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教授很多错误

丁秋龙 原创 | 2017-05-07 20:42 | 收藏 | 投票
郎咸平教授错误很多
 
丁秋龙
 
摘要:老子说,“大道至简”,越深刻的大道理其实最简单。如果把简单的道理变成复杂的道理,目的是让人们相信这个人有学问,郎咸平就是这样的人,把简单的道理复杂化。郎教授学问渊博,但是其思想对我们民族是有害的,如果把郎教授的思想变成国家政策的话,则全体老百姓越来越穷,金钱越来越少了。
 
以前,我非常喜欢读郎教授的文章,高屋建瓴,思想深刻,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但是现在我改变这种看法,郎教授有许多错误,这是别人没有办法发现的,郎教授是在背书,讲故事,懂的越多,错误就越多。有两个成语:一是纸上谈兵;二是南辕北辙,这是什么意思呢?懂得越多,学问越渊博,如果使用方向相反的话,则代表着错误越多。我查了郎教授所有的思想、观点,发现郎教授在四个方面的经济学没有搞懂:第一、对价值学理论没有搞懂;第二、对社会转型时期的经济学没有搞懂;第三、对市场经济体制没有搞懂;第四、对社会学发展规律没有搞懂
 
一、对价值学理论没有搞懂
 
价值学理论是经济学的根本,也是一切学问的根本,它有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以最小的投入产出最大的效益;二是以最大的投入产出最小的效益,这两者之间是对立统一的关系,可以用正价值和负价值来表达,或者说当有一个正价值为1000元必然有一个负价值为—1000元相对应,这里可以用公式来表示:
正价值=负价值=±1000元
 
对于这样的公式很多人不能够理解,不懂,因为在任何书籍上、教科书上没有这样讲过,也没有人去研究过,这是一个新的领域。在股市中有上涨的股票,也有下跌的股票,上涨中包含着下跌,在下跌过程中包含着上涨。关于正价值和负价值的论述是有科学根据的,这里我不想多说了。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非常重视价值学理论的研究,把价值学理论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价值观完全对立。那么,无产阶级主张消灭财富,使天下人越来越穷,负价值最大,用马克思的话“消灭私有制”,阶级斗争。譬如1958年,为了使钢铁的年产量达到到1070万吨,倾全国之力,闹得得不偿失。我们可以算一笔帐,二百多人,日夜苦战了一个多星期,总共炼了一百多斤铁,拿每人每天一元工资计算,光工资成本就二千多元,再加上木材、矿石、焦炭,平均每斤铁的成本不下于二十元,而生铁的售价也只二角钱一斤!这样合理吗?能不越来越穷吗?
 
资产阶级的价值观点又是怎样的呢?主张正价值,越来越富并且带领天下人走共同致富的道路。譬如,美国有1亿多人直接或间接地持有股份,1981、1984年美国两次立法鼓励本企业职工持股;美国联合航空公司职工集体掌握了55%的股份,环球航空公司职工掌握了45%的股份,西北航空公司职工掌握了38%的股份,于是,资本家让出了企业经营权,工人代表成为董事长。1985年英国电信部门96%的职工持有本企业的股份。法国国有企业实行“三方代表制”:董事会由国家代表、职工代表、经济界代表共同组成。联邦德国1951年形成工人参与制度,1976年议会通过了《共同决定法》,规定企业的监事会负责任命企业管理委员会,监事会必须有1/3~1/2的工人代表,这样,形成了工人与资本家“共决”的体制。
 
2004年08月,郎咸平与张维迎中国的经济学家终于打起来了,这是几天来仅次于奥运的最热烈的新闻了,新左派挑战新自由主义什么的,争论四起,叫好声叫骂声一片。郎咸平代表着无产阶级负价值观,天下人越来越穷,而张维迎代表着资产阶级正价值观,天下人越来越富,泾渭分明,一目了然。两人的价值观完全对立。这说明郎咸平教授根本就没有把价值学理论搞懂,取悦于占天下大多数的无产阶级们,又有什么意义呢!
 
二、对社会转型时期的经济学没有搞懂
 
社会转型实质是利益大调整,财富的重新分配,少部分人(皇帝)发财还是全体老百姓财的问题。人类社会共有三次非常重要的社会转型(其中包括经济制度的转型):第一次是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转型;第二次是封建社会或者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型;第三次是资本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转型。其中,第一次社会转型和第二次社会转型为起点和终点的关系。
 
目前,中国正处于第二次社会转型时期,即由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型。第二次社会转型可以有三种方式实现社会转型:第一种方式是革命转型,法国、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家就采用这种方式;第二种方式是腐败转型,前苏联、东欧、突尼斯等国家就采用这种方式;第三种方式是腐败和革命共同推动社会转型,中国的辛亥革命就采用这种方式。如果让人们选择那一种转型方式好的话,自然是腐败这种方式好,因为有两个好处:一是不死人,二是所有的财富可以保全下来,不腐烂啊!
 
以上讲的第二次社会转型,也可以用社会转型公式来表示,这样更能够说明问题,一目了然,让人理解:
负资产+腐败值、危机值=0
 
首先要搞清楚负资产的含义,负资产是资产和特权相结合起来,它未来的收益是负值,譬如一台车床在特权人的手里,它的收益永远是负值,生产产品越多,产品卖不出去亏本越多。1978年以前中国全部是负资产、前苏联全部是负资产、我们的邻国朝鲜等都是负资产。这需要社会转型使得负资产转化正资产,有腐败、危机这是好的事情,这里可以用具体的数字来解释,有一个企业负资产—1000万元,腐败值、危机值为+1000万元,采用社会转型公式:
—1000万元+1000万元=0
 
从这个社会转型公式的数据可以看出,说明这个没有效益的企业已经转型成功了。
 
近日,郎咸平教授写了一篇文章《最大的危机是我们对危机视而不见》,我感觉到非常困惑不理解,我们国家转型已经相当地成功了,最主要看危机有多大多深,如果说象郎教授所的危机那么深的话,则我们的改革已经相当成功了。中国是一个正处于社会转型的国家,也包括经济制度的转型,前苏联等国家在没有社会转型之前,也是存在大量的危机和我们现在一样,可是就这个非常大的危机帮助前苏联成功地实现社会转型,没有死人,财富没有大量灭亡,这完全是危机带来的好处。从这一点来看,郎咸平教授对社会转型时期的经济学没有研究,一片空白。
 
三、对市场经济体制没有搞懂
 
人类社会有三种经济体制分别为:特权经济、市场经济、计划经济,这样就组成了人类社会体制链:
……特权经济—市场经济—计划经济……
 
与之相对应的有三个特殊商品分别为:特权、劳动力、思想,也有一个特殊商品链:
 
……特权—劳动力—思想……
 
 市场经济体制在200年前起源于西方国家,马克思对市场经济体制有很高的评价:“  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使反动派大为惋惜的是,资产阶级挖掉了工业脚下的民族基础。古老的民族工业被消灭了,并且每天都还在被消灭。” 张维迎说:“世界发生转变就是最近这两百年。1500年的时候,世界最富的国家和最穷的国家人均G D P比大概就是三倍左右,现在最富的国家和最穷的国家差距可能有四百多倍。而对于中国来讲,真正大的变化就发生在过去的二三十年时间里。”
 
    1978年改革开放,由特权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化,市场化是中国经济腾飞的主要原因,有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个方面就是中国人的创业精神,中国人的创业精神,企业家精神是全世界人民所肯定的。第二点就是原来没有得到充分利用的资源。第三个因素就是对外开放,对外开放使得我们用国际上的需求支撑了我们的高速增长。第四条就是在我们开放的情况之下,我们几百年来所积累起来的我们跟先进国家的技术差距,在我们人力资源还没有充分发挥作用的情况下,通过引进很快的缩小了整个差距,使得我们的产业的基本技术水平接近于世界的水平。
 
中国改革成功,举世瞩目。在短短的三十年中GDP增加了16倍,人均GDP增加了9倍,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还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体制国家,其原因有四点:1、土地市场:中国土地由中国政府所有,政府是土地的最大和单一所有者,这是垄断。2、)资本市场:新股发行需要证监会审批,因此私人上市公司数量远远低于政府所有上市公司数量。3、人民币汇率:人民币交易市场主要在上海,中国央行是最财大气粗的交易商。4、劳动力市场:中国的劳动力市场貌似遵循市场规律。好像中国的劳工太多,所以价格一直上不去。
 
郎咸平教授否定市场经济体制,郎教授有一篇文章《中国的错误在于迷信市场化,实体经济很危险》,现在有一个问题,不搞市场经济体制,就只能特权经济和计划经济两种经济体制之间进行选择了,如果回到特权经济体制的时代(毛的时代),也只能上千万人死亡,搞阶级斗争,很明显没有出路,那么只有选择计划经济体制,必须要思想成为商品,达到西方国家的发达标准又不具备条件。所以,郎教授的说法没有一点道理啊!
 
四、对社会学发展规律没有搞懂
 
 
这是一个局部的社会学发展规律链:
 
……封建社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
 
从这个社会学发展规律链来看,有一个顺序问题,这是很多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搞不清楚,常常把之间的顺序搞颠倒,这就犯了大错误,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呢?主要是偷换概念,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当成社会主义社会来对待。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要代替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为什么呢?很简单,资本主义社会赚钱比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多,人权社会,两头小,中间大,即最有钱的人和最穷的人差距越来越小,中产阶级比例大,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两头大,中间小,即最有钱的人和最穷的人差距越来越大,中产阶级比例小。
 
研究社会学发展规律必须要注意三点(也是人们最容易出现错误的地方):第一点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要代替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一个特权社会,不完全私有制度,特权成为商品,有了特权就有了金钱。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恶的不完全私有制度,上千万人饿死,搞阶级斗争;第二阶段从善的不完全私有制度,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中国社会发生了质的变化,具体表现为允许市场交换,参与国际分工合作,实质上是由劳动产品向商品转化的过程,所有的劳动产品不会出现腐烂的现象。但是,这些发生质的变化只能说明有特权的人赚钱越来越多,而全体老百姓所分的赚的钱越来越少,收入差距正在扩大。陈志武教授说,减少特权是缩小收入差距的根本原因。关于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要代替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前苏联、东欧的实践已经证明这一点。5月5日,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向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颁发圣徒安德烈?佩尔沃兹万内勋章。圣安德烈勋章是俄国第一枚勋章,1698年由彼得大帝设立。戈尔巴乔夫在受勋时坦言,对自己做过的事情问心无愧,并表示“国家像需要空气一样需要变革”。
 
第二点社会主义社会必然要代替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这是一个大同世界,马克思说是“自由联合体”,每一个人赚钱最多,比资本主义社会赚钱还要多,没有政府、没有国家、没有军队、没有法律,出现纠纷完全由道德来解决,社会运作成本等于零,这是社会主义社会代替资本主义社会合理的地方。
 
第三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社会主义社会是毫不相干的两回事情,千万不能混淆起来。这里可以用这两个社会的商品价值公式来表示看出完全是两会事情,那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商品价值公式:
商品的价值=劳动产品+剩余价值(包括负价值)
社会主义社会的商品价值公式:
 
商品的价值=劳动产品+最大价值
其中:最大价值=剩余价值+经济价值
 
如果按这个严格的标准来说,全世界还没有社会主义国家呢!这是张维迎教授所讲的“语言的腐败”。
 
郎咸平教授出版了一本书叫《资本主义精神和社会主义改革》,郎教授已经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社会主义社会之间的关系没有搞清楚,犯了错误,这也说明郎教授对社会学发展规律没有研究搞懂啊!
 
最后,老子说,“大道至简”,越深刻的大道理其实最简单。如果把简单的道理变成复杂的道理,目的是让人们相信这个人有学问,郎咸平就是这样的人,把简单的道理复杂化。郎教授学问渊博,但是其思想对我们民族是有害的,如果把郎教授的思想变成国家政策的话,则全体老百姓越来越穷,金钱越来越少了。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丁秋龙,1968年生于江苏镇江,1993年误入经济学之门,被经济学大师茅老及时发现,茅老说,“顺着你的思路可以研究出一大片的研究园地,这是一个新的领域。”
每日关注 更多
丁秋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