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谨慎避开“福利赶超”模式

胡月晓 原创 | 2017-12-22 17:4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福利赶超 

  中国2017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作为中共十九大后的首个年度经济工作会议,人们希望从此次会议中找出中国政府“新时代”的经济思路。从会议公告看,经济思想由“保量”向“重质”转变,宏观调控的政策目标由“稳中求进”更多地转向“提高质量”。笔者认为,中国经济发展达到小康水平后,中国政府一直努力推进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谨慎处理消费和积累之间的关系,力求避开“福利赶超”的发展模式。

  1.由高速增长到福利赶超

  中国经济发展达到小康水平后,中国政府一直努力推进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谨慎处理消费和积累之间的关系,力求避开“福利赶超”的发展模式。

  一个国家在经济起飞阶段,通常都能集中精力搞建设。同时,经济起步阶段的社会贫富差距,通常不会太大,社会基尼系数比较合理。政府和民众比较容易为“勒紧裤腰带”达成共识——双方都意识到,为了美好明天,牺牲当前消费是值得的。当经济发展进入中等收入阶段,财富有相当积累时,社会的贫富差距通常会扩大;工业经济向服务业经济过渡期间,通常会带来的结构性失业增多等诸多社会发展的民生问题。“保民生”为成为彼时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话题,甚至左右政策的因素。另一方面,由于经济发展已到一定高度,经济积累已到相当水平,政府亦有能力、有意愿推进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特别是在民选体制国家,政党为拉选票,此时往往会倾向于增加民生支出,建设超前的福利社会体系,经济发展由此进入了“福利赶超”阶段。

  经济、社会发展“福利赶超”的结果,必然是政府债台高筑;政府债务持续积累,必然带来通胀压力和宏观风险的双重上升,经济发展和宏调政策的回旋余地变小。此时如果政策应对不当,比如麦金农所说的经济市场化的次序不对,过度、过早地开放了资本项目,那么经济发展就很容易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几乎每个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在经济发展停滞之前,都经历过民众普受益的“福利赶超”阶段。

  2.如何避开“福利赶超”

  首先,要确保民生水准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作为“惠民生”的具体内容,社会政策要注重解决突出民生问题:对于前段时间一直倡导并作为“十八大”以来重要成就之一的“扶贫”,要求在现有标准下脱贫,既不降低标准,也不吊高胃口。这意味着,“惠民生”并不是“高福利”。以问题导向来保障和改善民生,尽力而为,量力而为。

  其次,民生发展着重供给方式变革,而非供给水准提高。民生问题,尽管也是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明年8项重点工作之一,但究其内容看,民生领域的市场化和社会化发展,是当前的主要发力点。相对于提高既有保障水平而言,解决保障不到位的“精准施策”更是短期重点。

  第三,坚持建立在经济发展基础之上的民生改善,经济建设的中心地位不动摇。2017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供给侧改革仍然位于明年8项重点工作的首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自2014年末提出以来,迄今已开展3年有余,并也取得了不少成绩。供给侧改革作为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政策体系,仍将长期延续。

  3. 政策如何护航经济稳中求进?

  笔者认为,经济稳中求进,就是要确保经济增长不失速,这自然对政策的平稳性和延续性提出了较高要求;可以预计,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6.5-7.0,仍将是政策追求的目标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经济稳”,是指增长速度的平稳,即经济增长在6.5-7.0间运行;“经济进”是指增长质量提高(达到政策宣称的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宏观风险下降(即实现政策宣称的不发生系统性风险)。要实现经济稳中求进,政策上就要稳中求变。按照本次经济工作会议公告,政策上的“稳”,是指宏观调控政策的基调不变——积极财政+稳健中性货币;政策上的“变”,是指财政支出结构的改变,有“保”(加大重点领域和项目的支持力度)有“压”(压缩一般性支出),而货币政策上的“变”,主要是指金融要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减少资金“空转”。从既有实践看,中国政府宏调政策“稳”的决心很大,即使资本市场股债双双低迷,偏紧货币政策仍得以坚持;对于政策的“变”,市场却还没看到有大的动静!

  积极财政政策和政府债务风险间的平衡,稳健货币和金融风险间的平衡,决定了财政上的“积极”和货币上的“稳健”,实际上都是高度受限的,都只能是昨日的“延续”。以稳货币为例,笔者预期,M2增长8~10,将会是2018年合意的货币增速区间!

个人简介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