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济竞赛:跑得快的能否赶上跑在前的?

何帆 原创 | 2017-11-08 23:0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美经济 

 编者按

 
11月8日-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将访华。这是特朗普上任总统后第一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特朗普也是十九大之后访华的第一位外国元首。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此次访华最重要的任务是为中美关系确定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定好一个积极的基调,从而推动两国关系继续在健康稳定的轨道上发展。因此,中美两国最高领导人本次会晤受到了世界关注。
 
围绕特朗普此次访华,澎湃研究所与北大汇丰商学院海上丝路研究中心共同策划了系列评论文章。该系列文章分别就中美实力对比、总体判断、BIT与金融市场开放、朝核问题和“一带一路”等方面分析和判断中美关系。
 
以下为第一篇,重点比较了中美之间的经济实力。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还在变得更强大,美国也还没有走下坡路。下半场中国还能加速吗?跑得快的能够超过跑在前的吗? 
 
经济实力是决定大国关系的重要因素,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经济体,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经济体。在中美经济实力对比的竞赛中,美国占了先行优势,中国则有赶超优势。过去,中美之间经济实力相差悬殊,这使得美国可以以一种居高临下、“善意忽视”的态度对待中国,两国之间保持了相对稳定的双边关系。如今,中国经济已经崛起,美国逐渐将中国视为主要的竞争对手,在两国关系的态度上戒备大于合作。中国国内也有不少民众认为,中国的经济实力已经足以与美国相抗衡。跑得快的能不能超过跑在前的?展望未来,我们该如何预判中美经济实力的对比?
 
中国经济的总量优势越来越明显
 
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得益于人口优势和后发优势,实现了快速增长。在许多经济指标上,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比如工业增加值、全球贸易占比和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中国的工业增加值在2009年时超越美国,到2015年差距已经扩大到1.3倍。从出口贸易额来看,中国商品出口总额在2010年后已经显著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商品出口国,商品服务出口总额在2013年也超过了美国。2016年,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GDP占全球GDP的18%,同期美国的GDP只占15%。
 
比较美国的各州和中国各省,也能看出中国经济的赶超势头。下图列出了中美GDP排名前四位的州和省。美国前三州的区域GDP总量加起来(约5.74万亿国际元)已经不敌中国前三省(约6.41万亿国际元)(注:国际元是用于不同货币计价的经济体和国际组织之间进行价值比较的计价单位)。中国经济实力最强大的三个省份为广东、江苏和山东,这三个省的经济总量均已超过美国排名第二的德克萨斯州,仅次于加利福尼亚州。广东省是中国的排头兵,加州是美国的排头兵,考虑到广东近五年的经济增速均高于7.5%,同期加州平均增速在3.5%左右,广东的地区生产总值(以国际购买力平价核算)在四五年间超越加州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按照以市场价格核算的GDP总量来看,中美两国还有一段距离,但差距正在逐渐缩小。细分区域对比可知,虽然广东、江苏和山东仍然落后于加州,但在美国的各州GDP排名中都可以名列第四位,且广东和江苏与排名二三的德克萨斯州和纽约州差距并不算大(见下图)。
美国的综合实力依然强大
 
从综合经济实力来看,美国超级大国的地位仍未被撼动。首先,美国仍然是全球金融和世界货币体系的主导者。华尔街的投行控制着全球50%的市值,美国的基金经理管理着全世界约55%的资产,全球接近一半的债券以美元发行。由于美元国际货币的特殊作用,美联储充当着世界央行的重要角色,其货币政策对全球资产价格均有显著的溢出效应。美联储每一次重要政策的出台,各国金融市场都会受到影响,甚至可能引起某些地区的金融动荡。
 
其次,美国在科技实力和创新能力上的领先地位依然较为稳固。过去一百年,美国引领了一代又一代的技术变革:从电气时代到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信息技术革命,再到今天的云计算、大数据和智能化生产。硅谷科技五巨头(美国苹果、Alphabet、微软、亚马逊和Facebook)的市值加起来已经超过3万亿美元,体量相当于全球第五大经济体。2017年二季度,尽管阿里巴巴和腾讯挤进按市值计算的全球前十大公司,但二者加在一起仍低于苹果的市值。中国在科技领域也开始逐渐发力,研发投入占GDP比重逐年上升,2016年中国申请人共提交了4.3万件PCT(专利合作条约)国际申请,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但由于技术积累和创新体制上的落后,中国未能拥有大量核心技术,限制了中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强国。 
 
最后,应该正视中美两国在人均GDP上的差距。人均GDP是衡量一个国家富裕程度的最重要指标。如下图显示,即便以购买力平价核算的人均GDP来计,中国最富裕的省份江苏省仍落后于美国最“穷”的密西西比州。如果从人均GDP看区域差距,中国的区域不平衡程度远大于美国。纽约州是美国最富裕的地区,人均GDP是密西西比州的2倍多一点。2016年,天津、北京和上海三个直辖市以及江苏和浙江两省的人均GDP都超过了世界银行规定的高收入国家水平(12236美元),但中国最贫穷的甘肃省的人均GDP水平还不到江苏省的三分之一。
比赛的下半场,中国还能加速吗?
 
世界经济史上不乏世界第二追赶世界第一的先例。美国就是在二战后超越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的。当时,大英帝国早已衰落,而美国经济正处在蒸蒸日上的黄金年代。20世纪80年代末日本试图追赶美国,但上半场刚结束,日本经济就陷入萧条。今天中美经济实力的较量又是另一番景象:中国还在变得更强大,美国也还没有走下坡路。下半场中国还能加速吗?跑得快的能够超过跑在前的吗? 
 
一方面,中国的经济增长和消费潜力巨大,在移动互联网等科技领域有弯道超车的趋势;另一方面,前期促使中美实力差距快速缩小的因素正逐渐消失,传统的增长引擎失效,这为中国经济的未来可持续发展带来不小的挑战。经济结构优化与经济增长动力转换的成败对后续中国经济走向的影响很是关键。
 
中国劳动年龄人口从2012年开始连年下滑,长期低生育带来严峻的人口老龄化挑战。1980年中国社会的年龄中位数是22岁,是一个典型的年轻发展中国家;2015年,中国的年龄中位数上升到37岁,几乎跟美国社会持平;据联合国预测,2050年中国人口结构急速老龄化的后果最终显现,届时人口年龄中位数会变成50岁,美国由于人口结构长期比较均衡,年龄中位数会在42岁左右,比中国还要年轻。在知识经济的时代,高素质的年轻人口是经济增长的长期动力,也是一个国家经济实力和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人口优势将会变成人口劣势。        
 
后发优势使得中国在经济增长初期可以模仿和引进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从而低成本地实现技术进步和产业结构转型,但如今自主创新能力的不足却限制了中国产业进一步升级的潜力。中国虽然已经是制造业第一大国,但尚未摆脱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中低端处境。 
 
更重要的是,相较于美国多元的产业结构、消费驱动的经济特征,中国仍是一个投资拉动的经济体,内生动力不足。综上,目前中国与美国在经济综合实力对比上仍有差距,但中国经济增长与实力提升的潜力可观。中国能否在与美国经济实力较量的下半场取得速度优势,取决于中国能否把握时势,通过合理开展结构性改革释放经济增长的潜力。中国仍然要做好长跑,甚至跨栏的准备。
 
何帆丨北大汇丰经济学教授 海上丝路研究中心主任
叶芊林丨北大汇丰海上丝路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
李晓丨北大汇丰海上丝路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助理、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世界经济》编辑部主任。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