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风暴刮醒了茅台镇

江濡山 原创 | 2017-06-14 12:2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茅台镇 反腐风暴 

   1、“反腐风暴”刮醒了茅台镇

  有人说,中央八项规定和反腐风暴,给国酒茅台圣产之地仁怀市及茅台镇的经济发展带来厄运:2013年以来,茅台镇数百家酿造企业产品全线积压,且已停产至今;正常年份茅台镇每年产出的酱香型茅台酒不过三十多万吨,而目前仍处于积压的酱香型茅台酒估计还有130万吨左右。一些人责备中央反腐给茅台镇经济发展带来厄运,这不过是一种盲目的情绪发泄。“中财智库”深入茅台镇调研之后发现,实际上反腐风暴,从根子上拯救了茅台镇:使茅台镇的经济从以公款吃喝消费为主的畸形的“寄生式”发展,转变为基于市场规律的“自生循环式”发展,“茅台股份”的股价就是鲜明的写照。2016年下半年,茅台镇酱香型白酒市场明显回升。

  调查组发现:很多酒厂产品积压,并质押给了银行、物流公司,账面来看,这些酒每千升(吨)估值五六十万,但如果酒的品质太差,卖不出去,就会成为不良资产。

  很多生产车间易市冷冷清清,今年没有恢复生产的迹象

  2、从全民酿酒到全体股东沮丧

  据悉,在2010-2012年初,持续的经济虚热和形形色色的腐败纵横,不为外人熟悉的“神秘的茅台镇”所产的酱香型茅台酒,无论好坏,一律走俏,特别是市场上出现了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内部酒、特供酒,迅速覆盖全国市场。当时,兴起了全民酿酒的风潮,而且吸引本地和外地大规模资金流入,各路银行资本也直接或间接流入这个“不断膨胀”的酿酒市场,据说许多机关干部也私下参股投资民间酿酒企业。

  然而,这种非理性的泡沫,很快给“茅台镇”这个区域品牌、“茅台酒”这个地域产品品牌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于是酱香型茅台酒市场日趋混乱不堪。2013年开始,由于“国八条”出台和迅速兴起反腐风暴,茅台镇的很多酿造企业,特别是一些粗制滥造的小企业,一下子被打蔫儿了。就连一些中等规模的酿酒老牌企业,也很快被“休克”,至今仍债台高筑,积货如山。

  调查发现:许多年份酒积压在酒窖或山洞,因为没有自主品牌和原有售

  渠道萎缩,只能被打入“冷宫”。

  3、茅台镇老艺人的感叹:好酒价售价太低,税收却很高

  “中财智库”考察组,先与遵义市、仁怀市及茅台镇管理部门有关人士进行了正面交流,然后以“酒商”的身份进入茅台镇二十多家酿酒企业深入调研。结果发现:茅台镇每年产出和流入市场的酱香型茅台酒多达三十多万吨(万千升)左右,而原料过硬、工艺考究、勾兑精湛、且窖藏年份够3年以上的合格酒,不过七八万吨,勾兑后窖藏真正到达5年以上的优质好酒更是很少,有些真正的好酒埋没在民间。

  王先生是茅台镇“祖传”酿酒艺人之一。他介绍说,受“大气候”影响,近几年的酒积压了不少,没有叫得响的自有品牌,又不会做销售运作,更不甘心低价处理,所以,只能一直压货,但愿市场进一步好转后,能够解救我们。

  像王先生这样的良心酿酒企业还有不少,他们手中积压的好酒,不愿轻易撒手,但是,若不收回资金,又怕生产断档,毕竟每年才一个生产轮回。这位茅台镇老酒人王先生还就税赋过重的问题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建议中央对于酒类企业,按照销售额一次把税整到位,不要多种名目多种形式征税;我们地方企业跟国有龙头企业没法比,收到政府支持的程度不一样,职责和使命也不一样。

  这是勾兑后封存5年以上的好酒,都静静守候在窖藏库;调查组现场品评样品,才明白什么叫“好酒在民间”。但是,消费者怎能发现民间好酒呢?

  4、“贵州茅台集团”为何一枝独秀?

  新华社2017年春节前夕的一则报道称(2月9日): 仁怀市2016全年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596.63亿元,年白酒产业完成总产值582.07亿元,其中:茅台集团产值472.16亿元(地方酒业产值109.91亿元)。白酒产量达30.47万千升(茅台集团酒厂产量5.91万千升,同比增长15.86%;地方白酒产量24.56万千升,同比增长6.71%);

  这段文字意味着:没有白酒产业就没有仁怀市的经济发展,而茅台集团的酿酒产值占到茅台镇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近80%,仁怀地方数百家酿酒企业的产值只相当于茅台集团的约五分之一、而产量约是茅台集团的四分之一。这说明:“茅台集团”所属各酿酒企业,是茅台镇及茅台酒产业绝对的老大、绝对的标杆。“中财智库”调查分析认为:

  1、茅台集团及其“贵州茅台股份”一枝独秀,并作为茅台镇、贵州,乃至中国的酿酒行业的标杆企业、标杆品牌和标杆产品的地位是“必须捍卫的”,这是一个综合性的象征和标志,茅台集团若不景气,其他地方企业就会“曝光而死”;

  2、尽管2014年以来,茅台集团的‘飞天茅台’产品品质一度曾收到一些“业内人士”质疑,认为其及时人员更替及管理官僚导致品质不稳定,但综合而言,“茅台股份”的原料品质、生产管控标准、产品稳定性等综合指标,暂时是其他企业所能超越的;

  3、高手和最好的茅台酒固然在民间,但是品质稳定性、产品规模及品牌影响力很有限,不应该与茅台集团对立起来,而应相互兼容、共荣发展。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江濡山,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访问学者、高级研究员;香港环球经济电讯社(GEDA)首席经济学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