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不想生孩子不能怪市场经济

黄有光 原创 | 2017-11-08 12:5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市场经济 现代人 生孩子 

  郑永年教授于8月29日《资本主义与生育危机》一文,论述各国的生育危机的罪魁祸首是资本主义,笔者于9月6日《生育危机不能怪资本主义》一文,驳斥这观点。最近生命科技工作者关明先生于10月20日的《生育危机话因果》一文(下称《关文》),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论述“资本主义并非生育率低下的必要前提条件”,显然支持笔者对郑教授文章的驳斥。

  不过,在评论笔者的文章时,《关文》却说:“该文在就成本利益计算与生育决定的关系上,无疑是给读者提供了一个新颖的、学术上的视角。但是,文章其实并没有很好地解决什么是导致生育率低下的原因这个问题。”

  这说得没有错,不过,拙文并不是要回答“导致生育率低下的原因这个问题”,而是要说明生育率太低,与资本主义大致没有重要关系,而这与《关文》的数据是一致的。其次,拙文是要解释,个人家庭的决策造成生育率低下,为何从整个社会的观点,可能是一个问题。

  笔者提出的主要因素是,个人的决策,大致忽略了孩子将来的快乐,而从社会观点,尤其是当生育率远低于可以维持人口不大量减少时,将来人们的快乐不容忽视。

  笔者也很同意《关文》关于“生育率是一个涉及诸多因素的果”的看法。不过,笔者很不同意《关文》的最重要结论:“一个更具压倒性的外在因素影响到生育率……就是成熟社会……在成熟社会里,成为社会意义上的‘成人’的成长周期,要比成为生理学意义上的成人的生长周期来得漫长……一个十八九岁就进入生育的群体,与一个二十七八岁才进入生育的群体,在数理统计学上,生育率差异应该是不言而喻的。”

  如果生育率的低下,是平均一个成年女子只生五六个孩子,低于八九个孩子,则《关文》的上述重要因素,可能有很大的关系。不过,现在各国的生育率低下,是一个女子,平均只生约1.25个孩子,不到能够维持人口不减少的约2.2个孩子。

  对于这种生育率的低下,与《关文》所说的因素几乎完全没有关系。试想,即使30岁才进入生育期,到40多岁的可能生育的年龄期,还有十多年,如果要生,多数可以生五六个以上。笔者的两个女儿出生的日期相差只有16个月。十多年,可以生很多个孩子。

  只生不到两个孩子,肯定主要是生育的意愿很低,而不是生育期很短。因此,拙文所强调的关于生育的决策,依然很重要,虽然影响这生育决策的因素很多。不过,上次的拙文与本文都没有想要详细讨论所有的重要因素;这些因素真的很多,也很复杂。

  笔者要强调的另外一点是,即使资本主义导致生育率低下,我们也未必应该“怪”资本主义。如果一位已婚女子某甲找不到工作,本来想要生孩子,但某乙帮忙她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她因而决定不要生孩子。这样的情形,某甲肯定不能怪某乙害她少生孩子,因为乙增加了甲的选择机会,是甲决定不要生。

  同样的,如果市场经济与经济增长提高妇女的教育与工作机会,而使生育率减少,则根据关明先生与笔者的逻辑,可以说市场经济至少部分导致生育率低下,但我们也未必应该“怪”市场经济。提高妇女的教育与工作机会,有很大的利益,即使是生育率低下,也可能应该用其他方法来提高生育率或维持人口不大量减少,而不是放弃妇女的地位与市场经济。

  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的定义未必完全一样,但根据多数用法,有很大的重叠性。笔者偏好用“市场经济”而不是资本主义。在市场经济下,并不是只有资本家才得利。参加市场经济下的合作生产与互惠贸易的资本家、经理、技术人员、职员、工人、消费者等,甚至对市场经济的运行提供法治基础与补充市场不足的政府人员,都能从市场经济中获得大量利益。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澳洲蒙纳士(Monash)大学经济系教授,出版过《福利经济学》,《黄有光看世界》等书,在国际权威经济学期刊发表过许多文章。
每日关注 更多
黄有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