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市银行年报看中国银行业未来挑战

蔡浩 原创 | 2017-05-27 15:3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中国银行业 上市银行 

  随着2016年上市银行年报发布完成,37家上市银行作为中国银行业的代表,其年报所反映出来的问题,也是整个中国银行业所面临的现状和挑战。从上市银行各主要业绩指标的变化来看,营业收入增长显著放缓、表外业务面临监管趋严的挑战、中小银行同业类负债占比过高是2016年上市银行年报反映出的较为突出的问题。

  营业收入增速显著放缓

  2016年,37家上市银行营业收入合计达4.12万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增长547.79亿元,但增速下降明显,仅为1.35%,远低于上年10.02%的增速。同期,37家上市银行净利润总和达到1.45万亿,同比增速为3.65%,高于上年2.85%的增速。在净利润增速上升的背景下,营业收入增速却大幅放缓,这是上市银行年报中最为令人瞩目的现象。

  从结构上来看,商业银行营业收入可以大体分为三块,分别是利息净收入(通常占比在7成以上)、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近年来占比在2成左右)和其他非息收入。其中,造成2016年37家上市银行营业收入下降的直接原因就是占比最大的利息净收入部分,同比不升反降,在资产规模较上年扩张13.9%的背景下,降幅却达到-4.55%,较2015年同比增速大幅滑落12.17%(2015年为7.62%)。这也导致了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由2015年的75.5%骤然降至2016年的71.11%。

  而造成利息净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有两个,首先便是营改增的影响。营业税是价内税,而增值税是价外税,营改增会出现价税分离的情况。在增值税体系下,销售收入的计算公式通常为:销售额=含税销售额/(1+增值税率)。对商业银行而言,2016年的贷款利息收入要按照不含增值税的金额来确认收入,与营业税时代(2015年及以前)相比,由于流转税税额不再计入,所以贷款利息收入金额会降低。因此,2016年商业银行利息净收入的计算公式为:含税利息收入(贷款利息收入等)除以1.06+其他免增值税利息收入(如债券和非保本投资利息收入)-利息支出,所得结果自然要小于营业税时期的算法。

  其次是利率市场化和楼市因素。随着利率市场化不断深入,受央行2015年连续5次下调基准利率的影响,对商业银行的资产端收益产生较大冲击,而负债端由于民众理财意识日益增强,具有一定成本刚性,导致资产负债间的息差收入呈收窄态势。此外,受房地产大热影响,2016年新增居民贷款(其中绝大部分是房贷)占所有新增人民币贷款的比例已经超过50%,这是有数据以来的最高纪录,而且远超以往水平,在房地产火热的2007、2010年和2013年,这一比例最高也就是略超三分之一。由于2016年住房按揭贷款普遍实行的是在基准利率基础上打折(一季度是85折,后以9折为主),进一步削弱了生息资产的收益,息差降幅扩大。

  营改增影响属于税收制度改革引起的会计记账变化,对银行业并无太大实际影响,而且表面影响仅局限于变革年,而不断深化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对银行业带来的则是长远挑战。

  表外业务受监管趋严挑战

  在利息净收入增速同比大幅下降的情况下,37家上市银行净利润平均增速却不降反增,其主要原因便是在利率市场化和息差收窄的“刺激”下,商业银行的经营模式也逐渐由传统的存贷业务转向多元化业务经营。2016年,37家上市银行非息净收入实现11911.12亿元,同比增长19.52%,占营业收入的28.89%,成为营业收入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也是净利润增速加快的重要原因。

  从非息净收入的构成来看,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8536.76亿元,同比上涨9.13%,占营业收入20.71%,占比较上年提高1.5个百分点。其他非息净收入3374.35亿元,同比暴涨57.43%,占营业收入8.18%,占比较上年大幅提高2.9个百分点,是非息收入乃至营业收入增长的最重要因素。其中,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其他非息净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54.05%和38.08%,邮储银行更是高达659.36%。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形,是与商业银行盈利模式的变化是分不开的。近年来,由于表内资产受到的监管趋严,商业银行出于收益率和规避监管的考虑,加大了表外理财业务的发展。在利率市场化的影响下,理财负债端收益率有一定刚性,降速始终低于其资产端收益率,倒逼商业银行通过期限错配、加杠杆、委外等方式获取额外收益,加大了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

  根据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年度报告(2016)》来看,截至2016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理财产品存续余额为29.05万亿元,较年初增加5.55万亿元。2016年理财产品日均存续余额为27.01万亿元,较去年增长7.47万亿元。而根据部分券商的草根调研,理财产品中有近20%属于委外业务。

  表外业务的快速发展引起了监管部门对防风险的重视。中国人民银行于2016年四季度开始推出一系列旨在给金融体系去杠杆的措施,为了抑制表外理财产品的过快增长,其于2016年四季度宣布将银行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考核,将其作为广义信贷考核指标的一部分。MPA要求广义信贷增速与目标M2增速偏离不超过20个百分点,以2016年M2目标增速为13%计,广义信贷增速应不超过33%。受此影响,2016年理财产品年末增速出现大幅下降,增幅为23.63%,较年初大幅滑落32.83%。由于MPA考核是长期性的指标监控,将会影响银行业未来表外理财业务的增速,也必然会对银行的盈利能力产生冲击。

  银监会于2017年4月前两周内连发7条监管文件,内容涵盖提升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银行业风险防控、弥补监管短板、开展“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专项治理等多方面。“严监管”的蓄势待发,也引发了金融市场的恐慌。商业银行纷纷赎回涉嫌监管套利的各种委外业务,也数次引发了股、债、大宗商品三杀的局面。由于此次严监管的力度空前,且获得了新华社、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的官方渲染,具有一定的长期性,对银行业既有盈利模式产生较大影响。

  在去杠杆和严监管的压力下,银行业表外业务发展模式面临重大改变和重塑。

  中小银行同业类负债占比过高

  2016年,37家上市银行负债总额达143.92万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9%。其中,吸收存款占比虽仍为最高,平均达66.4%,但增速较上一年下降了2.8个百分点。同业往来负债占比为19.3%,较2015年末下降1.3%。而应付债券类占比则较上年提高2.4个百分点至8.9%,主要是近两年来,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巨增所致。2016年银行业同业存单总计发行量为13万亿,较2015年大增145%;年底存量已超过6.5万亿,较上年同期增幅超100%。

  值得注意的是,同业存单已经成为大量中小银行进行负债扩张的主要工具。在同业存单存量的发行结构中,城商行和股份制银行合计占比高达98%,前者为50%,后者为48%。对应的,城商行应付债券类负债占比最高,达到13.1%,股份制银行次之,为9.5%。37家上市银行中贵阳银行负债规模增速最高,达到56.3%,而主因就是其应付债券的同比增速高达71.33%。股份制银行中负债增速最快的则是民生银行,同比达31.7%,其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同比增速更是高达274.63%。

  由于同业存单是同业存款的线上标准化产品,其本质上应属于同业类负债。只是因为推出时间不长,监管部门出于活跃市场、鼓励同存业务标准化透明化的考虑,所以暂时并未将其纳入同业负债中。但是从本轮加杠杆、去杠杆的过程来看,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同业存单的持有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资金空转的作用,因此关于人民银行要将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考核的传闻一直不断。

  人民银行在127号文中规定,同业负债占负债总额的比例不能超过三分之一。而从37家上市银行的2016年年报来看,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商行同业往来负债+应付债券的比例分别高达34%和34.9%,均已超出监管三分之一。一旦未来同业存单正式纳入同业负债考核,对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目前的主动负债驱动模式将形成重大冲击,并连带约束其资产规模的扩张。

  综上,银行业营业收入增速大减虽然主要是受制度性因素影响,但利率市场化深化所带来的市场因素影响也不容小觑。而在去杠杆和严监管的双重威慑下,银行业表外驱动的盈利模式以及中小银行靠同业存单驱动的主动负债模式未来或难以维系,将面临发展模式重塑的挑战。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蔡浩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