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中国为何无法改变产能过剩的局面?”

钟建民 原创 | 2017-04-14 10:08 | 收藏 | 投票

今日在价值中国网浏览,读到了茅于轼先生《中国为何无法改变产能过剩的局面?》一文,对茅于轼先生关于生产过剩是公有制造成的观点实在不敢苟同。

文章开头,茅于轼认为:

“中国的困难就是消费太低,投资过剩,投资的结果就是产能过剩。我们说了好多年了,产能过剩,要把产能减下来,把投资减下来,把消费提上去,却没有什么效果,原因是什么?

原因跟我们公有制有关系。公有制的国家一定是消费低投资旺,投资旺一定是产能过剩。”

这一判断是完全错误的,也是不符合事实的。

我国有13亿人口,劳动者占70%左右。据统计,我国劳动者的报酬占GDP的比例,在1983年为56.5%2005年降至36.7%,连降了22年;自2000年到2007年,中国劳动报酬占比下降了11.66个百分点。与这一变化相对应的是2005年,民营经济在GDP中的比重已占65%左右,成为了我国经济的主体。从1983年的公有制的一统天下,到2005年的私有制经济成为主体,同时中国劳动报酬占GDP的比例却从56%下降到了36.7%

这一基本事实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是私有化的改革造成了我国的低消费,是产权思路的改革导致了今天中国无法改变产能过剩的局面。

人所共知,在公有制企业工作的员工工资,是普遍高于私营企业的员工工资的。为什么以私有化为导向的改革必然会形成低消费呢?原因就在于在公有制企业,劳动者还是名义上的主人,员工工资是优先考虑的,而在私营企业,员工就是雇佣劳动者,就是资产增殖的工具,因此,工资能低就尽量低。这就是为什么我国劳动报酬在1983年可以占GDP56%的比例,而到了私有制经济占有65%2005年仅仅占GDP只有36%的原因。同样一个电焊工,一个在国有企业工作,一个在私营企业工作,在国有企业工作的员工不仅平时拿的工资要高于在私营企业工作的员工,而且到退休时,在国企的员工可以拿一笔几万或十几万元的年金、公积金等费用,而在私营企业的员工则需要出几万元去补交养老保险。这就是我国30多年来改革形成的社会现实。到底是公有制能够提升消费还是私有制能够提升消费,是一目了然的。

如果说“中国的困难就是消费太低,投资过剩”这一判断是正确的,那么,造成这一困难的根源,就在于我们进行了私有化或鼓励私有化发展的发展,就在于我们陷入了产权改革的误区。

现在我们来看茅于轼的分析:

“为什么说跟公有制有关呢?我们知道这个财富的生产,是靠要素,劳动资本和资源,资源主要是土地了,这三个东西是创造财富的原因。

  在公有制社会里头,劳动是归私人所有,这个不会归工人,除非这是一个奴隶社会。但是资本和土地在私有制里头,这是归私人的,在公有制里头,资本有私人资本,也有公家资本(国企)。土地、矿山完全是国有的。跟私有制为主的国家比起来,我们这个公有制为主的国家,财富创造的资本和资源是国家所有。因此,他创造的这部分财富归了国家。

  包括GDP的分配, GDP就是全国人民一年生产财富的总量,这个财富分配给了谁了?

  跟私有制的国家比起来,我们很多分配了给了国家了,国家靠了资本,靠土地赚了钱,这些钱在私有制国家里头是归私人的,归私人它主要是拿去消费了。

  我们分配给老百姓的少,所以消费就比较低,分配给政府的大,所以投资就比较高,投资高的结果就是产能过剩,中国变成了一个没法改变的一个产能过剩的局面。”

在这里,茅于轼认为,公有制为主的国家,财富创造的资本和资源是国家所有,。因此,劳动者创造的财富大部分归了国家,分配给老百姓的少,从而形成了低消费高投资,而投资高的结果就是产能过剩,因而中国变成了没法改变的一个产能过剩的局面。

现在我们要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跟私有制为主的国家比起来,我们这个公有制为主的国家,财富创造的资本和资源是国家所有。因此,他创造的财富这部分财富归了国家”呢?

这是因为我们遵循的基本原则就是“谁所有所受益”的产权原则。是因为我们在公有制企业或国有企业建立的产权制度。

人所共知,社会主义要让劳动者当家作主,要实现按劳分配。这劳动者当家作主是什么权利?就是“谁劳动谁经营”“谁劳动谁管理”的权利,是劳动所有权;按劳分配是什么权利呢?就是“谁劳动谁受益”的权利,就是劳动所有权。我国要建立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就必须建立以劳动者为主体的、全面体现劳动者权利要求的基本经济制度,就应该建立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基本制度。

但是,正如茅于轼先生所指出的,现在我国的公有制企业所建立的却是以资产所有者为主体的、全面体现资产所有者权利要求的基本制度,即全面体现资产所有权的基本制度。

这说明我们在改革中陷入了产权的误区。正是陷入了产权的误区,才建立了公有制与产权制度相结合的错误模式,正是这种错误模式,导致了本应该归劳动者所有的生产成果被国家占用,被少数老板或股东占有,从而形成了低消费、高投资的局面,从而形成了产能过剩的危机。

如果我们按照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目标,从而也了解社会主义要让劳动者当家作主,要实现按劳分配的基本常识的话,那我们所建立的就是以劳动者为主体的、全面体现劳动者权利要求的基本制度,即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基本制度。在建立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基本制度的条件下,企业的生产成果就会按照“补偿消耗的,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余下都是自己”的劳权原则分配,企业的存在和发展就会在满足劳动者消费需要的基础上存在和发展,国家经济的发展就会形成由消费需要带动的格局,具有13亿人口的中国,怎么会有产能过剩的弊端呢?

中国有13亿人口,是全球最大的市场。我国有9亿多劳动者,劳动者的需求远远未能满足。但是,我们却发生了生产过剩的危机。这实在是一个笑话。而这个笑话正是由产权改革造成的。

“中国为何无法改变产能过剩的局面?”

因为我们陷入了产权的误区出不来,因为我们对产权改革的错误视而不见,因为我们的执政当局依然处于产权经济学家的误导之中!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主要理论:劳权经济学;关于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批判;经济实体理论;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等等。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