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解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

杨凯生 原创 | 2017-11-09 16:1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货币政策 

  中国经济与国际合作年会暨新“巴山轮”会议·2017于10月28-29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以下是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演讲实录:

  十九大的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的调控框架。随着在此之前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已经有了要以防范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为底线,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制度建设。要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的职责等相关的一种精神和表述。但是我想我们还是应该认识到这个问题这一次向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再一次正式的提出,我想它的重要性就不需要更多的说了。它必须认真落实的严肃性也是不一般了。

  为什么当前要突出强调建立一个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的调控框架?从国内、国际两方面情况来谈谈我的想法。

  首先这是由我国目前经济金融运行的态势所决定的。尽管目前我国的金融运行的总体情况是平稳健康的,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在我国金融业迅速发展的过程当中,这几年来各种各样的直接的间接的从事金融业务的机构越来越多元化。加之随着金融创新的加快,尤其是随着互联网技术在金融业务广泛应用,金融风险的表现形式、传播速度对社会经济影响程度已经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金融领域出现了风险点多、面、广。违法违规现象叠生,结构失衡突出。这几句话是金融工作会议的报告里面有的话。

  这就提醒我们需要反思,如果我们还只是依靠以在保持币值稳定的基础上促进经济发展为主要目标的货币政策,是不是能够完全的实现社会经济金融的平稳健康发展。币值能够保持稳定通胀能够控制在预期水准,当然是一件好事。而且是我们必须努力做到的事情。但是仅仅这样是不是就一定能够避免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呢?

  近几年来大家都知道我国物价基本上是稳定的,但是不容讳言的是各种形式、大大小小的金融风险事件还是出了不少,当然我还没有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但是各种形势的大大小小风险事件还是出现了不少。这不仅破坏了我们的金融秩序,也损害了社会公众的利益。有的还酿成了群体的事件影响了社会的和谐和稳定,这就提示我们什么呢?提示我们除了需要依靠货币政策来调控金融运行,保持物价稳定之外,除了在微观上要对各个金融机构的经营行为、运作方式实施监管、努力促使他们依法合规经营之外。可能还需要从宏观层面上增加对金融业的整体运行态势,乃至金融业的风险偏好的关注和监督。

  而制定和完善宏观审慎的监管政策就有利于调控金融运行的顺周期的现象,有利于控制好跨市场、跨产品、跨机构的风险的传染和扩散。有利于弥合各监管部门之间由于分工不同而形成的缝隙。

  其次从国际经验来看,这一轮金融危机发生以后,世界各主要经济体也都在想方设法改变以往仅仅注重单个金融机构的运行是否正常、是否健康而忽略整体宏观层面的审慎监管的一个做法。你比如说国际的金融稳定理事会,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后不久,就提出了系统性重要机构的概念。也就是不仅要看一个金融机构自身的经营是不是健康。还要关注它的规模、关注它和市场的关联性、关注它的可替代性、关注它的架构、业务、产品的复杂性、关注它的在全球市场跨境活动的活跃性等等。金融稳定理事会已经着手系统性金融机构的识别、监测和风险的处置机制。建立起了逆周期的资本缓冲机制,提高了有关银行在正常经营下和非持续经营状态下的损失吸收能力的标准。 提出了关于银行要有吸收能力的监管要求,金融稳定理事会还要求凡是系统性的重要金融机构都要制定恢复处置计划。也就是人们说的生前遗嘱之类的,以便来应对可能遇到的严重压力情景。

  相关委员会也已经注意到推崇和执行的有一定的逆周期性,所以他们进一步提出逆周期缓冲资本的要求,用来作为原有的资本留存的延伸和补充。最高标准甚至达到了2.5%,过去大家都知道资本储存率是8%后来说不行要提高一点,对系统性重要银行的标准是高的。这一些我想都是国际金融监管层面在加强世界各国货币政策协调的同时,在进一步强化对金融机构微观审慎监管的同时,所采取的一系列健全、宏观审慎监管体系的措施。这一些做法值得我国借鉴。

  事实上这几年来特别是党中央国务院提出要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要求以来,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之后,一行三会都在不断的采取措施,强化监督管理、加强统筹协调、着手建立健全宏观审慎的监管体系。你比如说中央银行它通过宏观审慎的评估体系、就是人们常说的MPA对过去的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进行了改革。大家都知道人民银行它对各种各样的银行业的金融机构的法定的准备金是有区别,所以过去叫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会动态调整对不同金融机构的准备金的比例。现在对这做法又进一步进行了改革叫MPA了,就是宏观审慎评估体系,根据你的管理水平、根据你的信贷增长幅度、根据你的风险暴露的程度等等搭建了一个宏观审慎评估体系。

  这评估体系对包括纳入的表外业务的广义信贷指标开始进行统一的考核。央行还牵头有关部门成立了统一的资产管理、产品的标准规制小组,以及拿出资产管理业务的意见。银监会也进一步突出强调了要大力治理金融乱象、明确提出了要加强对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交叉业务风险、理财和代销业务的风险、信息科技的风险以及外部的冲击风险等多个领域的风险管控。银监会现在已经在保留此前一直使用的银行核心处在的依存度、流动性缺口、流动性比例、同业负债的集中度、客户存款的集中度等等监管指标之外已经实施了更加严格的流动性的监管标准。因为我们已经越来越认识到银行业的风险除了信用风险之外,其实很重要的一条还有流动性风险。

  包括这一轮的国际金融危机,当时在美国真正的银行业的信用风险还不是很严重,但是他们遇到了很严重的流动性风险。市场出现了波动在瞬间许多金融机构丧失了流动性。所以银监会已经进一步建立了以建稳定融资比例和流动性覆盖率为主的流动性的监管指标。我们可以看到这一些监管措施都是建立统一协调的金融监管机制的重要内容。都是健全完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体系的重要标志。建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无疑更加是双支柱调控体系有效运作的一个重要保证。

  我想作为下一步我国金融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的加快建立和逐步健全。宏观审慎监管和微观审慎监管密切的合作统筹协调,加快促使我国金融业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过程中继续的健康发展不断扩大。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武汉大学经济学院毕业,经济学博士,研究员。从事过工业企业生产工艺和成本预算管理工作。1985年进入银行。 他历任中国工商银行规划信息部主任、深圳分行行长、总行副行长,现任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总裁。1985年进入工行,初始…
每日关注 更多
杨凯生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