会、经济、政治全面崩溃的人口学基础,可见,现在人口理论有点力不从心,黔驴技穷,解释不现实问题。那么,也只有用制度来解释人口问题,自自然然,上善若水了,这就是制度决定人口,人口多少完全是由制度的,也不是任何人想怎样就会出现怎样的。如果用制度来解释易先生和何先生在文章中所提出的问题,就自然了多,水到渠成了。在美国动物可以当市长,这就是好的制度。
 
    什么是制度呢?就是游戏规则,一个制度如果不能让公民自由地呼吸并最大程度地释放公民的创造力,不能把最能代表这个制度和最能代表人民的人放在领导岗位上,它就必然灭亡。美国成功的秘密不在于华尔街,也不在于硅谷,真正的秘密在于长盛不衰的法治和法治背后的制度。美国制度被诩为是“一种由天才们设计,使蠢才们可以运作的体系”。一种坏的制度能够使好人做坏事,一种好的制度也(却)能够使坏人做好事。制度如果按价值学来分可以分为三种,一是计划制度,二是特权制度,三是市场制度。这三种制度决定了人口的多少,人口是为了制度服务的。
 
一、计划制度,人口下降
 
计划制度是市场制度之后出现的一种经济制度,目的为了减少负价值。为什么要计划制度呢?因为市场制度有弊端、不足,会出现经济危机,当经济危机光临时会出现大量的劳动商品腐烂,失去了使用价值,于是马克思提出实行计划制度,这个观点是正确的。与此同时还必须要找到一个特殊商品,特殊商品的使用能够带来超过自身更大的价值,这就是思想成为特殊的商品,这样就出现特殊商品链:
……思想1+思想2……
当开始使用这个特殊商品时,就会带来经济价值。那么,经济价值是怎样形成的呢?例如有10件商品,进入市场交换卖出7件商品,还有3件商品腐烂了,成为了负价值,这是任何人不能接受意味着劳动价值的减少。这时计划制度就起了作用,使这3件不腐烂同时卖出去了,这就是计划制度的神奇。这里有一个经济价值的公式:
经济价值=剩余价值1+剩余价值2(由腐烂价值转化而来的)
 
计划制度起源于原始社会,经历两个阶段,即原始社会和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此时对人口多少的要求非常高,在原始社会,动物的数量大于人口的商量,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人口下降。
 
在原始社会,实行计划制度,没有负价值,也就是说没有劳动产品腐烂了,动物的数量大于人口的数量。我们的祖先是依靠什么力量去战胜强的动物呢?依靠的是分配绝对的公平,效率的最大化。譬如,有两个祖先,第一个祖先身体最强状力气很大,每次可以狩猎100个动物,这说明体力消耗也大,吃的也多,第二的祖先身体弱力气小,每次狩猎也只能有20个动物,说明体力消耗的少,吃的也少。如果财富平均分配的话就会出现不公平了,体力大的祖先也只能分配到60个动物,体力小的祖先可以分配到动物60个,很明显对体力大的祖先很不公平,因为体力大的祖先由于吃不饱,而影响效率的发挥,由于不能奔跑而狩不猎,这样会影响整体的利益,对于力气小的祖先也不公平,吃了太饱了,有剩余产品,这不符合原始社会的规律。原始社会给出的约束条件是没有剩余产品,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按劳分配,各尽所能。
 
在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人口下降,计划制度,负价值越来越小。中新社休斯敦2013年3月15日电 美国人口调查与统计局本周公布的2012年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美创纪录地有超过1/3的郡县正在逐渐消亡,由于人口老龄化以及本地经济衰退,使得这些地区的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并在异地成家立业。14日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国3143个县中的1135个现在正在经历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的“自然下降”。相比2009年的880个县,有了大幅增长。
 
这种人口变化显示出美国正经历着自上世纪经济大萧条以来经济发展最为迟缓的时期。同时也反映出外籍居民对经济越来越显着的重要性。若没有移民劳工,诸如纽约、芝加哥、底特律、匹兹堡和圣路易斯这样的大都会地区去年可能出现人口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去年,美国总人口只增长了0.75%,达到1937年以来的历史最低点,推动因素为外籍移民及墨西哥、拉美和亚裔年轻移民相对较高的生育率。
 
二、自然制度,上亿人死亡
 
自然制度就是不允许市场交换买卖,所有劳动产品全部被有特权的人无偿占有,而且不给一分钱的补偿,天下所有的财富只能属于皇帝所有。因此,天下所有的财富全部腐烂了,这就是负价值。天下所有的人在几千年的时间内都挣不到一分钱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孔子说:“君王的宝座是建立在白骨之上,君王的酒杯里盛满了鲜血。各朝各代都如此。君王总是希望他的帝国能世世代代存在下去,然而这只能是痴心妄想……”
 
自然制度,必须要有一个特殊商品,才能使所有的劳动产品腐烂失去使用价值,这就是特权成为特殊商品,这里有一个特殊商品链:
                                ……特权1+特权2……
中国的自然制度奠基于商鞅,粗成于秦始皇,大成于汉武帝。特权制度对人口多少非常讲究,要求上亿人死亡,因为革命、战争等原因。
 
中国历史上有15次人口大屠杀,每一个大屠杀都是人口过半,非常惨烈,民不聊生。大屠杀还振振有辞,有科学道理,来说明其正确性,清代文人记载说,张献忠为证明他杀人有理,在全川各地立了许多“圣谕碑”,就是张的语录碑,文曰:“天有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所以又被称为“七杀碑”。2700年间中国人自残自孽、仅有的200年瑞祥日子,即文景、光武、贞观、开元,恰恰都是当政者喜好黄帝老子之说、遵行无为之治。
 
毛泽东准备至少饿死5千万和战死4亿国人。1957年,毛在莫斯科全球共产党大会上说:“有人说穷是坏事,我看穷是好事。越穷越要革命。人人都富裕的时代是不堪设想的……热卡太多了,人就要长两个脑袋四条腿了。” 毛让农民吃野菜和糠,他把农民当牲口,这就决定了毛要用饿着国人的残酷手段来筑起共产主义的腥长城。毛意识到大跃进政策会导致“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 1957年11月,毛在莫斯科举行的全球64国共产党大会上公开宣称:“有人说中国人爱和平,我们说不对!我们中国人好斗。原子弹是纸老虎,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核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27亿人口,可能损失1/3;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死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27亿,一定还要多。”把所有与会的听者吓得瑟瑟发抖、鸦雀无声!
 
其他国家如前苏联等都是一样,只要实行特权制度,都是人口大屠杀,没有任何例外。斯大林统治暴政时枪决的人数是沙皇30年的1600倍。
 
三、市场制度,人口上升
 
二百多年以前西方国家实行了市场制度,全球人口高速增长,从十亿增加到七十亿,二百年中的增量超过了过去几万年的积累;平均寿命也从26岁增加到68岁。市场制度依靠什么使人口迅速上升呢?这就必须要市场之外找到一个特殊商品,这个特殊商品是劳动力成为商品,是货币转化资本的前提条件。市场制度特殊商品链:
……劳动力1+劳动力2……
劳动力必须具备两个条件才能成为商品:一是劳动者有人身自由。正如马克思所说:“劳动力所有者要把劳动力当作商品出卖,他就必须能够支配它,从而必须是自己的劳动能力、自己人身的自由的所有者。” 二是劳动者一无所有,即除了出卖劳动力之外,没有别的谋生之路。
 
这里有一个典型的事例,英国历史上有“羊吃人”的故事。在14、15世纪,在农奴制解体过程中,英国新兴的资产阶级和新贵族通过暴力把农民从土地上赶走,强占农民份地及公有地,剥夺农民的土地使用权和所有权,限制或取消原有的共同耕地权和畜牧权,把强占的土地圈占起来,变成私有的大牧场、大农场。这就是英国历史上的“圈地运动”。
 
韩国和朝鲜实行不同的经济制度,韩国实行市场制度,朝鲜实行特权制度,两者人口变化是不一样的。韩国有人口4856万,面积99600平方公里,人口密度为487人每平方公里。朝鲜原有人口约2400万,连年的天灾人祸,致使病饿而死少了200万人口,现人口约为2200万左右。一个国家已经五十多年没有实质性的战争,而人口不但没有增长反而因饥荒、疾病大幅度下降了10%,足以说明朝鲜这个国家的经济状况,实在是糟糕透顶了!可见,韩国国土面积少,但是人口比朝鲜多,这足已证明市场制度人口的确在上升。
 
最后,张维迎教授说:“中国距离真正市场经济还有200年”。这说明中国有一半是实行的特权制度,有一半是实行市场制度,所有这些制度反映人口上可能出现人口负增长或者人口正增长都是正常情况,没有什么多大的学问啊!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丁秋龙,1968年生于江苏镇江,1993年误入经济学之门,被经济学大师茅老及时发现,茅老说,“顺着你的思路可以研究出一大片的研究园地,这是一个新的领域。”
每日关注 更多
丁秋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