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乐视?

马颖君 原创 | 2017-05-23 19:1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乐视 贾跃亭 

  贾跃亭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即便公司因为各种危机不断霸占着媒体头条:高管离职,裁员风波交替上演;和易到创始人互怼,12小时内轮番开战,司机挤破门槛要求提钱……这些都没有让贾跃亭出来。

  乐视爆发危机之后,贾跃亭只在两个场合露面过,一是获得168亿融资后的融资发布会,另外一个是在某公司的年会上致闭幕演讲。

  但最近因为梁军,贾跃亭罕见现身了。

  在正式宣布乐视电视业务负责人梁军新任命的发布会上,贾跃亭一如既往地穿着黑色帽衫,梁军坐在他左边,简单的白色衬衫,架着一副眼镜,技术出身领导的风格。

  在发布会开始前,乐视网刚刚发布了公告,宣布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仍任董事长,梁军接任乐视网总经理一职。在中国A股上市公司的职位里,并没有CEO这种职位,公司执行层最高的职位即是总经理。

  但乐视网总经理职位的交接并不是贾跃亭最担心的,他这次拉着梁军一起出来,是急于澄清另一种声音。

  那就是,乐视网到底是谁的?

  今年1月乐视引入融创中国150亿元巨额投资之后,同时也引入了一位爱发言的二股东。

  在3月28日融创中国的业绩报告会上,融创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就提前透露了梁军将要出任乐视网总经理的消息。之前孙宏斌也多次在不同场合说起和乐视相关的重要事项,从对具体业务的评论,到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的变化,再到公司的未来走向。

  孙宏斌屡爆猛料让乐视方面颇为尴尬。按照中国证券市场的规定,上市公司宣布重大事项,必须通过公告告知投资者。显然,这个规定并没有约束到性格强势的孙宏斌。

  与此同时,外界关于贾跃亭和孙宏斌争夺乐视网控制权的猜测也开始多了起来。

  因为梁军与孙宏斌同出身联想系的关系,梁军的升职也被一些人解读成孙宏斌开始掌握乐视网的话事权。这样的舆论走向似乎让贾跃亭紧张起来。

  所以,他罕见出山接受采访,还带着梁军一起,目的不言而喻。

  长袖善舞孙宏斌

  孙宏斌和梁军有一个共同背景,他们都曾在联想工作。

  孙宏斌1988年加入联想,由于工作能力非常突出,1990年他被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的经理。但是随后因为“经济问题”被柳传志送进了监狱。

  孙宏斌出狱以后,柳传志资助他50万创办了顺驰,而现在的融创是孙宏斌2003年主攻的高端房地产项目。

  孙宏斌的融创,没有政府背景也没有家族基业。在中国深水静流的地产行业里,他属于白手起家的类型。除了极富战略的经营头脑和超强的执行力之外,孙宏斌另外一个重要能力是他非常善于借助媒体的力量。

  此前让孙宏斌和融创长期霸占媒体头条的事件是收购绿城和并购佳兆业,新闻热度不减的背后除了事情本身情节跌宕值得关注之外,还有一个不能忽略的因素就是孙宏斌对于媒体力量的借用。

  在和绿城谈判收购之初,融创在一开局就精心组织了10家媒体,在推进收购进度的同时,第一时间进行爆料,在舆论上占领高地。而绿城的宋卫平在媒体方面则属于临时应战,相比之下明显准备不足,在舆论造势方面处于劣势。

  在并购佳兆业一事上,孙宏斌利用媒体造势的能力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2015年1月28日,孙宏斌参与了关于“谁可能接手佳兆业”这一话题讨论的网上投票,孙将票投给了融创。但是在几分钟后,孙宏斌却将微博删除了。

  风口浪尖的老板玩了个把戏,但是却让媒体异常兴奋,一条仅存活几分钟的微博成为媒体大肆解读的对象。两天后,融创短暂停牌,公告称“有待本公司刊发一份载有内幕消息的公告”,进一步加剧了外界的猜想。

  虽然最后的结果并不是媒体报道的全面接手(实际上只是收购了上海佳兆业的四个项目),但是孙宏斌利用媒体造势,影响舆论的能力却得到了充分发挥。

  而孙宏斌在入股乐视以后,也时常在发布会上化身“段子手”,送出各种猛料。

  孙宏斌的频频发声让外界解读为他在乐视的影响越来越大。危机之下的乐视网由新主人孙宏斌掌控,重组团队重新发展,这听上去顺理成章。但显然,这样的风向让贾跃亭坐不住了。

  贾跃亭曾说过自己在乐视很强势,身边的高管都反对他造车,但是他还是执意坚持了这个吃掉乐视无数资金的梦想。如此强势的人,怎么能够忍受外界说他失去了控制权。

  ▋关键人物梁军

  梁军于2012年年初加盟乐视,出任乐视网副总裁兼乐视TV总经理。2014年,梁军担任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COO,2016年2月至今任乐视智能终端全球产研供总裁、乐视致新总裁。

  加盟乐视之前,梁军曾在联想任职17年,最后一个职位是联想集团智能手机的产品开发副总裁。

  梁军是工科背景,属于实干型,懂产品也懂业务,在业内口碑不错。在2012年919乐视电商节上,贾跃亭宣布乐视要做互联网电视,然而此次发布只有关于电视的构想,没有任何参数,乐视也因此被戴上了“PPT公司”的帽子。而从来没做过电视的梁军便是电视业务的负责人。

  作为国内第一个主导生产出互联网电视的带队领导,梁军并没有可以对标学习的对象。即便如此,梁军不负众望,于2013年5月如期推出了第一代乐视超级电视。随后,乐视电视连续三年的销量翻番,2014年至2016年的销量分别是150万,300万和600万,良好的品质得到了市场认可。

  对梁军个人来说,乐视也给他提供了一个能施展能力的平台。

  梁军此前在联想的时候知名度并不高,远不及刘军等人,甚至不如后来也加入乐视负责手机业务的冯幸。

  和此时正在经历中年危机的联想相比,虽然乐视也处在较为艰难的阶段,但是梁军在此领军的是公司最优质的业务。

  另外,5月18日,梁军宣布乐视电视的销售渠道全面回归乐视致新,掌握了最优质业务的销售大权;5月21日乐视又公告了他出任乐视网总经理的消息,有名有实有业绩,梁军不可谓不风光。

  当然,也正是他的快速上位,被外界解读为孙宏斌通过梁军主导乐视网变革,贾跃亭失去控制权。

  一个证据是,在5月16日,梁军公开表示,乐视致新的团队非常稳定,缺钱的是乐视的非上市公司业务。他还表示,要将乐视和贾跃亭本身的业务区分开。这番言论被当做了梁军站队孙宏斌的信号。

  而且巧合的是,这些快速变化都发生在融创入股乐视网之后。

  对此,贾跃亭在接受采访时的解释是,“梁军的任命以及背后的组织架构调整是很长时间的。其实几年前就开始考虑这个事,真正开始决定期是去年8、9月份。”也就是说,在孙宏斌投资乐视之前,乐视就开始考虑组织架构调整的问题。

  关于站队问题,梁军本人也用实际行动给出了回答。

  界面新闻记者问梁军“怎么看孙宏斌”时,他表示,“贾总已经做了回答,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

  5月21日的采访结束后,参会的乐视高管们例行拍了张合照。合照中,贾跃亭和梁军肩并肩站在一起,前者把手搭在了后者的肩上。

  时隔一天,融创中国召开了股东大会。孙宏斌毫无疑问地被问及关于乐视控制权的问题。孙宏斌回应称,对于乐视的投资逻辑都没有改变,“不会谋求乐视控制权。”

  ▋乐视的权力变革

  虽然贾跃亭和孙宏斌前后两天表态,不存在控制权之争。但随着乐视业务调整的进行,权利体系确实发生了改变。

  至少,公司不再是贾跃亭的一言堂了。

  贾跃亭自己也公开承认过这个问题。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2016年8月,乐视在天津召开了一次高管战略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梁军也曾直言,乐视管理层存在的最大问题在于过于唯上。

  如今,梁军的升职是一个重要信号,这意味着,乐视高度集权的体系开始向分权体系转变。

  “接下来我会更加专注于战略的思考,包括上市公司体系的合理性,更多的时间会放到产品,充分保证乐视的生态真正是靠创新驱动。”贾跃亭说。

  过去高度集权的体系,过于依赖贾跃亭个人,他的做法也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乐视高层。此前他在全员信中反思,“核心管理层和骨干员工虽然个人工作投入度敬业度依旧极高,却没有更多精力和时间去梳理组织架构和新人培养。”这就导致乐视2016年大规模扩张后人浮于事的问题。

  向更符合现代公司的治理结构演进,对于乐视来讲是个好事。贾跃亭放权,下面高管才会效仿其放权,才有更多精力去梳理组织结构。

  组织架构的调整,是乐视第二阶段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

  除此之外另一个重点就是,对乐视各项子生态业务进行梳理,排出不同的优先级。

  比如乐视体育,经历了裁员、砍版权、高管离职,明显在乐视生态体系内部地位下降。乐视手机则是由没有行业经验的阿木任代理CEO,也说明战略地位在后退。

  相比较之下,易到依然重要,虽然经历了和创始团队翻脸的风波,但紧接着,易到竟陆续获得了北京和重庆两地的网约车牌照。

  对于易到,贾跃亭表示,在接下来一两个月之内,就会有比较大的提升,“我们希望易到的翻转会成为我们触底之后的第一个反弹信号。”

正在读取...

马颖君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某财经媒体作者
每日关注 更多
马颖君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