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总统的科学工作不及格

王元丰 原创 | 2017-06-23 12:2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特朗普 科学工作 

  特朗普总统上任五个月了,在他执政百天的时候,很多机构和媒体对他的工作成效,进行了分析和调查。《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2%,不支持率为53%,是二战后历任美国总统的执政百日时支持率最低的。这些调查多是关于外交、贸易和就业方面,那么,特朗普总统入住白宫这么长时间,他的科学工作干得怎样?实事求是地说:不及格!让我们从与科学相关的人、钱和事几个方面看下,是不是这样。

  美国总统上任后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安排重要部门的负责人。在科学相关的部门,总统需要尽快提名诸如总统科学顾问、美国科学基金会(NSF)、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美国航空航天署(NASA)负责人等数百名高级官员。这其中总统科学顾问,是就美国政府科技事务向总统提出建议的重要幕僚,对国家的科技工作有着重要影响。自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之后,每位美国总统都有一位科学顾问,使总统能够听到科技界的声音,在做决策时能够基于科学的证据。奥巴马总统上任不久其科学顾问约翰•霍尔德伦(John Holdren)就获得任命。而现在虽然特朗普总统任命了美国工程院院士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做国务卿,但是像科学顾问这样重要的科学官员还没有人选。小布什总统直到上任半年才任命的科学顾问被认为是最慢的,特朗普总统会不会破了小布什的“记录”,还不好说。

  但是,在其他科学官员的提名任命上,NIH的主任刚刚获得任命,美国癌症研究院的主任才有提名人选。主管负责人的滞后任命,对这些事关美国科学发展部门的工作肯定有影响。还有,总统提名官员时间越长,国会通过任命的时间越慢。这有点负向循环,对科学工作很不利。或许,有人认为这是美国新旧政府交接问题的常态,美国新政府一般要用一年的时间,才能把新政府的主要官员任命完。但是,特朗普总统是工作效率最低的,根据美国白宫过渡项目(WHTP),一个通过向新政府的工作人员提供信息来缓和权力的转移冲击的跨党派机构报告显示:特朗普是40年来组织新政府最慢的总统!这可能与特朗普对政府工作的理念有关,他认为美国政府人浮于事,用不了那么多人,所以,他不着急。

  在人的问题上,特朗普另一项工作倒是很快,那就是上任一个多月,就签署限制七个穆斯林人口居多国家的移民和难民入境的行政命令。虽然这个“旅行禁令”不是专门针对科学家、科技工作者的,但是,美国的科研人员国际化程度非常高,有的大学40%的教授以及40%的研究生都来自美国以外,科学家群体受特朗普政府“旅行禁令”的影响很大。“旅行禁令”不但使一些大学和研究机构不能招募那些来自受“旅行禁令”限制国家的学者和学生,而且使一些国际学者到美国以外的地方参加学术活动或者探亲访友受到影响。这个“旅行禁令”被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驳回拒绝执行后,尽管特朗普政府态度软化,推出宽松版的新“旅行禁令”,但仍然再次被法院判定违反宪法。虽然在英国伦敦发生恐怖袭击后不久,特朗普还建议应该尽快实施旅行禁令来应对恐怖主义,但这是他执政的一大败笔。

  在人上,特朗普总统没有取得好成绩,在科学预算这个对科学发展至关重要的经费问题上,特朗普的工作也不让人看好。3月,特朗普政府公布其2018年政府预算案草案,5月23日公布了修正后完整版的提交国会的预算案。这份预算案可谓非常特别,路数不同寻常。现在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在努力提高研究与发展经费,以刺激创新,提高经济增长率。但是,尽管特朗普政府本着“美国第一”原则,宣布要增加美国就业,使美国经济增长率达到近些年没有达到过的4%,但2018年的预算建议案,却要在年增加美国军费540亿美元的同时,大力削减大部分政府部门的经费。那些科研经费的主要支撑者更是主要削减对象:NSF减少11%,NIH被降低18%的经费,而美国环保署(EPA)和食品药品管理局则更被大幅拿走 30%和31%的预算。

  这样的预算案科学家肯定反对,世界最著名科学杂志之一《科学(Science)》发表其主编杰里米•博格(Jeremy Berg)的社论文章,题目就是:《目光短浅的优先级》(Shortsighted priorities)。文章认为“预算案似乎没有抓到几十年来支撑繁荣的根本”,呼吁美国国会不支持这份预算案,不使美国的科学领导地位倒退。而在美国国会,两党都有议员对特朗普政府预算案持批评态度,在5月份国会通过的2017年财政预算,与特朗普政府的预算大不相同:联邦政府科研预算整体提高5%,NIH预算增幅高达20亿美元,总投入增加到340亿美元,再创历史新高;NSF获得的预算基本平稳,增加了900万美元。美国环保署(EPA)得到80.6亿美元经费,只比2016财年略降1%。尽管美国参众两院都是共和党占主导地位,但他们对科研经费的态度与特朗普政府大不相同。如果特朗普政府的预算案在国会通不过,特朗普总统的施政就又受到重大打击。

  再来看看与科学相关的事情上,特朗普政府的作为。气候变化是科学界普遍认同的事情,但是,同很多共和党人一样,特朗普不但对此持质疑态度,6月1日,还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这不但让世界哗然,更引得英国《金融时报》的评论员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说:美国是一个“流氓超级大国”。而绝大多数美国科学家对此当然不会赞同。6月9日,《科学》杂志发表文章分析,尽管美国的一些州、城市携手节能减排,努力让美国履行在巴黎气候协定的承诺,但没有联邦政府的推动,美国是难以达到2025年比2005年减排温室气体的26%至28%的目标。

  此外,特朗普政府不是基于科学事实的一些论断,比如,认为参加特朗普就职仪式的民众比往届总统多是“另类事实 (alternative facts)”,这使科学界对不是以事实为依据(evidence-based)的美国总统很难接受。因此,一些美国科学家在网上发起倡议,效仿华盛顿妇女大游行发起抗议活动,在4月22日世界地球日那天,发起了科学家到美国首都的大游行。虽然由于有关于科学家不应该陷入“党派之争”讨论,那天的游行主题也改为“为了科学的游行(March for Science)”,但是很多科学家是因为对特朗普政府不满才去游行,要发出科学界的声音。4月22日的科学家大游行,活动中心会场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有成千上万人参加,同时,还有全球数百个城市举行声援活动。这样的游行在美国可以说过去几乎没有见到过。如果美国有一个从多方面支持科学,增加科研经费的总统和政府,科学家会大规模的游行吗?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特朗普总统的科学工作不让科学家满意,效果不佳!

个人简介
北京交通大学发展规划处处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每日关注 更多
王元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