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如何一步步玩转小微金融

吴晓灵 原创 | 2017-04-19 12:0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阿里 小微金融 

  什么是“小微金融”?如果要下个定义,我想就是金额较小的各类金融活动,包括小额信贷、小额保险、小额众筹、小额支付等。

  2005年世界银行召开小额信贷年会的时候提出了普惠金融的概念,那时候我们就特别希望能够推进中国各类小微信贷活动的开展。因为从上世纪90年代初,联合国国际开发署的小额信贷就进到了中国,那时候是完全公益性的小额信贷。但是2005年以后提出来的小额信贷是商业可持续的,并不是基于捐款形式的。我们认为小额金融最好是聚焦于小额,因为小额容易控制风险,而且小额金融服务是金融业的一个空白,也是大金融机构难以涉足的领域。

  人民银行2005年开始推动小额信贷公司的试点。但是这些领了小额信贷牌照的机构,并没有把自己定位于小额。我连续6年参加小额信贷论坛的会议,就是想引导小额信贷机构的方向,把它们的方向定位在小额,但是到现在为止,很多小额信贷机构都没有完全定位在小额上,而是想借着小额信贷公司的牌子跻身金融做大的业务。目前来看,凡是做得好的小贷机构,都是定位于小额,而出大风险的往往是做过桥贷款和放大额贷款的机构。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小微金融的发展环境要比以往好多了。

  一、中国已经进入了多元消费、差异化消费的时代,众多的人口决定了中国每一个细分市场都有相当的需求

  现在在互联网、大数据的背景下,很多小微金融的活动有了技术的支撑。简约透明的消费需求适于在线服务、迅速形成规模效应。互联网的很多东西在美国发展得并不是那么快,而在中国异军突起,发展得非常快,为什么呢?我觉得是两个因素:第一,中国的金融压抑太久了,有很多很多的客户没有得到金融服务。第二,中国有很多很多的人口,但凡有一个设想出来,它就可以迅速地找到很多的客户。在国外找到几十万客户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而在中国,动辄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就能够很快地支撑一个设想的实现。

  二、小微金融适应定制化生产的融资需求,能够发挥更好的作用

  我们现在有了大数据分析,能够找到细分市场。现在的三大互联网公司——百度、腾讯和阿里,以及很多其它的互联网服务商,它们都能够通过大数据来细分市场,希望它们能够找到自己新的市场定位。

  订单式的生产便于控制市场风险。当我们了解到一些市场需求时,就可以针对市场需求订单式地生产。马克思说过,市场经济中最大的风险是W到G,就是从商品到货币的转换,市场风险就是变现风险,只要能够变现就没有风险了。所以我们如果能够订单式地生产,那么对于市场风险的控制来说就非常方便了。订单式的生产除了债券融资外,还可以通过众筹融资。

  场景化金融服务高效便捷。我们看一看所有成功地介入到金融业务的互联网企业,它们无一不是在场景运用中来发展它们的金融业务。

  像阿里,马云当初没想那么远,它要做一个在线的交易平台,想“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但是有了平台,可以卖货,货和钱怎么来交割呢?就是为了解决钱货交割这个难点,他创设了支付宝,用他自己的信用、资金做担保,让买卖、收支双方能够得到安全感,就成了第三方支付公司。

  正因为有那么多电商在那里运营,正因为有那么多支付活动在他的眼下进行,所以他又看到了客户的痛点,想卖商品的人没有那么多的钱,他进货或者生产需要小额信贷。马云也知道他手上也有这些人的交易记录,也就是某种意义上的信用记录。

  2010年的8月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正式推出小贷公司的试点办法,10月份阿里得到了小贷牌照、只贷不存。为什么在中国要搞只贷不存的机构?因为中国人太聪明了,你只要允许他吸收存款,很多人就会搞很多的非法集资活动。为了让监管当局放心,我们推出设计的小贷公司只贷不存,玩自己的资本金,全玩垮了也不会拖累社会。

  这种贷款机构一问世,迅速达到了几千家,每一年发展都很快,2012年、2013年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八九千家,现在基本上稳定在8000~9000家,而它们放了9000亿的贷款,相当于一个中型的商业银行。在经济下行的周期,有很多小贷公司亏损、经营不下去了,怎么办?它们是自己的钱,没有负债,关了就行。没玩公众的钱,所以不会给社会带来外部问题。

  阿里得到了小贷牌照之后,它就从支付进入到了真正的金融,融通资金。它为什么要搞余额宝,并不是想解决卖基金的问题,而是因为人民银行有一个规定,第三方支付公司资本金要等于它的客户备付金余额的10%。那时候它已经有5000亿的余额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它应该有500亿的资本金,阿里这个第三方怎么可能投入500亿的资本金来做第三方支付?这时候他就想,我得让他们把这个钱花出去,让他离开我这个账户去买基金,然后就变成了基金公司的存款了,从而减少资本备付金余额增加给他带来的资本金的压力。

  但是未曾想,他的这一个创新,因为是1块钱销售,因为是T+0,金额迅速增加。因为他有一秒钟之内进行几万笔支付的支付能力,因为他通过大数据能够分析客户备付金余额的常量、算出基金赎回的概率、变现的概率有多大、金额有多大。他实行T+0结算的话,是要用他自己的钱来垫付这个基金的,因为市场上是T+1,他对客户是T+0。垫款的金额能够通过大数据分析,他的高科技支撑让他能够精确地算好他的可用资金、需要备付的资金,于是余额宝能够成功推出。未曾想就是这样的余额宝的推出,不但没有减少他的备付金,反而吸引更多的人,天弘基金很快就达到了五六千亿,现在基本上稳定在五六千亿的规模上。所以说,场景化的金融服务会更高效、更便捷。

  小金额有利于在便捷与安全中权衡。因为如果资金划转非常便捷了,一笔钱一秒钟之内就出去了,对于几十万、几百万的大金额,一旦出现风险的话后果是可怕的。但是小额如果出了风险也无所谓,也都承受得了。所以我个人认为在第三方支付上,特别是快捷支付上,监管当局要求遵守小额是非常重要的,是为了安全,要在便利和安全当中寻求一个平衡。

  三、错位竞争、服务长尾、拓展空间

  小微金融更适于由具有信息技术优势的公司经营。小微金融不适合大银行。大银行就得做大银行的业务,到国际上去竞争。把小微市场让给有技术的互联网企业,让给民间资本去做。

  所以如果说生态圈的话,关键是政府的理念得改变一下。金融的需求是分层的,金融机构的服务也应该是分层的。大银行有大银行的客户,小银行有小银行的客户。为了防止风险,要管住金融机构的资金来源。为什么设计只贷不存的小贷公司?就是因为,不玩公众的钱出不了大风险。监管当局就管住一条:不让它轻易地玩公众的钱。给了小贷公司一个向外界融资的权利,就是可以在资本金50%的额度内向机构融资,开的是机构融资的口子,机构有风险控制能力。小贷公司就是大银行、大机构的贷款零售商。如果大银行给小贷公司做批发资金,就是放了一个组合贷款。而如果坚持大金融机构包打天下的理念,不扶植小金融机构,小微企业的金融需求特别是创业的小额需求将很难得到保障。

  寻找市场的痛点、开拓服务空间。蚂蚁金服能够发展起来,就是寻找市场的痛点。而且它的定位也非常好,它叫“蚂蚁金服”,就是服务长尾,服务“蚂蚁”们,“蚂蚁”们也是很有潜力的,许多基金公司经营那么多年,也很难有一只基金做出五六千亿的规模,人家一个小“蚂蚁”就做出来了。所以不要轻视小客户,小客户聚沙成山也是很可观的。

  传统金融机构更适合服务于较为复杂、大型的经济活动。让大银行们好好去钻研这些业务,把它们的智力和力量用在为大客户服务上,把小微金融需求让给市场、让给社会。

  四、加强社会信用建设,为小微金融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

  行为数据可以为薄档客户积累信用创造条件。过去有很多薄档客户没有资产可以抵押,所以他不可能获得信用,这个时候就没有信用的积累。

  当我们有了一些行为数据以后,尽管这些行为数据不能作为征信的依据,但是我们了解一个人的情况以后,可以更好地给他发小额信用放款。很多小贷公司就是从几百块钱的信用放款做起,让客户积累信用。

  小微金融为客户积累信用。国际上小额信贷放款的特点是第一笔放款金额少、利率高,能够高到30%多。但是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有融资的机会远比融资价格重要。尽管年化利率很高,但因为借款期限短,实际的利息绝对额是很低的,而获得的商业机会是重要的。小贷公司最大的特点是低金额、高利率,随着次数的增加,金额增加、利率下降,最后能够正常下降到百分之十几。我们从网上了解客户的行为数据,给他信用放款积累信用,最后客户就能够得到金额大的贷款。

  个人信息保护是信息挖掘与运用的基石,也是小微金融发展的关键。今年“两会”我向人大提交的议案就是要立《个人信息保护法》。为什么呢?因为在互联网时代,我们所有的个人信息都在网上裸奔。国外一直注意个人隐私的保护,所以国外互联网企业很少因拥有数据而炫耀。为什么?因为拥有数据就有很多的责任,一旦泄露个人的信息他甚至要负刑事责任。大家也知道美国有众多的法律来限制个人信息的运用,欧盟也出台了个人信息的指导意见和条例,这些都做了严格的规定。如果我们的个人信息不能很好地保护,那么个人隐私、安宁和财产的权利就会受到侵害,而且受到侵害后没有救济的渠道。

  如果个人信息不能保护对互联网企业和行业也是损害。如果一个企业滥用个人数据,大家会惧怕,很多事情就会拒绝,有很多本来可以的应用也没有办法运用。所以《电子商务法》的草案就规定,互联网公司收集的信息是要可追溯、可异议、可修改的。现在互联网企业收集信息时谁向客户公布过收集信息干什么用?收集个人信息是要遵循有限使用原则的,使用的目的必须向客户公布,你使用时该给客户屏蔽掉的敏感信息就必须屏蔽掉。现在由于信息的泄露造成了精准诈骗。如果这个情况蔓延出去,我们的互联网企业即使想为公众服务,这个行业和相关企业发展也会受到很大制约。

  个人信息保护环境对于国家的信息安全和国际竞争力也是很重要的。国外的服务商都没有把数据放在中国境内,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保护个人隐私和信息的法制环境的话,我们的企业出去收集别人的数据时,其它信息保护好的国家也会抵制我们的。

  以上可以看出,无论从个人、公司、行业和国家来说,个人信息保护都是信息挖掘与运用的保障。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国家外管局原局长,经济学硕士学位,研究员。2008年3月5日,在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每日关注 更多
吴晓灵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