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美日贸易需要反思

田成杰 转载自 我的博客 | 2017-11-07 17:2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贸易 德鲁克 美国 日本 管理 

   书摘:美日贸易需要反思

 

  美国必须通盘考虑其对日策略,而不是根据美国产业界的每一次抱怨采取外交行动。

 

  对日贸易谈判,是美国新任政府的当务之急。但是,如果美国不能正视一些不受欢迎的现实问题,这些谈判不会有什么效果。

 

 

 (1)美国要求日本方面在贸易上做出的让步,并不符合大多数人(包括政府及国会成员)的利益。所涉及的产品并非制造业和农业产品,撤除制造业产品的进口壁垒不可能会导致明显的销售增长。即使能做到这一点,它对美国就业和外贸平衡的影响也很可能是负面的,因为日本目前已经是美国产品的最大进口国了。

  美国产品在日本市场的人均占有率,大约是日本产品在美国市场占有率的二倍。日本产品在美国市场上能够占据领导地位的主要是汽车、消费电子产品和照相机。美国产品在日本市场上能够占据领导地位的主要是电脑与软件、软饮料、糖果、分析仪器与临床设备以及药品。

  但是,在日本销售的大部分美国产品是在日本制造的,而不是从美国进口的。它们是由美国公司的日本子公司(大多是全资子公司而非合资企业)生产的,这些子公司从美国购买机器设备,因此创造了高附加值的美国出口,同时也创造了待遇不菲的美国工作岗位。如果撤除了日本进口美国产品的各种壁垒,最可能导致的结果就是将在日本生产的美国产品变为直接从美国向日本出口,例如:IBM电脑、火星牌巧克力或者默克牌抗生素。这既不会增加美国的工作岗位,也不会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

  (2)美国对日贸易政策的重点应当是农产品的出口。到目前为止,日本是美国农产品的最大买主,而且在所有大买主中是惟一一个用现金支付全款的国家。然而,日本买的这些美国产品都可以从其他国家以相同甚至更低的价格买到,日本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日本对美国的产品出口。但是,在未来几年内,日本将会以农产品采购为条件,去和欧盟讨价还价,而欧盟正在为农产品过剩感到焦头烂额,他们绝对愿意对农产品的出口进行政府补贴。

  对于美国而言,要求日本撤除针对美国牛肉和饲料的贸易壁垒是明智之举,因为美国在这些产品上居于领导地位并且日本有大量的需求。但是,如果美国将力量用在次要的产品(比如菠萝或柑桔)上以及要求日本从美国进口大米,那么,对美国将不会产生多少效果。实际上,日本禁止进口大米以及维持国内大米的高价格是非常符合美国的经济利益的。日本人喜欢吃大米,不喜欢吃其他谷物。正是较高的大米价格使得东京的主妇们转而购买美国的小麦。另一方面,日本国内的大米已经过剩了,因为高价格实际上是政府垄断所导致的。

  (3)压迫日本在服务业开放上做出让步并不明智。尽管日本对外国产品及服务的进入设置了重重障碍,但是对美国服务业(如银行业)进入日本则没设多少壁垒。凡是日本允许美国进入的服务领域,例如,外汇交易、快餐、债券承销、保险、大规模的建筑维修、临时服务等,美国公司都有优异的表现并且大大提高了服务标准和质量。此外,日本在信息业、建筑业、交通业等领域基本上还没开放,对美国而言这里有大量的机遇。但是,公众和媒体对服务业国际化并不关注,因此政府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4)对日贸易政策的方法和内容都需要重要调整。日本人的对外政策是由其政治问题决定的。日本经济中的高度保护领域,比如,零售流通业、农业、金融服务业,都是成本高昂、区域分割的,而且落后于时代发展的需要。这也是政府产业保护通常的弊端所在。但是,与美国的类似行业(科罗拉多州的烟草和甘蔗种植者)相比,日本受保护的产业拥有更大的政治影响力。他们向日渐腐败的政党提供资金捐助,从当前的日本证券丑闻中我们就可以略见一斑。日本的政府官员不喜欢外国人,这只是因为他们无法轻易地操控这些外国人。

  不过,日本需要外部压力来对现有的政治利益群体进行调整。但谈判是做不到这一点的,需要压迫他们,他们必须有理由申辩:我们被欺负了。而且,他们不可能频繁地让步,一年能够让步一次,至多两次。

  美国必须通盘考虑其对日策略,而不是根据美国产业界的每一次抱怨采取外交行动。今年,我们真正想从日本得到的最重要的经济让步是什么?为了让日本能够体面地做出这种让步,我们应当提出哪几项要求?如果美国产业界的要求会削弱我们对日本的谈判地位,我们应当采取何种方式对这些企业说“不”?日本人正在用外国要求开放大米市场的呼声来督促减少政府控制和过多的农业补贴(当然,他们根本无意进口美国大米),美国应当如何应对以防止自己的行动反被日本利用?

  (5)最后,未来几年美国贸易政策的主要问题不是日本,而是欧盟。我们必须设法阻止欧盟变成一个“欧洲堡垒”。然而,这恰恰是许多欧洲政府官员和企业家的追求。他们将欧洲经济的统一视为通向戴高乐将军所谓的“没有美国的欧洲”的重要途径。

  欧洲普遍对日本心存疑惧;如果允许市场自由进入,日本的汽车和消费电子产品将会占领欧洲市场的很大一块市场份额,比在美国占的还要多。但是,存在一种危险:欧洲可能利用这种心理来排挤美国的产品、服务及投资。实际上,未来几年我们同欧洲经济委员会(European Economic Committee)所确定的外贸关系将会决定我们同日本的外贸关系,因为未来国际经济关系的新规则将由美国与欧洲之间的贸易谈判(而非美国与日本之间的贸易谈判)来决定。

  在互惠(这个词在欧洲非常流行)原则下,美国将会拥有优势地位。因为整体而言,美国的产品、服务、投资市场要比许多欧洲国家开放得多。一旦互惠原则能够确立,美国也将在与日本的关系中处于明显的优势地位,而这对于美国的经济利益和经济原则都是有利的。

                          [1989]

  (www.earm.cn/田成杰2016-6-16整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摘自《管理未来》,彼得·德鲁克/著,李亚 邓宏图王璐/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06年6月出版。

我的更多文章: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