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居民加杠杆未到很危险的程度

李扬 原创 | 2017-03-24 17:3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加杠杆 

 

  中国居民加杠杆现在还没有加到很危险的程度

  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居民经历了一个非常剧烈的加杠杆过程。但首先一个数字,中国居民加杠杆现在还没有加到很危险的程度,虽然加的快,但是过去非常低。其中蕴含的风险就是像当年日本和香港一样,当市场向下的时候出现负资产。当年香港的那个负资产让人谈虎色变。所谓负资产,房价跌得使房子现在的价格已经低于买房子的贷款。拿的这个资产还抵不上负债,那就没任何意义了。

  这种情况在中国基本上不会发生。因为香港当年首付率是很低的,所以房价稍微跌一点就跌到负资产了。中国表面上是30%的首付率,实际上都会高于它。就是房价跌到一个什么程度,还不至于造成负资产。现在大家看房价涨,觉得它是一个问题。到底问题是什么?大家都没有没有很好的答案。我们最近组织了很多人在研究房地产问题,觉得能够得出一些不太相同的看法。

  中国现在的这个状况不是特别的危险。因为看中国这一轮房价涨,是那几十个城市涨。如果分的话,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在涨;三线以下根本就没涨。要注意到中国现在的城市化已经开始分化了。因为房价和城市化密切相关,城市化开始分化了。一方面是超大城市化,像上海三千万人,北京接近三千万人了,广州两千多万人,深圳两千多万人,东莞一千多万人,一个城市是中等国家的情况。另一方面,三四线其实逐渐在缩小。这些人到城市里来,对城市形成压力,那么出现房价上涨这个变化,我觉得是一个平衡因素。

  此外,研究人员衡量所谓刚需用什么来衡量?最初的时候大家用人均面积。这个其实没有什么经济分析意义。后来说套,每家有多少套。现在觉得最好的指标是人均多少间房子。按这个算,美国人均2.1,中国是0.9。每一个人至少要有一间自己的独立空间,这就是刚需。笼统的说多少套没有用,面积更是没有什么意思。我们做了更深入的一些研究,来衡量到底这里面是不是有问题,倾向于问题还不大。

  房价和汇率没有直接关系

  目前房价不会再迅猛上涨了,现在采取了一些措施。而且现在这个市场本身也使得涨势不会特别的高。回头看前几年,当时大家普遍的看法是中国房地产市场进入中期调整,也就是五年。要算的话,房地产是个很长周期的市场,从五年的角度看,就不会有这么诧异了。

  保房价还是保汇率这两个没有直接关系。特别是房子这种事情,它是一个不动产、不可交易物品;汇率涉及的都是可交易的物品,虽然说在资金这一面上是可以有共通的,但是毕竟不是直接沟通。所以把房价和汇率、和资本流动、汇率连在一起,本身我是质疑的。

  至于说到美国,美国跟我们国土差不多,它人口少。另外一个,中国虽然面积大,但是我们可用的只有百分之十几,大部分是山地、沙漠,根本就没法住。美国多大,所以美国的房价历来是比较低的。这种比较意思不大。

  实体经济不好是世界性现象,中国没什么特殊

  实体经济有问题,首先它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整个世界从2007年开始进入危机,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幸免,而这个危机还没过去。这次危机的主要原因是生产力危机,就是生产率、增长率下滑,导致收益率下滑,那也导致实体经济的收益下降。全世界都是这样。实体经济不好是一个世界性现象,中国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特殊。至于金融脱离实体经济等等也是一个世界性现象。中国这些现象,美国、日本都有,这没有什么特别大惊小怪。

  刚结束的两会每个代表团都提到税负的问题。政府说在减负,但是企业没感受到。我有个说法,中国这种间接税为主的税制结构,减税其实是很难做到的。大致上来说,中国是间接税为主,美国以直接税为主。直接税为主减税,纳税人是很容易感觉到的,因为直接税是钱装在百姓口袋里,再把它拿出来,这就是直接税。间接税看不到,通过价格就转移了,通过价格让普通百姓承受。中国是间接税为主,就没有非常有效地实施减税的税制基础。

  这就造成了我说的叫做出力不讨好的情况。从中央政府来讲,实实在在在降低税率,特别是增值税税率是降了一些。当然这还是计算出来的,并没有现实的说真减少这么多的收入。只是说税率从十三降到十一,那么就减少了多少收入。

  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谈到了税制的改革。应该是上个世纪就开始说逐渐增加直接税。现在直接税占税收大概是24-25%,企业所得税18%,个人所得税大概6-7%,大概就是这样。像其他国家主要是所得税,增值税、销售税占比较低的,它们减税、税负是很清楚的。中国的税制不容易说得清楚。

  资产荒就因为实体经济的收益率不高

  货币当局面对经济下行,它的传统思路就是给钱。但是由于实体经济收益不高,钱不会在这里面。这一点我觉得应当看到,美国也一样。资产荒的问题,你说香港有没有资产荒?这也是全世界的问题。资产荒就因为实体经济的收益率不高。

  当然资产荒在中国引起了一个问题,大约是2015年上半年之前,我们是外币的债务,本地的资产。人民币资产很多,因为相对而言中国的收益还很高。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就变了。其实并不是说中国收益比外面就低,而是说收益开始下降。这个时候情况倒过来了,人民币负债外币资产。外币负债人民币资产在国际收支上结果是外汇储备不断增加。人民币负债外币资产在国际收支上的表现就是外汇不断流出。这个情况要说有什么影响的话,我觉得这个影响比较大。但是现在经过这一年多将近两年了,我觉得最严重的时候过去了。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大学兼职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货币、银行、金融市场、财税。太平洋经济合作委员会(PECC)中国金融市场发展…
每日关注 更多
李扬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