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对中国的研究不专业,中国要有自己的信用评级机构

李稻葵 原创 | 2017-06-30 00:3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中国经济 

  以下为李稻葵采访实录:

  穆迪对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研究水平不如国外的投行,不专业

  记者:您27日在论坛上的一个观点非常吸引人,说穆迪下调了中国的主权评级,但我们不应该去在意它,相信它,您的理由是什么?

  李稻葵:最简单的理由就是什么呢?穆迪公司对于中国乃至于其他的新兴市场国家,真的是不了解,为什么不了解呢?因为他们研究力量远远跟不上。所以我在论坛上说的他们每一个地区或每一个国家,他们分配若干个,三四个,五个了不起了,刚刚毕业的MBA确实是这个情况,而且他们内部机制我很熟悉,他们内部机制是下面给出的评级,上面一般是不否决的,不干预的。所以他顶着一个大的穆迪的名字,实际上干活的就那么几个刚刚毕业的学生。

  那我们就要问了,刚刚毕业的几个MBA学生,对于中国经济能有多了解呢?肯定不如国外的大投行的经济学家和分析师。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穆迪不去雇那些人呢?答案很简单,雇不起呀!投行的工资比穆迪的工资高多了,在对中国评级这方面,投行的经济学家比穆迪的重要性大多了。投行那帮人是天天打仗的,天天在战场上赚钱的,直接参与做交易的,那个交易量是几十亿上百亿美元的。

  关于中国经济的评级,市场关注穆迪不去关注更权威的研究是非理性的

  所以模式决定着穆迪的知识量,或者研究的水平确实不如国外投行,而国外投行研究水平可能又不如像布鲁金斯、卡内基梅隆、卡内基和平研究院,或者是美国的CATO凯托研究所,或者是我们都很清楚的彼得森研究所。这些研究人员他们不愿意去穆迪干活,去穆迪干活的是刚刚毕业的学生。所以这个事情就倒过来了,我们不去听高盛的,不去听彼得森研究所的,这都是美国的,先不说中国的,不去听布鲁金斯的人的分析,却注重穆迪的分析,这个市场是非理性的。

  穆迪的历史悠久,专长在于研究美国本土的公司和地方债务

  为什么是非理性的,因为穆迪在美国运营了上百年,超过一百年,它对美国自己的、本土的公司和地方债务的分析是很到位的,这点我们不怀疑它,它自己的事情。但是对于一个新兴市场,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市场的分析,肯定不如那些专门这个行当里面,天天摸爬滚打的这些人,没有这些专门在战场上攻城掠地的机构知道的多。所以在论坛上我指着坐在我右边的两位分析师,一位是来自于美国的布鲁金斯研究院的研究人员Prasad,印度裔的教授,还有那位李晶,摩根大通,他们的水平真的是高过穆迪的,穆迪是雇不起他们的。

  所以我的原话是说:坐在我右边这两位那是在分析中国金融和经济里面,那是超级明星,那是相当于勒布朗·詹姆斯,相当于乔丹。而穆迪那帮人属于不怎么打篮球的,可能篮球都不碰的“小矮个”,他怎么能评球呢?这个道理是这么回事儿。

  中国的发展与美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不同,不能简单用美国的理论照搬到中国

  再往深里说,中国过去40年的发展如果让信用评级公司从一开始就评级的话,一开始就评成垃圾级,它一错再错。因为中国的发展确实跟美国甚至于其他新兴市场是不一样的,你用标准的美国的那套理论来分析中国,你永远看不懂。中国这40年一边成长,一边在国外是被人骂的,幸好我们没听他们那些骂的胡言乱语。今天我们发展起来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去听那些评我们不靠谱的话呢?从这个道理上讲,穆迪的这个评级是不应该过分重视的。

  记者:中国当下的主权机构评级体系,相对于市场需求来说,仍然是比较落后的,它的独立性也有待考量,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中国等新兴经济体要有自己的信用评级机构,靠别人永远受气

  李稻葵:穆迪、标普、惠誉这些公司,过去在美国成长起来有它的合理性,因为美国是一个最大的经济体,内部的金融市场的分工非常细,但是世界在变化。此时此刻以中国为代表的一大批新兴市场国家兴起了,这些国家也要发债券,这些国家也要搞金融,这些国家也要发股票。那么这三家的信用评级公司肯定是跟不上的,它没研究,它不在中国、不在印度、不在南非,所以这就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了,中国、南非、俄罗斯、印度,我们必须要有我们的信用评级机构,不仅给我们的主权债务评级,还有各个省、各个市、各个企业的债务评级,这才能够搞明白,包括地方债,才能够落地。如果我们是靠别人评级的话,我们永远受气。

  信用评级系统是市场经济的基础设施,中国自己的信用评级系统要独立,引入竞争

  我们的评级体系必须要建立起来,首先同意吧,第二怎么建立起来,当然要独立,而且要竞争,不能一家说了算,三、四家都来说,看谁说的对,让时间告诉我们谁厉害谁不厉害,让时间淘汰那些落后的评级公司。这才是我们中国市场经济的基础设施,相当于我们市场经济的高速公路和高铁一样,这是我们中国经济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除了关于评级系统的热点问题之外,在谈到如何看待资本盲目追逐科技创新项目,导致估值虚高的问题时,李稻葵表示, 正是资本疯狂得投资推动了科技和经济的进步,潮起潮落是资本市场发展的基本规律,泡沫总会破灭,但市场还是能够自我恢复。

  在被问到看好哪些细分领域的消费升级时,李稻葵表示,消费升级不仅仅是传统的消费品品质的升级,还要关注许多家庭服务的社会化的升级,比如过去亲朋好友甚至父母子女间的相互照顾,将来都将减少并转为社会化服务。

  关于目前关注的创新项目,李稻葵表示,他更关注一些距离生活比较远,但准入门槛高,又能带来高额利润的领域,如被欧美日垄断的硅的制造。中国经济最关键的就是在这些领域的产业升级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1985年至1986年为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HIID)访问学者。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并兼任该校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1997年至1998年,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