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应是规矩的“勋章” 不是无序的“粉底霜”

董峥 原创 | 2017-06-14 12:3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信用 规矩 

  9日,芝麻信用就其曾力推的“芝麻分700分及以上,就可以凭签证报告简化办理日本5年多次签证”之事无法兑现,而向公众发了《致歉函》进行道歉。

 

 

 

  这件事源起芝麻信用把每年的6月6日定为“66信用日”,而今年的活动主题是“信用城市,简单点”。活动开始,在很多地铁站出现了大量的宣传广告,其中就包括下面这则广告创意。同日,蚂蚁金服宣布,继新加坡之后,又有两个国家——卢森堡和日本正式开通了芝麻分办签证,减少申请材料的服务。而仅仅过了三天,就不得不为日本无法通过其“芝麻信用分”来实现该项服务而向公众道歉。

  通过这件事,联想到之前芝麻信用分被赋予机场快速安检通道的“特权”,后被关闭;为了在社交领域有所突破,利用“信用分”推出的“校园日记”圈子产品让社会一片哗然。从这些举动来看,芝麻信用一直在打造个人信用分的高强度“场景化”,使其能触及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站在征信行业的发展角度来看,让征信行业能够有条件的场景化发展,芝麻信用的某些创新还是值得首肯的,但是这就涉及到对“尺度”的把握了。

  征信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件很严肃的行业,在征信行业高度发达的美国,不仅拥有Experian(益博睿)、Equifax(艾奎法克斯)和Trans Union(环联)这样强大的信用局向社会提供个人和企业的征信报告,还有FICO(费埃哲)这样强大的信用评分企业作为信用局的“后盾”。

  为了培育社会征信机构,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建立健全社会征信体系,规范发展征信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具有积极意义。2015年初人民银行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要求八家机构做好开展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这些企业将与央行征信中心一起,构建起一个完整的个人信用体系。

  但是在2017年初,人民银行征信局万存知局长在回应为何至今仍没有迹象要发放个人征信牌照时,提到了三个“没想到”,归结到一点就是八家进行个人征信业务筹备的机构尚未有一家能够达到发牌的标准。

  回过头再看以芝麻信用为代表的信用分“场景化”创新过程中的这些问题时,不难看出,无论是拿“信用分”走机场快速安检通道,还是打造成一款“社交利器”,如今又拿“信用分”来作为大使馆签证的某些条件,这是将个人征信错摆了位置,甚至将“信用分”打造成了一个“特权化”的概念。

  这样的广告实际上给人们带来很大的误导,根据2003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十五条中规定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遇到一些情况时,经出示执法证件,可以查验居民身份证,在所列情形之一,拒绝人民警察查验居民身份证的,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分别不同情形,采取措施予以处理。这样的广告给人们传递的信息,就是有了“信用分”就可以不带身份证。另一则广告中,更是感觉违反了社会道德准则,似乎因为有了“信用分”就可以不用遵守规矩。

  从个人征信所走过这些歧途,不难看出为何至今没有确定发放个人征信牌照的时间表。征信企业对于个人所做出的信用评分以及信用报告应该是极为严肃的,是通过依法采集、客观记录个人过去的信用信息,并依法对外提供信用信息报告的一种活动。它帮助使用这些信息的企业或个人,预测未来是否履约的一种服务。它可以成为全社会对一个人进行客观评估的依据和参考,这也正是为什么在申请银行信用卡时,有的银行会批,而有的银行会拒绝的原因。

  目前“信用分”被过度追求场景化的现象,也得到了征信方面专业人士的质疑,认定这是一种滥用“征信”的情况,是将严肃的征信概念搞成了营销娱乐化。笔者本人的芝麻信用分为680多分,然而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得到这样的分数,因为从未向其贷过款,也没有通过其购买过诸如其他理财类的产品,更没有进行过其它公用事业费的捆绑与支付。芝麻信用分的提升,据说还是有很多提升额度的手段,但是从本人信用分的情况看,除了实名制注册外,基本上与其没有太多的交往,因此不知道这样的分数如何来评价个人信用价值。

  笔者的孩子在加拿大读书,当地有一种学生专用的公交卡,是在普通的价格上打将近五折的折扣,但是需要提供一定条件下才能使用,而他大一期间是无法享受到这种优惠。因此有些可以购买这类优惠公交卡的学生就向享受不到优惠的学生兜售该卡。但是一旦在乘车时被查出,有可能影响到个人信用记录。

  孩子跟我提出他不会违反规定购买优惠公交卡,但是因此乘车所支出的费用较多,我完全支持他的选择,宁可多花钱也要爱护自己的信用记录。个人征信增加场景化是征信行业发展中非常值得肯定的方向,这也要求应该从身边的一点一滴做起。

  在征信业发达的国家,征信机构本身就要具有很强的公信力,并为此承担信用报告的公正性,美国的几大征信机构都是经过数十年打造的出来的,而中国却一下子冒出了如此之多的征信机构。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牵头所做的《个人征信问题研究》中指出,征信行业不大,不适合大量的社会资本和许多没有征信数据处理能力、风险分析技术和金融服务基础的公司一拥而上。

  遵守信用,是一个健康社会所必须拥有的素质,中国多年以来在信用社会建设方面比较迟缓,也需要有更多的具有社会责任的企业机构介入到这个领域推动其发展,但是过度消费“信用”是一种不健康的心态,利用信用以达到其它目的更是要值得警惕的。

  在一个健康的信用社会中,“信用”应该成为授予遵守规矩的人们的一枚“勋章”,而不能成为无序思想的“粉底霜”。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浸淫于信用卡市场十数载,多年专注于信用卡行业发展、服务营销领域的研究,从事信用卡产品及服务营销的策划及市场工作,研究成果颇丰,《中国信用卡》、《银行卡与受理市场》、《用卡时代》等专业杂志的特约作者。现任职于我爱…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