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面临的缺陷

迟竹强 原创 | 2017-05-23 12:1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德国面临的缺陷 

  联邦德国在建国以来并不一直这么左,相反联邦德国刚建立时,国家曾长期被右派主导。那时,德国男性几乎整整一代人都参加过战争,打过仗,也受过民族主义熏陶,虽然无条件投降彻底战败,但其民族和国家意识尚在。但1968年德国左翼社会运动之后,当德国的军人一代逐渐下台后,整个德国社会和政坛都急剧左倾。现在在德国各个领域掌权的,都是1968年那一代普遍左倾,崇尚左翼革命,甚至崇尚毛泽东的青年。

  也就是说德国近四十年来,社会和政坛是越来越左。随着社会的左倾,德国人对自己的民族和国家也越来越否定。这也就导致,德国离二战虽越来越远,但是德国主流社会因为二战的原罪感却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否定自己的民族和国家。 最简单的例子是,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德国社会普遍认为德国纳粹党,包括纳粹党的直系组织如党卫军都是犯罪组织,但却认为大多数德国国防军军人是正直的爱国者。而现在的话,连二战时的德国国防军军人都普遍受到德国主流社会和舆论的唾弃和仇视。

  而这种否定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倾向在德国当代的资深知识分子,政治家,中产阶层和文化精英当中尤其突出。

  可以说是,现在整个德国都是被一帮没有自己民族意识的政客领导着,被一帮没有国家意识的社会精英主导着舆论。

  所以目前德国发生难民危机这样的事情,不能归咎于默克尔一个人,要怪就得怪整个左倾化的没有国家没有民族意识的社会精英。另外,德国政治和社会精英一直在不惜余力的推动的欧盟一体化本质上就是去德国化,去国家化,去民族化。在他们梦想中的欧盟一体化是一个没有国界的,没有民族区分的欧洲,是个民族大融合的欧洲。因此他们做的就是不断消除德国的民族意识和国家意识,让德国融化在欧盟这个大家庭里。

  诸位可以想一下,如果德国的政治精英一直以来就致力于去德国国家意识化,去德国民族意识化和民族大融合,那么他们能做出招数百万难民进入德国这种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德国政治和社会精英对右派的言论和运动的打压是不惜余力的。

  任何一个敢质疑这左翼主流思想的人都会被排挤,诋毁,攻击。大家想一下最近几年德国在移民政策领域反对主流观念的知名人物,比如原德国央行董事Sarrazin, 本身为土耳其人但对伊斯兰持批评态度的Pirin?ci。 这些人都受到了整个德国主流舆论的批判,打压,排挤,最后职位丢失,官司缠身。德国政坛的左派独大和反对派的缺乏,德国社会数十年来的不断左倾,还有德国人的民族和国家意识的缺陷才是这次难民潮在德国失控的内在原因。


  借用一句中国成语:德国今年的难民问题已是“集九州之铁,铸此大错”,无论是问责、弹劾,默克尔引咎辞职,都已无法改变现状了。德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和社会撕裂以及政治极端化已经没法避免。今后可能会有人写篇《决定德国21世纪命运的关键几周》。作为历史的见证者,我深感无力。

  至于德国会不会因此产生社会大动乱,陷入内战的边缘,还得看事态发展。但不管这次难民潮最后怎样,有这样一群没有国家民族意识的政治精英和社会精英把持着德国国家和社会,德国国民的利益根本没法得到有效的维护。除非德国社会根本性的逆转左倾的势头,重新铸造德国的国家和民族意识,否则在这个各国残酷竞争的世界上根本不能维持德国的富强。


  联邦德国的制度和政治,只能在一个法治,讲规则的欧洲管用。但遇到不守规则,信服强权的大国,联邦德国根本没法独立应付。所以我说,德国想在未来的世界上独立自强,想在世界强权之林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那就必须得革新自己的体制和思想,自尊自爱,不能总是被历史捆绑。

迟竹强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祖籍:烟台招远,80后,中国智库发起人,人大财经论坛专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迟竹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