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意拆分大银行是大倒退?

余丰慧 原创 | 2017-05-18 18:3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特朗普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5月1日透露,正积极考虑拆分大银行,恢复1933年《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严格区分投资银行与商业银行业务的规定。

  特朗普在竞选时曾经放言要分拆华尔街大银行。就任后也曾明确表示,修改奥巴马时期的金融以及银行监管办法,其中包括分拆大型银行。但是,由于特朗普上任后一系列政策包括医改、税改等进展缓慢,阻力很大,似乎感觉拆分大银行问题被搁置一边。这次特朗普再次提出分拆银行,看来其执意执行既定政策的决心没有改变。

  特朗普的评论发布后,美股短线跳水。市场瞬间觉得对银行是大利空。不过,随后市场冷静下来后,银行股就出现反弹,同时美债收益率触及日内新高。美银美林一度上涨1.7%,触及盘中新高,摩根大通上涨0.6%。SPDR标普银行ETF在短线下跌后上涨1.2%,也触及盘中新高。

  原因主要在于特朗普言论不一定是利空,或是利好。投资者现在认为这是个双赢的局面,大银行将被拆分,小银行则会收获更多的商业机会,华尔街大投行在拆分后也将比现在更有价值。理论上,个体的综合将比整体更有价值。你可能会看到很多投资者称,如果他们将拆分这些银行,那么拆分后的各个小机构将比它们是一整家大银行时更加有价值,我会去投资这些小银行。

  特朗普为何要执意分拆大银行,又为何要努力恢复1933出台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这个法案对银行有什么秘密?我们不妨分析一下。该法案将投资银行业务和商业银行业务严格划分,禁止银行承销和经营公司证券,只能购买美联储批准的债券,以保证商业银行避免证券业风险。该法案在1999年被废止。实际上,这部法案是一部金融业分业经营的法案,目的在于防止证券、保险、银行以及其他非银行业务风险交叉感染、助推金融风险、扩大金融风险。

  这部法案是1930年代大危机后的美国立法,它是由民主党参议员卡特·格拉斯和众议员亨利·B·斯蒂格尔提出的。其内容比如允许联邦储备系统调节存储账号的利息,被1980年储蓄机构解除管制和货币控制法取消了。禁止银行控股公司拥有其它金融公司的规定被1999年11月12日生效的金融服务法现代化法案取消了。

  1999年被取消的规定,实际上取消了承担风险的投资银行与接受存储的商业银行的隔离,使得投资银行家可以成为商业银行的上司,因此造成利益冲突。从那时开始,所有的储蓄都任由投机者竞购,由此导致了2008年的崩盘,也成为2008年金融危机的祸首。

  这不由得想起1929年美国经济金融大危机的情景。当时,也是从1929年10月股市大崩盘引爆的。而引爆股市大崩盘的就是银行。当时的美国总统胡佛、金融大鳄洛克菲勒、摩根以及所有投资者都认为股市只会涨不会跌。结果进入1929年10月初后股市开始下跌震荡。当时,总统胡佛以及财长都认为美国经济基本面非常好,股市没有下跌基础。金融大鳄洛克菲勒、摩根等也都出来劝说民众不必恐慌并承诺他们会拿出资金托市。结果到十月中旬股市震荡加剧,洛克菲勒、摩根等托市的巨额资金如泥牛入海、根本不见踪影,几乎没有一点效果。就在1929年10月中下旬美国股市彻底崩盘了。

  为何美国政府与摩根等企业家巨额资金都难以救市呢?问题就出在银行身上。当时信贷资金无所顾忌的进入股市,许多投资者都是从银行贷款来买股票的。买来股票后又用股票抵押再次贷款,继续买股票。而在1929年10月股市开始下跌后,银行慌了,逼迫投资者归还买股投资贷款,投资者只能割肉抛售,造成股市进一步下跌,银行进一步逼迫还款,投资者继续斩仓卖出股票,股票继续大跌,最终崩盘。这就是说,只要信贷资金进入股市,政府以及金融巨头都无法挽救大崩盘的命运。

  这才是特朗普执意恢复《1933年银行法》的原因。特朗普的做法既警示一些国家,又值得一些国家借鉴。

  中国一直实行的是金融分业管理制度,但近几年已经被变相突破了。银行资金绕道进入股市的情况非常严重,风险也非常之大。仅举一个例子,就是银行委外投资问题,实质就是银行将理财产品资金委托保险、基金、信托以及证券等机构投资。其中一大部分进入到了股市。这就是近期传言银行收回委托外部投资造成股市波动的原因。这种交叉感染风险隐患已经存在了。

  有必要思考特朗普分拆华尔街大银行的目的,有选择地进行借鉴,目的在于隔离银行保险证券相互感染的风险,确保金融安全。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一个在金融战线奋斗20余年的资深金融工作者。在从事商业银行管理的同时,酷爱进行金融研究,各经济、金融报刊文章也一直不断。在做好这些本职工作的基础上,曾经尝试利用业余时间进行新闻时评写作,这一尝试可不得了了,竟然苦…
每日关注 更多
余丰慧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