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大师马克思犯致命严重的错误

丁秋龙 原创 | 2017-06-14 17:13 | 收藏 | 投票
经济学大师马克思犯致命严重的错误
 
丁秋龙
 
马克思一生有两重要发现,一是发现每一个人都有嘴,每天要吃饭,必须劳动要有价值,不能把腐烂了,必须要搞市场经济,二是发现了剩余价值,这有意义特别巨大,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能够赚到金钱,都有工资拿了,属于有价值劳动。从这两个重要发现来看,马克思对人类有价值特别的渴望啊!但是,马克思又认为剩余价值应该全部属于无产阶级,特别反对剩余价值。此时,马克思犯了一个全世界最大的致命的严重的错误,消灭剩余价值,私有制度,叫人类实行自然经济,搞不完全私有制度,或者有叫公有私有制度,这也同时说明马克思对制度经济学根本就不懂。
 
马克思致命严重的错误对人类带来巨大灾害,第一是使中国人民,俄罗斯人民等全世界人民带来巨大痛苦,上亿人死亡,第二是怪错了原因,认为负价值最大化是计划经济,公有制度造成的,例如哈耶克就这么认为的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第三是至今还有很多经济学大师张维迎等教授不肯改正自己的错误,搞不清楚自然经济和计划经济的关系,认为朝鲜搞的计划经济,公有制度。
 
一,自然经济,不完全私有制度
 
马克思最恨剩余价值,私有制度,所以要消灭私有制度,实行公有制度,计划经济,这是一个非常理想化选择,可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公有制度,计划经济要求商品全部卖出,没有剩余,赚钱最多,它的价值链:
……最大价值1+最大价值2……
也只有极少部分人可以实现最大价值,赚钱最多,例如王健林,马云等这些人,可是要形成一种经济制度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么,消灭了私有制度,会出现什么样的经济制度呢?公有私有制度,或者又叫不完全私有制度,自然经济。
 
实行了不完全私有制度,自然经济,70多年前给苏联人民带来了70多年痛苦,同样在50年代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的痛苦,遭受了非常严重的资源浪费,甚至经济几乎到了崩溃边缘。1957年11月,毛泽东提出要在15年时间钢铁等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赶超英美的口号。在“以钢为纲,全面跃进”的口号下,钢铁生产指标越提越高。各地都把钢铁生产放在首位,一切工作都要为“钢元帅”升帐让路,掀起全民大炼钢铁的群众运动。1958年12月19日宣布钢产量为1108万吨,生铁产量为1369万吨。实际上合格的钢只有800万吨,所炼300多万吨土钢、416万吨土铁根本不能用 。
 
那么不完全私有制度,自然经济的价值链是怎样的呢?
……腐烂价值1+腐烂价值2……
从不完全私有制度价值链来看,财富全部腐烂,不允许商品买卖,商品不能放几天,否则就必然要腐烂的,这是一种经济制度,从原始社会末期就开始了。例如现在1000吨大米粮食这是不可能进入市场交换、交易劳动产品,而不商品,是已经被有特权的人无偿占有了1000吨大米粮食。这个大米粮食已经进入特权的肚子里或者进入仓库里,开始出现了腐烂,时间长了全部腐烂,就形成了负价值1000吨大米粮食。那么负价值=腐烂价值=1000吨大米粮食。
二、列宁,斯大林搞自然经济,不完全私有制度,大屠杀,大饥荒
 
普京总统说,“十月革命”是人间地狱。列宁对沙皇大屠杀,斯大林对和列宁的一起革命老臣大屠杀,对人民的大屠杀是沙皇时期1600倍。斯大林在1937——1938年处死的人有近70万,其中有许多是苏联共产党、政府和军队的高级领导人。不仅如此还爆发大饥荒饿死上千万老百姓。苏联号称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所谓“社会主义国家”据说又是人类最先进最完善的国家制度,在这样的制度之下,人民不仅享有最完全的民主,而且都能过上最满意生活——上帝许诺的一切,在社会主义制度下,都可以得以实现。这招牌够吸引人的了,然而,事实上,挂羊头的,往往卖的是狗肉,就在苏联这样牛逼哄哄的社会主义国家,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曾发生过惨绝人寰的大饥荒——而且,饥荒的原因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更为奇特的是:饥荒发生后,苏联当局却极力隐瞒欺骗人民,还一如既往地宣称自己国家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不仅作恶,而且伪善。
 
如乌克兰,耕地面积很大,原有世界大粮仓之称,但在斯大林共产乌托邦时代,竟饿死一千万人。乌克兰大饥荒的真相:(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九日,走向自由民主的乌克兰在首都基辅的"乌克兰之家"展示了保存完好的克格勃档案:在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三年,仅苏联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之一的乌克兰,就饿死了七百万至一千万人!每天饿死二万五千人。但是学者指出,当年的官方档案并不完善,实际上每天饿死三点二至三点三万人,总共饿死人数占乌克兰当时人口的三分之一!
 
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在万人的追悼纪念集会上发表演说,他认为一九七三年前的档案曝光,这一千万人被活活饿死,是前苏联对乌克兰的种族灭绝罪行。"每分钟有十七人饿死;一天大约死亡二万五千人。比法西斯纳粹在集中营杀害犹太人还要多。" 在饿殍遍野的时候,斯大林把搜刮出来的小麦向美国出口了四万吨,以吸取西方资金,表示苏联的"强大"。普京总统认为,这场大饥荒不是针对乌克兰的, 因为全苏联普遍遭殃。乌克兰是重灾区?还是普通受害区之一?
 
不妨做个这样的推算:乌克兰的人口历来占苏联人口的1/5至1/6,也就是三十年代大约3000多万人(1989年统计为4100万;同期苏联人口2.2亿;苏联解体前人口2.8亿,乌克兰为5100万人)。如果像莫斯科当局所说的,“大饥荒”不是针对乌克兰,全国都一样的话,当时苏联的大饥荒至少饿死5000万至6000万人!即使把苏联其他地区罹难的人数减少1000万,另外的14个加盟共和国(包括俄罗斯)最少死亡人口在2000万,加上乌克兰的1000万人,最保守计算,1932年至1933年的集体农庄运动,苏联的死亡人数在3000万以上。
 
三、新中国搞自然经济,不完全私有制度,大饥荒,财富腐烂
 
新中国成立以后,由原来的私有制度,市场经济改为公有私有制度,不完全私有制度,自然经济。这里以“三年自然灾害”为例说明新中国搞的自然经济。1959年全国出现了“受灾范围之大,在五十年代是前所未有的”严重自然灾害,受灾面积达4463万公顷,成灾(收成减产30%以上为成灾)面积1373万公顷。其中成灾占受灾面积的30.8%,与历年比并不高,但集中在主要产粮区,河南、山东、四川、安徽、湖北、湖南、黑龙江等省区的旱灾占全国成灾面积的82.9%,而且各种灾害交替出现,对粮食生长的影响十分严重。
 
1960年,继1959年大灾害后,全国大陆除西藏外又发生了建国后最严重的灾害,受灾面积达6546万公顷,成灾面积2498万公顷,受灾面积居建国50年来首位。主要灾害是北方为主的持续特大旱灾和东部沿海省区的严重台风洪水灾害。 1960年1—9月,从1959秋季开始就缺少雨水的山东、河南、河北、山西、内蒙古、甘肃、陕西等华北、西北地区持续大旱,有些地区甚至300天一400天未下雨,受灾面积达2319.1万公顷,成灾1420万公顷。其中,山东、河南、河北三个主要粮区合计受灾1598.6万公顷,成灾808.5万公顷,分别达整个旱灾地区的68.9%和56.9%。流经山东、河南的黄河等河流都长期断流,济南地区的800万人生活用水告急。进入夏秋,旱灾扩展到江苏、湖北、湖南、广东、四川、云南等南方地区。整个大陆地区除西藏外旱灾面积达3812.46万公顷,是建国50年来最高记录。
 
1961年,全国各地区有1326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211万7千多人。1962年,全国各地区有751万8千多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107万8千多人。1959年至1962年中国人口增长率  1959年人口增长率为负2.4%;1960年为负4.7%;1961年为负5.2%;1962年为负3.8%。
 
毛泽东搞经济大外行,再提其经济思想是误国害民。1957年末,毛主席提出“大跃进”的想法。随之制定的第二个五年计划中,大量不切实际的任务和指标出台。周恩来、陈云等反冒进的党内干部被迫检讨。大跃进,已不是经济模式和发展速度的实验,而是消灭社会,变社会为“乌托邦”的实验。8月,人民公社运动全境展开。大食堂,政社合一,小生产被消灭,家庭不能拥有锅碗瓢盆的后果,要到来年才显现出来。由于高度集权,和此时提出的“合理的个人崇拜”,不合领导人胃口的信息不能发送,领导人被大量虚假信息包围,干部们层层加码,放卫星,相互攀比,达到荒谬的程度。
 
同月,毛要求大炼钢铁。乡村和城市机关单位,也开始土法炼钢。成熟的庄稼,烂在地里无人收割。乌托邦的后果,很快显现。毛主席在内部检讨时说,他搞大炼钢铁运动,事先并不知道炼钢要运输,要焦碳和合适的砂。仅炼钢一项,直接经济损失达200亿。
 
四、朝鲜搞自然经济,不完全私有制度,越来越穷
 
朝鲜从1957年开始实行粮食配给制。规定一般劳动者的口粮定量为每天700克,军人800克,老人500克。1973年开始以储备战备粮为理由,人们的口粮定量削减了10%,1987年又再度削减10%。进入1990年代,口粮定量又作了几次修改,到1994年一般劳动者口粮定量为450克。1995年以水灾为由,口粮定量减半。1996年口粮定量又削减三分之一,口粮供应仅为每人每天100克左右,仅能维持艰难生存。面对崩溃的配给制,朝鲜政府提出国家解决口粮的三分之一,单位解决三分之一,个人解决三分之一。单位较好的人可以从单位分到一些粮食,有钱的人还可以从黑市买高价粮。
 
有人证实,北韩粮仓黄海南道每年饿死几千人。脱北者崔永哲(化名)18日接受北韩改革电视台采访时说:“靠山的人可开荒补充口粮,可是平原地区都属于共同农场,收上来的粮食几乎都被抢走,所以每个村每年有三四十人饿死。”他原在黄海南道海州市人民委员会农业管理部门工作,去年夏天脱离北韩。日本《东京新闻》曾报道说,金正日去世后黄海南道有2万人饿死。崔永哲说:“农民若在秋收时不偷就要饿死,这就是黄海南道的实际情况。今年好像北韩当局千方百计搜走了农民掩藏的粮食。”他是说,这不只是今年发生的问题,是年年重复的结构性问题。
 
据崔永哲说,黄海南道饿死人缘于春天上级下达不现实的粮食生产指标。北韩当局每年向该地区共同农场下达一丁步(约一公顷)生产6吨粮食的指标,其中2吨留给农场。但实际产量仅为2至4吨。就是说,一开始下达不能实现的生产目标,然后根据该指标收走粮食,农民就无粮可留。据说,一到秋收,首先由金正恩的亲卫队护卫总局、对南工作部门、保卫部等部门收走粮食,其次是军队。
 
秋收时尽管军队进行监督,农民还是偷藏粮食。因为这时不偷藏就得一年挨饿。这样偷藏的粮食一丁步约有一吨半到两顿,总产量的一半左右。于是北韩当局通过各种检查搜走这些偷藏的粮食。通常能搜走约30%。由此,黄海南道每年有5000至7000人饿死。
 
最后,我不想写这样的文章,实在太沉重了,但是也没有办法,很多经济大师一错再错,不肯改正自己的错误,就必须找原因,根源在经济学大师马克思身上,马克思出现了严重的错误,怪只能怪马克思,他的错误很难发现的,就目前人类的经济水平根本发现不了。我愿望大家看了这篇文章能够改正自己的错误,搞清楚自然经济和计划经济的关系。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丁秋龙,1968年生于江苏镇江,1993年误入经济学之门,被经济学大师茅老及时发现,茅老说,“顺着你的思路可以研究出一大片的研究园地,这是一个新的领域。”
每日关注 更多
丁秋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