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减税中国当如何因应—减税降地租,全面回归李嘉图

韩和元 原创 | 2017-12-04 12:2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减税 李嘉图 

摘要:所谓的李嘉图路线就是:减税+降低地租→扩大资本积累→增加国民财富。具体到当前的中国而言,就是跟进美国,予以减税,当时确保房价稳定,降低企业的地租成本。以此来确保资本积累的扩大。

 

作者:政经天一楼主韩和元

 

减税行动还需紧货币来配合

正如有媒体形容的,上任一年,特朗普终于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当地时间12月3日凌晨,在各方的持久博弈中,参议院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共和党长达500余页的税改方案。

 

在美国的舆论界看来,这不仅意味着特朗普和共和党的重大胜利,更是30多年以来对美国税法最大的一次调整。根据最新通过的税改法案,美国的公司税率将从35%下调为20%,个人所得税也会有不同档级的下调。


 

但必须予以指出的是,减税——这一政策必要但却远未充分。人民日报谈美国税改的文章:《美国税改,谁是赢家》,文章说:“美国税改,纳税人赚了,谁亏了呢?显然是美国联邦政府,以及可能被波及的其他国家。”这篇文章确实奇葩。


首先,减税就必然意味着“政府亏了?”事实上,税如江河里的鱼,渔夫少捕些,当前的利益确实受损,但未来却是受益的。原因很简单,少捕的目的,是让那些鱼儿为你繁衍出更多的鱼来,到时你会因此而捕到更多鱼儿。反倒是,你一网打尽,于即期而言,你确实做到了利益最大化。但江河里再没鱼儿繁衍,以后你捕啥呢?也就是说,减税的目的是旨在于培育经济增长,涵养税源,通过经济的发展,政府可收取更多的税。从这可见,该文作者的视角确实静态。就该问题,我们在下一节里还将继续分析。

 

其次,作者的逻辑也确实奇葩,作者说“美国税改,纳税人赚了,谁亏了呢?显然是美国联邦政府。”难道,于这位作者看来,只有纳税人亏了,政府赚了,民穷国富才符合逻辑和国家经济发展要求?


综此可见,这篇文章确实奇葩。当然,这篇文章也并非一无是处,文章倒数第二段就讲的有几分道理。文章说“对企业而言,减税省下来的钱干什么,这既是问题,也是风险。若美实体经济投资率仍弱,利润率不高,而炒股等金融交易仍很挣钱,企业则会回购股票装点股价,其他投资者亦将尾随。减税省下的钱便会像量宽时期那样,推高金融泡沫。这样,税改不但失效,还可能成为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导火索。”

 

 

也正是因此,在美国国会通过税改方案后,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来阐发我的观点,观点如下:

 

是的,如果只是单纯的减税,而不辅助于加息,那么人民日报的担忧就不无道理了。

 

更为重要的是,紧货币,有助于将低息时期所形成的错误投资及因低息而养活的僵尸企业予以出清。有助于美国轻装上阵。如果特朗普真的采用的是:减税+扩大赤字+紧货币,真能忍受一段时间的沃尔克时期(何谓沃尔克时期,参见:中国经济最缺的是一个沃尔克时期)他会成为里根第二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也正如人民日报那篇奇葩文章所提及的,美国此举可能被波及的其他国家。这就给了阴谋论者无限的话题。但我想说的是,其实无论是减税、还是加息,个人觉得那根本就是美国的经济事务的内部问题,没那么多阴谋。事实上这种把戏,里根于1980年代就玩过。那时,中国虽然改革开放,但金融还是封闭的吧。纵然就是苏联,它与美国也没太多的经济联系。显然,里根又是减税又是加息,是从经济上对付苏联的论调是靠不住的。当然,我们也不得不老实供认的一个事实是,美国此举可能会带来外溢及衍生效应也是事实。毕竟,美国是世界最大经济体,更是世界央行,它打个喷嚏世界都会感冒,这也正常。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国衰落论是多么的荒唐和可笑。

 

中国的因应之道——全面回归李嘉图

既然中国可能会受此波及,那中国又该如何因应呢?我认为当全面回归李嘉图路线,以此来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实现经济增长。

 

那么,何谓李嘉图路线呢?这还可从李嘉图对经济增长问题研究谈起。就经济增长的研究,李嘉图的侧重点与亚当.斯密不同,斯密主要着重于国民财富形成的原因,而李嘉图则将精力着重于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创立新的经济理论,制定新的经济政策,扫清大工业发展道路上的障碍,找到使国民财富得到更大更迅速地增长。

 

就国民财富的增长途径问题,李嘉图认为财富的增加可通过两种途径:一是增加劳动者数量,在他看来这不仅能增加商品的数量,且能增加其价值;另一种是在不增加劳动量的基础上,来提高劳动生产率,以此来增加商品数量。李嘉图显然更为推崇第二种途径,即以提高劳动者生产力,他甚至将提高劳动生产力看作是英国经济发展的必要,乃至全人类的追求。

 

为此,他在其《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中做过实际考察。在他看来,资本积累的扩大是一个重要的中间量,是使国民财富增加的根本原因。他认为,资本积累越多,国民财富增长越快。

 

而资本积累的源泉则来源于年产品价值中扣除费用后的纯收入。而在纯收人中,资本积累的多少,又取决于利润的大小。他指出:“每一个国家的全部土地和劳动产品都要分成三个部分,其中一部分归于工资,一部分归于利润,另一部分归于地租。”在他看来,“工人的工资等于工人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价值,地租全部被用于地主阶级的生活消费,而这都不会有任何剩余,只有利润才是投资的源泉,才是推动财富增长的原动力。”

 

而具体到资本的积累,李嘉图认为主要有赖于两种途径——要么增加收入,要么减少消费,即要么是支出不变利润增加,要么是利润不变支出减少,这两种途径都可以使资本积累提高。具体来说,第一,就是发展科学,改进技术,采用机器,提高劳动生产率,以此降低货币工资,增加利润,扩大资本积累的源泉。第二,减少非生产消费,李嘉图认为妨碍资本积累的主要因素,是把纯收入用于非生产性消费,而最主要的非生产性消费就是赋税和地租。所以,李嘉图认为,要想使国民财富增加,就必须确保资本积累的扩大,而资本积累的扩大又必须建立在,采取有利办法,有效的降低赋税和地租。

 

简单来说,所谓的李嘉图路线就是:减税+降低地租→扩大资本积累→增加国民财富。具体到当前的中国而言,就是跟进美国,予以减税,当时确保房价稳定,降低企业的地租成本。以此来确保资本积累的扩大。

 

 

本人最新出版专著《通往正确之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靠什么》于部分图书销售平台已经上架。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韩和元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