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美利坚第四共和国奠基人?

罗天昊 原创 | 2017-11-08 11:2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特朗普 

 

  岁在秋末,厚重深沉。

  在中国刚完成近四十年以来的新布局之后,特朗普访华。环球同此凉热。在民粹主义崛起,暴力事件横行,宗教冲突频繁,阶层失和的风雨之秋,特朗普的到访,具备重大的象征意义。

  或者,东西两个半球最大的国家,分别启动一场深远的变革,将使世界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未来未来,过去已知。自从美利坚创造世界上第一个共和国以来,共和已成为世界潮流。无数人类先贤和志士,为了民主共和抛洒热血,奉献毕生。无数国家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完成了国家的现代化,甚至很多国家内部,经过漫长的反复,经过多次痛苦的再造,方才成就现代文明国家。法兰西五造共和,最为典型。

  美国是一个善于变化和一直变化的国家,事实上,虽然国号未变,今日的美利坚,与两百年前的美利坚,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虽然不像法兰西一样周期明显地分为五个共和国,但是,就国家变革的的阶段性和飞跃性而言,美利坚已是第三共和的尾声,而特朗普的历史使命,实为再造美利坚。

  特朗普能否打造美利坚第四共和国?

  (1)  一造共和 将启蒙思想家的理想国,变为人间之国 美利坚的诞生,虽然是以武力反抗英国的统治,并且最终以独立建国的方式完成共和国的奠基,但是,美利坚的基石,却早已打下。

  从五月花号登录美洲大陆开始,契约精神就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而各自分割的殖民历史,则客观上使美国在建国前就拥有了长期自治的传统。

  美国的三权分立制,比法兰西本土还要彻底地实现了孟德斯鸠分权制的精髓。而对于权力的制约,体现了先贤们对于人性与社会的洞察力。

  美国的建国先贤认为人性本恶,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所以,他们的目标是要建立法律的王国,而非人的王国。华盛顿在领导美国完成独立,声望如日中天的时候,拒绝成为国王。

  美国在建国的同时,也完成了一个将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实践。率先建立民主共和国。实现了民治政府。将先贤们的理想国,变为人间之国。

  但是,新生的美国留下了很多弊政。

  一是,美国一直到今天都不是直接民主国家,而是实现选举人票制,到21世纪,导致了越来越多的争端,小布什与戈尔之间甚至出现了绝对票占优而无法当选总统的怪局,这种弊端将日益戕害美国未来。二是,美国建国初,为了维护统一拉住南方,继续推行奴隶制存,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允许了邪恶的存在。

  甚至连总统华盛顿都拥有奴隶,虽然他个人品性高洁,在临死时候遣散了奴隶,但是,作为一种制度,奴隶制广泛存在。

  初造共和留下的种种弊端,在几十年后,终于积成大病,造就了南北分裂,也延缓了美国大陆统一市场的形成。造成了广泛的血泪悲剧。

  (2)二造共和,落实民有民享之国,实现形式上的民权 林肯是美国国会山上的四大总统之一。

  他的伟大,在于再造了美利坚。实现了民有,民享。并且在形式上实现了民权。

  美国从建国开始,就是一个发展迅速的国家,人口和领土不停扩张,到19世纪中叶,美国领土扩张基本定型,除阿拉斯加和众多海外领土之外,疆域基本固定,第一阶段的人口扩张也达到高峰。社会经济迅猛发展,一度掩盖了很多矛盾,但是,到建国80年左右,美国的弊端日益显现,尤其是南方奴隶制的盛行,造成了国内劳动力和产业市场的双重分裂,并且残酷的奴隶制,制造了无数的人间悲剧,造成极大民怨。反抗奴隶制的义士约翰布朗称,只有用鲜血才能洗清这个罪恶国度的罪行。

  南北战争的表象是统一与分裂之战,但本质却是两种路线与理念之争。林肯政府通过解放黑奴宣言,获得了天下民心。随后颁布宅地法,确立了土地产权,并鼓励西进。

  林肯打破了国家内部分裂,实现了国内市场统一,扫清了国家发展障碍,从此之后美国国势蒸蒸日上,最后跃升为全球第一大国,美利坚第二共和国,林肯奠基。

  但是,他的时代,没有落实民权。

  美国仍广泛存在种族歧视。军队撤出南方后,部分黑人失去保护,1896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法令,确立对黑人实现“隔离但平等”的制度。

  (3)三造共和,实现民权同等与文化共存 孙先生曾说,不要立志做大官,要立志做大事。

  以反对派人士的身份而改变国家与历史,金博士堪称伟人。

  林肯之后的100年,美国仍是一个广泛存在罪恶的国度,西进运动中对印第安人的大屠杀,以及社会上对黑人的广泛歧视,决大西洋和太平洋的波涛,也难以清洗其滔天罪恶。

  1955 年,一位黑人妇女在蒙哥马利城的公共汽车上拒绝让座给白人而被捕,青年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领导下全城5万黑人罢乘公共汽车达一年之久 ,终于迫使汽车公司取消种族隔离制。此后,金博士行走各地,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反种族隔离运动。

  1963年,金博士聚合数十万人进军首都华盛顿,在林肯纪念馆前发表《我有一个梦》的演讲,最终迫使美国国会在翌年通过民权法案,废除种族隔离制度。

  1968年,金博士被种族主义份子暗杀,他并无俗世大权,也并非雄才大略,但是,他有赤子之心和行者之力,以一个民间人士的身份,重新朔造了美国,尤其伟大。

  金博士之后,美国逐步实现了种族平等,以及宗教平等,文化多元。最终成为山巅之国。

  (4)四重挑战,特朗普能否再造美利坚?

  二十世纪中期至21世纪初是美国的黄金时代。

  美国国力达到巅峰,经济和军事实力遥遥领先,各大洲都有美军身影,遍布全球的跨国公司,使美国的经济霸权渗透到全球各个角落,而好莱坞的风靡,亦使美国文化成为全球潮流。

  海上波涛汹涌,海底潜流暗涌。

  至21世纪,作为西方世界旗帜的美国,已经开始百病丛生,概言之,美国遭遇四大挑战。

  一是资本和权力等精英势力坐大,拜物主义盛行,戕害苍生。

  当下美国时局动荡,枪战,阶层之战,宗教文化之战,种种乱相,皆是真理、力量与人心三大逻辑的脱节所致。 

  真理的逻辑是自然存在,不以为人意志为转移;资本和权力的两大力量,以力多取胜;人心向背,则基于个人价值的平等。 

  现代国家困局的根源,就在于资本和权力的力量体系,不仅罔顾真理的逻辑,比如破坏环境,损害公平,而且,也侵犯了第三大逻辑体系,践踏了人心。 很多专制国家面临这制约权力与资本的双重使命,美国最重要的是制约资本。但是,美国对华尔街精英过度纵容,在制度设计上,对资本获利极度有利,对劳动尊重不足。而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之后,美国的制度环境,并无大变化。贫富严重分化,阶层内斗逐步激烈。对资本的过度放纵,最后却催生出时代的巨怪。

  精英的板结,权贵势力与资本主义,技术主义结合,侵蚀了社会。

  从哲学领域说,是物权侵蚀了信仰。

  特朗普的使命,在于包含三个方面,一是必须遵循真理体系,无论资本还是权力,或者新兴技术力量,都必须对信仰体系有所敬畏。二是驯服权力和资本,使权力和资本为民众服务而不是凌驾与民众之上,终结精英资本主义和自由放任资本主义横行的时代。三是调整阶层结构,确立平民主导的阶层格局,顺应人类发展趋势。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英国脱欧,德国和法国的平民势力崛起,令富人阶层不喜的普京却成为俄罗斯平民的选择。令欧美精英阶层大感震惊,既迷惑不解,亦心有不甘。

  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借助宗教完成了底层民族的崛起,曼德拉和金博士引领了一国之内底层族群的崛起,而底层阶层的抗争,更是贯穿了人来数千年的历史。

  几百年的民主时代提升了普罗大众的政治权利,但是知识和财富的悬殊巨大。互联网的兴起使人类学习和联通方式发生了革命性变化。知识与信息的获取鸿沟被填平,继路德铲除牧师对宗教知识独占权之后,知识精英的权威瓦解,人类真正迎来了一个知识平权时代。在财富方面,过去几十年拉大的贫富差距引起了巨大反弹,制约和驯服资本、提升人力价值的时代亦将到来。人类将在实现权力平等之后,实现知识和财富的相对平等。第一次迎来第三阶层主导的恢弘时代。

  特朗普,应争取成为这一人类新纪元的创造者之一。

  二是美国遭遇了民主的悖论 

  民主不足将导向专制;民主过度则容易被滥用。

  美国当下部分弊端与其优势一体两面。移民自由,所以种族复杂,文化和宗教多元,所以逐步失去国家主体文化与认同。放任资本,所以造成资本对人的侵蚀。要维持自由,所以允许公民持枪,但是由此也引发众多恶性枪击事件。

  特朗普的使命,是探索自由的适度问题,黄金分割比例。而不是自由放任,没有任何制约。

  当下特朗普宣布禁穆令,在美墨边境修筑边墙,对于媒体和资本、政治精英的反抗与打击,已经可逐步看到未来趋势。

  三是文明的冲突。

  美国的文明冲突有内部和外部两种。就内部而言,美国以新教为核心的文化体系已经受到严重冲击,美国精神亦开始萎靡。就外部而言,伊斯兰势力崛起,其它文明的国家强势发展,都将使美国面临严重文明的冲突。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已经给予特朗普解决外部文明冲突以启示。特朗普在中东逐步退出,绝非外部浅薄之徒理解的撂挑子,深层原因是美国将逐步服膺文明共存。

  在国内,解决文明冲突,则需要适当收缩,特朗普重提美国精神,未来需要强化主体文明。

  多元文化与多元种族,或者成为伟大的人类熔炉,或者成为凶险的人类屠场,吉凶难测,特朗普需要最终找到平衡之道。

  四是美国遇到新兴势力挑战,需要朔造新的国际秩序。

  美国从门罗主义,到普世主义,到退守主义,最后的终点是什么?全球的均衡点又在哪里?

  (结语)

  变革是国家强盛的永恒之道。

  一个善于创新的国度,才配有繁荣富强一个富有血性的国度,才配有幸福自由。

  改造重建已不顺时代民心的共和国并不可怕,不是末日来临,而是未来弥生。

  法兰西五造共和,美利坚四次涅槃,或可给予天下万国启示。

  2017年10月初稿于北京

  2017年11月成稿于西域远行途中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长江商学院前高级研究员。主要研究国家、城邦及企业竞争战略;新的商业思想与商业模式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