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正《党章》一个错误

丁秋龙 原创 | 2017-07-11 04:13 | 收藏 | 投票
纠正《党章》一个错误
 
丁秋龙
 
无产阶级理论家和资产阶级理论家都非常重视价值理论的研究,把价值理论的研究放到首要的位置,在《政治经济学》书中第一章就就讲的价值理论。为什么价值理论如此重要呢?因为价值理论是经济学的根本,金钱又是价值理论的根本,所有一切经济理论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可以用价值理论来回答,一目了然,以理服人。其实,价值理论又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学问,就在咱们老百姓的心里,有两个要点:第一,一切物品都是会腐烂,腐烂的物品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老百姓绝对不会用自己的金钱去购买腐烂的物品的;第二,一切劳动产品必须要及时卖出转化为商品,才能体现出价值。如果把劳动产品送给别人就不能成为商品,譬如中国对外无偿援助,就不能成为商品,不能形成价值。
 
一、价值球模型
 
 
2005年我研究出《价值球模型》,已经把价值理论所要表达的思想充分表达出来了,茅于轼老师为这个球的核心金钱留言。这球的内部关系:
 
 
 
正价值=负价值
正价值=剩余价值+经济价值
其中,经济价值=剩余价值1+剩余价值2+……
负价值=腐烂价值
 
这个《价值球模型》是非常好理解的,一切劳动产品没有进入市场交换,已经腐烂了失去使用价值就称为负价值 ,农民兄弟的蔬菜腐烂在田里,这就是负价值。当劳动产品进入市场交换,必然会出现剩余价值、经济价值,这就代表着正价值。要理解《价值球模型》有两个要点:第一,有正价值必然要有负价值,有负价值必然要有正价值,这和物理学上的正作用力和反作用力道理是一样的,两者之间是相互转化的。第二,最大限度地追求增加或者减少负价值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
 
几位经济学大师马克思、茅于轼、樊纲对负价值和正价值是怎样理解的呢?马克思说:“铁会生锈,木会腐朽。纱不用来织或编,会成为废棉。或劳动必须抓住这些东西,使它们由死复生,使它们从仅仅是可能的使用价值变为现实的和起作用的使用价值。”可见,马克思是非常不喜欢负价值,主张追求正价值,这个思想很激烈的。茅于轼老师说:“负价值对我启发很大.一个地方之所以穷就是因为正价值创造得少或者负价值创造太多”。 樊纲教授对负价值的理解:同资本的价值取决于未来的收益,严格地说是“预期未来收益总和的折现值”。未来收益越高,企业资本的价值越高,尽管重置成本可能很低;而企业未来收益越低,企业资本价值就越低;如果预期未来是亏损,那么严格说来资本的价格是“负的”,什么叫负价值,就是你得贴钱才能卖出去。
 
二、马克思等人代表着负价值最大化
 
马克思等人代表着负价值最大化。马克思在价值理论上研究非常精辟科学,极力反对负价值,喜欢正价值,可是在《共产党宣言》上又追求负价值,反对正价值,自相矛盾。《共产党宣言》出现两个错误,一是消灭私有制度;二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进行专政,搞阶级斗争。马克思是反对市场经济、私有制度的。自从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实践证明全世界已经有上亿人死于非命,马克思等人不能为全体老百姓带来金钱财富。
 
马克思等人的思想,给中国人民带来痛苦灾烂。这里有一组经济数据可以说明这一点。毛时代的经济成绩一览表 单位:亿元
历年固定资产 +4892.5
朝鲜战争 -62.5
大跃进 -1200
历年援外 -1201.4
文革 -5000
────────────
经济总和 -2571.4
 
通过这张表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大致情况,这个大致情况就是毛时代从1949年到1978年三十年时间内,全国总资产成负增长,其负增长金额为2571.4亿元人民币。从这个数据来看,毛时代的经济状况可谓是失败到底。
 
三、邓小平等人代表着正价值最大化
 
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代表着正价值最大化。温家宝指出,中国经济增长举世瞩目。从1978年到2011年,年均增长9.9%。我们已经跃居世界经济总量的第二位,这个成绩来之不易。如果大家想一想百年以来中国落后挨打的状况,就会为中国今天的发展与强大感到扬眉吐气、感到振奋。而之所以取得这样重大的成绩,是因为我们实行了改革开放的政策。
 
茅于轼老师有一篇文章《市场制度改变人类发展轨迹》指出:中国改革成功,举世瞩目。在短短的三十年中GDP增加了16倍,人均GDP增加了9倍。贫困人口比例从65%(1990)降低到16%(2008)。中国不再有饥饿的问题。于是,中国人用几千万买了小汽车,每年有一亿多人坐飞机旅行。中国消费全球46% 的煤炭,差不多同样比例的铝和锌。中国生产的钢铁相当于美国,欧盟,日本加起来再加倍。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国的改革成功?
 
茅老师总结说,是靠劳动和交换,缺一不可。劳动创造物,交换使物尽其用,经济学讲的资源配置就是物尽其用。财富增加的原因主要是交换,而不在增加物。有许多例子,物没变,只是配置的改变,财富就增加了。国际贸易就是例子。金融业创造财富也是,他们没有任何物的增减,但是改变了钱的配置。
 
同样的张维迎教授也有一篇文章《不尊重市场逻辑转型必定失败》指出,市场逻辑引起世界巨变。人类在过去两百年、中国在过去三十年能取得这样大的成就,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得益于“市场的逻辑”。从公元元年到公元1800年,技术进步率仅为0.05%,而过去两百年大约为1 .5%,过去两百年的进步是过去1800年的三十倍。今天,美国有一个什么技术,很快中国就有了。
 
以上两类人价值观发生了冲突,马克思等人要天下财富全部腐烂,越来越穷,而邓小平等人要天下财富不允许腐烂,必须要搞市场经济,把商品及时卖出去,赚钱越来越多。那么在《党章》里特别改革开放40年了就不能以马克思等人的思想为指导思想,在文字表达上出现了错误。我呼吁党中央能够重视《党章》里的错误,能够及时纠正过来。
 
最后,中国共产党人应以追求“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习近平)最高理想。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丁秋龙,1968年生于江苏镇江,1993年误入经济学之门,被经济学大师茅老及时发现,茅老说,“顺着你的思路可以研究出一大片的研究园地,这是一个新的领域。”
每日关注 更多
丁秋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