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特币问题的几点监管建议

陈志龙 原创 | 2017-12-25 13:1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比特币 

  月初,中国央行的一位高级官员谈及关闭比特币交易所、打击ICO时,心有余悸地说:如果现在还是全球超过80%的比特币交易、ICO的融资都发生在中国,大家想想会是个什么样的景象?我想到这个问题会有些后怕。他说,中国对于比特币采取的措施是非常坚决的,不然可能全世界都会把问题指向中国。众所周知,比特币从它诞生起,就离不开中国投资者的推动,中国各大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日交易规模都很吓人,但这一切几个月前随着中国央行的一声令下戛然而止。

  法国KEDGE商学院教授埃里克·皮谢说:“正如凯恩斯告诉我们的:‘市场非理性的时间可以长到让你破产。’因此现在只有一件事能做了:坐在河边看,总有一天,比特币的尸体会从你面前漂过。”这一天似乎正在到来,上周,比特币开启暴跌模式,从20000美元的高空俯冲式下跌,一周跌去三成。

  在这个所谓“去中心化”的市场,没有干预救市机制来制衡市场下跌,恐惧心理在市场自我强化的螺旋式循环中被无限放大。恐惧感诱发卖盘高潮的疯狂涌入,庞式效应的标的资产价格随着极端恐惧持续下跌,将形成无限的跌势。直到参与者的心智和市场共同崩溃。如埃里克·皮谢所说,比特币收尸时刻临近。

  昨天,与虚拟货币研究专家、来自美国硅谷的倪敏博士在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就比特币相关问题进行交流。比特币价格今年以来涨幅让人目瞪口呆,年初价格还在1000美元左右,11月28日突破了10000美元, 12月18日更是突破了20000万美元大关。天价总与天量相配合,包括对冲基金在内的各路新进资金蜂拥入市,带动比特币价格以巨量突破20000美元天价,创出超50亿美元的日交易量。与现货狂热相呼应,比特币期货呼之欲出,赌得会更刺激。比特币似乎已成为类黄金的金融投资标的。不管你是喜欢还是讨厌,包括中央银行家在内人们都无法对比特币保持沉默。

  但是,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上周,加密货币开启暴跌模式,比特币从20000美元峰巅跌去了三成。一切并非没有先兆,暴跌之前,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网站之一的Bitcoin.com创始人、CEO埃米尔·奥登尔堡将其所持有的比特币全部清空,这表明他对比特币的前景持极端怀疑态度。奥登尔堡在接受瑞典科技网站Breakit采访时表示,“我可以这么说,投资比特币是目前最危险的投资项目,投资比特币风险极其高。我最近已经出售了持有的所有比特币,转投比特现金(比特币的一个变种)。”他认为比特币存在交易成本过高和时间过长的问题。奥登尔堡称,人们没有意识到持有比特币风险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只买进比特币,而从未出售或交易它们。把他的话切换成我们的语境,常识性表述就是很多人的比特币财富是纸上富贵,有极大的流动性风险,等你想变现的时候可能就象次贷危机后卖房子——变现是个难题。

  所有庞氏投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动物精神和羊群效应驱动。激动人心的财富传奇总是和某种创新大潮所诱至。人类的记忆总是围绕这些激动人心的故事来组织展开的,随着岁月流逝我们会渐渐忘记过去的故事,只有少数引起共鸣的故事能被不断讲述和传颂,这一桩桩该死的故事也许名称和细节会有些许变化,但每个故事透视的人性弱点从未改变。

  从货币的基本属性看,虚拟货币在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和价值储存手段上都不是严格意义上具有货币属性的。倪敏博士认为,比特币本质是一种计算机程序运行的输出,程序代码免费开源,理论上可以无限复制,要多少有多少。尽管比特币有2100万个的所谓上限,随着比特币炒作的极度疯狂,实际上可以无限复制。2100万实际上也只是一个程序设定的数字,莱特币就将上限设定为8400万个。

  因此,所谓虚拟货币的稀缺性并不成立,它可以无限复制和繁衍。并且,现在已经出现了基于完全相同技术的类比特币,如以太币、莱特币。索特币市值已超过3200亿美元,接近谷哥的一半,而FACEBOOK才5000亿美元,奇怪的是,创造了如此巨大财富效应的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身份至今不明。借助互联网手段,比特币的市值如怪兽般膨胀,其发明人至今隐匿不出给人无限遐想。

  而剧烈波动的价格自然让人怀疑其有暗藏隐匿的做庄机制,因为隐匿性交易极不透明,不知道谁在买卖,庄家很容易自买自卖。股票市场有龙虎榜,哪个席位在买卖一清二楚,监管可以精准打击非法操纵价格的非法交易,而这个3000多亿美元市值、日交易金额达到50亿美元的交易品种没有全球化的监管协同机制,其风险不能等到“收尸时刻”才来防范。

  索罗斯说过,经济金融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其演绎从不基于真实剧本,但他铺平了积累巨额财富的道路,要做的就是认清其假象。金融全球化的时代,全球金融体系也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当年,几千亿美元的次级贷款席卷了从华尔街到全球各大金融“主街”,如果挟裹数千亿美元的比特币狂潮泡沫破灭,势必同样会冲击全球金融体系。有鉴于此,昨天和倪敏博士交流后,有几点重要的建议,有关方面尽快采取务实的干预行动:

  1、从央行层面加强国际协作,推动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国际协同研究,密切追踪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的技术演变路径和衍生变化趋势。借助新兴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比特币本身不断演变,已经出现了若干分岔,密切追踪加密货币的技术变化路径,才能对其基本演化规律有深入了解和准确的预判。

  2、鉴于加密货币交易行为的隐匿性,每个交易主体、每笔交易动机都不清楚,从落实新发展理念和新安全观的战略高度,尽快成立对虚拟货币和加密货币交易的多部门部际监管协调小组,统筹监管资源,形成监管合力,防止加密货币可能对货币政策、汇率政策和财税政策的潜在冲击。

  3、建护城河和防火墙,严控第三方支付机构与各种加密货币、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对接,从源头上阻断人民币与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充值和提现渠道,防止国内不法资金借道虚拟货币交易外漏、外逃,保证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的独立性和有效性,维护金融市场安全稳定。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南京大学长江三角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财经作家。微信公众号njchenzhilong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志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