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有风险,但回报比美国债高得多

许善达 原创 | 2017-05-18 18:2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美国债 一带一路 

  应该把外汇资源用起来

  许善达:因为咱们国家双顺差——出口顺差、投资顺差——外汇膨胀很厉害。当时我们论坛的许多专家认为外汇这么增长是有问题的,应该采取措施。那时候还不到1万亿。几年后双顺差的局面涨涨涨,当时觉得这么多外汇储备,这也是资源啊,不要光是用银行贷款。那时候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投资的项目有很多都是产能过剩的,等于是它自身的一种增值,我建钢铁厂到你原来钢铁厂买钢材,你就有市场了嘛,我投资买钢材,这样你钢铁厂不用停产和减产了。但是我建好这个钢铁厂以后,原来钢铁厂的钢材我不要了,我的新的生产能力卖给谁去?所以这里面有一部分投资属于自我循环,这是绝对不能持久的。如果钢铁厂生产的东西,能够用到别的地方去,这种是可以的,包括盖房子,老百姓有钱买房子。但你拿钢材再盖钢铁厂,这个自我循环的投资实际上把矛盾推迟了。你现在钢铁卖出去了,但是过几年不但你卖不出去,新建的钢铁厂也卖不出去。  

  所以4万亿投资里有很多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也有一部分,是我刚才说的自我循环,肯定不能持久,矛盾迟早一定会爆发。可是你当时要保证经济增长,保证就业。要是经济下滑太厉害,就业就没了,矛盾就很大了,居民没有钱了,消费就更不行了。所以我认为采取这个措施是必要的。但是,把过多资源投在这里边,维持GDP增长的速度,形成产能过剩,还不如减少一点这种资源投入,把外汇储备动用一点儿,也能够起到同样的效果。这时候大家研究就是参考美国的经验。美国的生产能力,二战期间增长很多,飞机、大炮、坦克车。二战以后人家不用坦克车了,不用大炮了,生产坦克车的转而生产拖拉机,不生产军用飞机就生产民航机吧,但是它产能过剩,哪儿需要那么多拖拉机啊?哪儿需要那么多飞机呢?这时对美国来说,一方面是许多国家的实际需求但没有现实购买力,一方面是美国的产能过剩和黄金储备过剩。如果美国不采取措施,大量企业就得关门。回来的士兵也没活干,几百万人啊,都面临失业,美国经济也不行。

  所以马歇尔计划是什么意思呢?当时美国有外汇,主要是黄金储备,当时有200亿黄金,动用130亿,65%的黄金,把过剩产能问题解决了。

  很多人说马歇尔计划是冷战对付苏联的工具,其实一开始不是。马歇尔计划一开始,他们还请苏联和东欧国家都参加,你要想借钱我也借给你。因为东欧也打烂了,它也需要钱恢复建设。  

  凤凰大参考:但苏联不愿意。  

  许善达:当时东欧有几个国家都签了,他们愿意借美国的钱。苏联为什么不愿意呢?因为马歇尔计划它有要求的,不是说我借给你10个亿完了,你要干什么项目你得告诉我。你这个项目进行那我得去看。  

  凤凰大参考:要知道进度。  

  许善达:第三个是还款。你拿什么钱还?你这个项目能还吗?你拿什么还?咱们得说得清清楚楚。苏联说你这不干涉我内政吗?你借钱给我,行啊,你管我干什么呢。美国说不行,我可以借钱给你,但是刚才说的三条你得作为协议写上。苏联说那不行,你干涉内政。实际今天看,这些条件算苛刻吗?  

  凤凰大参考:很正常。  

  许善达:对,很正常。那么多钱借给你,你连项目也不给我报告,那你把项目钱拿走了怎么办?我得监督你这个项目。我什么时候拨多少钱,哪能说我把钱打你账户上就没事了?这肯定是不行的。现在看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很过分的要求,但是当时苏联不接受。

  这说明一点,很多人对马歇尔计划并不怎么了解。西欧通过马歇尔计划恢复很快,东欧是用自己的资源复苏,西欧等于拿了美国的资源,所以它恢复得快。东欧的经济水平、人民收入、生活水平都不如西欧,所以说马歇尔计划支持了冷战,你要从最后的效果说,它有这个作用。但是它从一开始并不是只支持西欧,不支持东欧。很多人只看到后来的结果,并没有看到前置的过程。 

  所以当时我认为,一个黄金储备,那时候黄金就是外汇;第二个产能过剩,马歇尔计划把这两个事都解决了。我觉得中国也可以啊,咱们国家外汇储备那么多,干吗一定要买美国国债呢?国债就是零点几的回报,如果我们把这外汇的一部分,变成对别人的债权,就是个资产形式的变化。你拿美元买美国国债是资产,你把钱借给人家,比如搞个公路,搞个发电厂那也是资产啊,就是一个资产形式的变化。可是这个变化那就不一样了,我帮你建个电厂,我这建电厂的钢材设备什么的就出口了,这不就解决中国经济问题了吗?我觉得我们一方面可以当贷款投资,另外一方面可以把一部分外汇用来做这样的一个计划。

  我当时用的词叫“和谐世界计划”“共享发展计划”,因为当时提和谐社会。这些国家谁愿意跟我合作,我可以借你钱。然后你来买我的产能,买我的材料,买我的生产能力,这不挺好的?这样缓解投资压力。

  要不然,你不投那么多,经济不行;投太多了,有一部分自我循环,到最后矛盾还会积累。所以出于这么一个考虑。那时候我在工商银行当独立董事,当时政府有关部门把所有贷款的限制都取消了,只要有项目就行。执行这个4万亿投资计划,是各地各部门最容易干的。为什么?发改委批个项目,拿着项目到银行借钱,银行就有钱给你,干这个玩意儿不是很容易吗?  

  所以2008年大概10月份,一直到2009年,这种投资已经很热了。当时我们50人论坛已经感觉到,自我循环已经出来了。大家预测,再过三年项目完成,那你不是产能就更过剩了吗?但要不干这个,经济上不去,GDP太低也不行。当时想国家有什么资源?银行存款是资源,货币是资源,外汇也是资源,为什么不用这个资源呢?所以当时提出“和谐世界计划”“共享发展计划”。

  以前我们也有一些类似项目,咱们国家能源短缺,需要买矿、买资源,到海外去收购油田。虽然没有这么一个计划,但是有一部分外汇资源确实也用到了。可是它毕竟力度小,总体来说在整个经济发展里面起的作用还是比较有局限性的。  

  到了2013年后,投资自我循环的矛盾越来越严重了。所以2015年提出供给侧改革,去产能。这个产能什么时候形成的?就是2009年投资逐渐到2013年形成过剩的东西。环境稍微一变化,产能过剩的矛盾就爆发了。所以这个时候提出“一带一路”。

  我原来想的,并没有想到对什么方向,就是用外汇带动出口,谁愿意借我的钱,我都可以跟你商量。我想得比较简单。一带一路的内容就深刻多了。比如说巴基斯坦400多亿,把瓜达尔港建好了,铁路、煤矿、发电厂都弄好了,缅甸输油管弄好了,这都是“一带一路”的内容,但远远不止是外汇带动出口这么简单。非常重要的是它调整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我们原来对外经济关系,主要对发达国家,加工贸易产品卖给美国、欧洲。对于发展中国家,它穷它没钱啊,你生产的东西它没钱买,你只能卖给有钱人。但是“一带一路”呢,通过调整外汇资产的结构,把对外经济关系的方向做了很大的调整,战略意义非常大。我们在政治、外交、军事等领域就有更多的主动权了。如果还是面对着发达国家,打贸易战也好或者什么也好,你被它们制约的程度就很高。

  所以“一带一路”很重要的是中国对外经济战略的调整。我们可以把我们的资源跟他们的资源结合起来,他们也有资源,不是没有资源,除了矿产,市场,劳动力等等,地理资源也有很大价值,比如说港口。 

  凤凰大参考:自然资源。  

  许善达:对,地理资源也是资源对不对?你说缅甸修个输油管道,那是地理资源对吧,从那儿输进来近,从马六甲运不是远嘛,特别对我国西南地区,缅甸的地理资源价值很大。原来中亚跟咱们有什么经济联系?现在中亚可以修油气管道,中亚的土地、阳光、水,这些都是资源。资源的类型是很多的,一般说资源会想到矿产,其实地理、气候,很多都是资源。我们过剩的资源是外汇、产能;人家的资源也多余,但是它缺资金、技术、设备。巴基斯坦有煤矿可以发电,它有市场需要电,它还有港口,这也是资源,我们双方的资源不是互补吗?  

  一开始我说咱们搞这个东西要把我们过剩的产能输出去,有人说你这么说多不好,还要把我们多余的给人家。我说全世界不都这样吗?这些国家的资源也是多余的,它那个矿在地上搁着不是多余的吗?你要是不开发,那个矿一分钱也不值。我们这个产能要是没有市场,这个工厂有什么用?都是双方过剩的,全世界资源配置就是各自过剩的资源,凑在一块形成新的整合,然后创造新的财富。 

  一带一路投资确有风险,但回报比美国国债高得多

  凤凰大参考:你刚才说,“一带一路”会改变中国的对外经济战略。你在文章中还提出,也改变了以前援助的形式。以前我们的援助是不讲经济利益的。

  许善达:对,我们过去的不少援助项目跟市场无关,我就投资为你干,干完以后坏了拉倒。那个坦赞铁路最典型,当时花了十几亿美金,最后都瞎了。那时候十几亿美金跟现在一千多亿美金也差不多。最后咱们撤了,那些人乱管,偷东西把铁路弄坏了,就停了。这次强调是市场经济,共赢,你有你的资源,我有我的资源,把资源整合在一块,创造新的财富,创造出来了你一份,我一份。

  我们现在也有援助项目,比如学校、医院等小项目。但主要还是市场化。与其用外汇储备买美国国债,还不如换一个瓜达尔港开发。中缅的水电站也有问题,但是什么没有风险?美国国债没有风险,但是回报率零点几。所以他们说,“一带一路”怎么衡量亏本什么的,要我说只要总量的收益超过了美国国债利率,就是赚钱的。中间有几个项目亏就亏吧,但也还有赚钱的,你总量比买美国国债还是好吧。而且现在亏的,以后不一定永远亏,但是美国这个国债利率不会有大变化,美国国债的优点就是安全、流动性好,就是按期付息,一分钱不差,随时可以买卖。

  凤凰大参考:就是风险比较低。

  许善达:还有安全流动性好,有优点。但是有缺点,回报太低了。回报高的风险也大,全世界市场就是这样。 

  凤凰大参考:但当年马歇尔计划,西欧只是缺钱,政局比较稳定。现在“一带一路”有些国家政权都不稳定,还有恐怖主义袭击,应该如何控制风险?  

  许善达:是有各种风险,但最后你要算总体回报。比如说缅甸,到现在水库还停着呢,投了不少钱了。昂山素季说这个项目损害少数民族利益,因为咱们当时中国跟军政府签的,她反对军政府,拿这个说事,所以到现在还停着呢。输气管道早就通了,一直在往云南输气,为什么打通了呢?那时候还是军政府控制,给他运输费,分配一定百分比的天然气给他,其它多少天然气我拿走。对缅甸来说又不用投资一分钱,所有都是我国投资,缅甸就提供投资条件。最后缅甸可以有气用,还有运费收入,相当于一台印钞机,每天有收入。所以你看油管一开始不是停了吗?后来为什么油管恢复了?很现实,新政府也需要钱。这个油管让不让用?让用,每天给你多少油,给你多少钱。你要说还不让用我也没有办法,你也得不着钱也得不着油。所以人都是变的,现在油管也通了。我觉得这都有做工作的空间,政权改变了,未必你这个项目就彻底给你炸掉,无非就是利益调整。

  所有对外投资都要准备承担风险。我觉得这个很正常,关键你得算总帐。还不算对咱们输出产能、解决需求不足带来的好处。你想油管空了一年,可是空一年之前建油管我们可是有收益的。要不然你那个油管卖给谁去?后来不让输油,那就停了吧,现在又恢复了。你不能只看这个项目本身帐面那个钱,还有很多潜在的收益。只要我们坚持双方共同投入资源,创造出更多的财富,然后双方分享新增财富。包括电站项目,出现的各种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凤凰大参考:整个“一带一路”的效果有没有办法评估呢?  

  许善达:这个我认为是应该做的。“一带一路”有个地理范围,但你说咱们跟南美洲搞的项目算不算?我觉得无所谓。“一带一路”就是政治上的一个信号。我现在对外经济关系要把一大部分资源调整到发展中国家来,就是表明这么一个信号。他们算“一带一路”一共多少个国家,多少人口,非洲算不算?南美洲就不算了吗?虽然不属于“一带一路”范围,但什么项目好咱们就投。跟“一带一路”有联系的国家项目也干,没有联系的只要它适合也一样干。实际上就是表明对外关系的方向调整,重点在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并不是穷得没有资源,有的真的是穷得一塌糊涂,有的是有资源开发不出来。它没有资金,如果没有外来资源,那它永远都开发不出来。如果中国有资金资源,双方开发,资源就变成财富了。所以说“一带一路”,难道美洲咱们不投了?巴西不投了?阿根廷不投了?照样投。咱们关键看什么呢?看我们的外汇资产配置,看收益水平。

  然后就是没那么多援助项目了,还是市场经济。原来你求我,好,我援助你建一个,我出钱帮你建。

  凤凰大参考:原来是政治性的。  

  许善达:对,政治性的,现在是对外经济关系大变化。如果没有“一带一路”,中国经济GDP能到多少?钢材出口1亿吨,帮人修铁路、修油管,多少产能都出去了?如果没有这些,这些需求都不在了,你这些产能都压在国内,中国哪有6.5%,能守住3%就不错了。

  所以我觉得过去四万亿投资中的一部分,其副作用在爆发的时候,“一带一路”正好能对冲其负面影响。要是再晚搞,假如钢材再有1亿吨不出口,你钢铁工业现在什么样啊?我最近看中建材到美国投资建玻璃厂去了,不光是曹德旺,中车在美国建了2个地铁车辆厂,他们拿美国地铁的订单,美国地铁时间长了要更换车辆,中车建两个厂。这些都是国内产能输出,你要是产能不输出,你闷在国内,这些人干什么去啊?

  所以对外经济关系调整,非常大地缓解了我们国内生产过剩。

个人简介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注册税务师协会会长,曾任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
每日关注 更多
许善达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