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反对派组织全民公投压马杜罗下台

刘植荣 原创 | 2017-07-17 08:5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委内瑞拉 

 

在延续了三个月的反政府示威抗议之后,委内瑞拉反对派2017年7月16日组织全民公投,进一步对总统马杜罗施压。委内瑞拉当局称这项非官方的公投活动是非法的,反对派则视此为人民拒绝屈服于政府的象征性之举。

公投提出的三大问题是:是否支持政府所提出成立立法议会的提议、是否支持提前举行总统选举,以及是否拥护由军队来捍卫宪法。

对反对派来说,此次公投是迫使马杜罗下台的第一步,他们不排除下来组织全国范围的大规模罢工活动。

法新社评论说,近几周委内瑞拉政府阵营内部出现分歧,委内瑞拉总检察官、前总统查韦斯的支持者奥尔特加(Luisa Ortega)近日对马杜罗提出严厉批评,并威胁将对他提出上诉,不排除启动弹劾总统程序。

反对派今天组织的全民公投于当地时间上午7时开始,全国共设立2000多个投票点。民调显示,委内瑞拉1900万登记选民中有1000多万人有意参加投票。

根据民调结果显示,委内瑞拉超过70%的选民反对政府成立立法议会的提议,超过80%的民众批评马杜罗治理国家的方式。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委内瑞拉反政府示威浪潮持续接近两个月,仍未有平息迹象。委内瑞拉的示威至今已造成最少60人死亡。

梵蒂冈电台报道,委内瑞拉主教团於5月18日晚结束了年度全体大会特别会议,并发表一份牧灵劝谕,写道:「我们再次表明,我们关怀今天在街头和社会其它场所表达自己想法的人民。他们在扞卫自己的权利不受那些正在亵渎宪法的人所侵犯。」

委内瑞拉主教们谴责人权和国家宪法受到的侵犯与日俱增。他们重申,政府修宪的提议非但没有必要,甚至会「危及委内瑞拉的民主,全人发展及社会安宁」。在此背景下,教会鼓励人民和平地表达自己的合法诉求。「人民是民主社会的真正主体」,而走出危机的「最佳」形式是诉诸选举。关於委内瑞拉当前的严峻局势,委内瑞拉主教团主席帕特隆(Diego Padrón)总主教向本台讲述道:

答:我们重申了我们是天主子民的牧人。因此,我们以天主之名要求我们的子民警觉到此刻的严重性,并要促进带来生命的一切,谴责导致死亡的一切。我们这麽说,是因为我们愿意强调人民享有抒发己见的权利。为此,在观念上也要奋斗,因为针对当前局势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是政府的局限性观点,认定只有政府的提议才是正当的;另一种是人民的观点,他们展现自己享有发声反对政府的权利。

问:你们表明拒绝政府召开修宪会议的提议,并称之为危险的修宪。
答:当然!危险在於它要改变委内瑞拉的国体。我们是一个公正、法治又民主的国家,而修宪会议却要作出截然不同的诠释。国民原本能直接选出自己的代表,但根据修宪会议的新概念,人民代表将由一个组织选出;也就是,投票将是通过间接选举完成。因此,我们无法承认这个全然违宪的修宪会议。宪法定义我们的国体是民主国家;换言之,人民能普遍且各自表达意见。

问:为了扞卫法治国家,委内瑞拉的街头满是抗议群众,针对这些示威的强烈镇压也会带来生命危险。
答:我们所面对的是生命与死亡的抉择,民主与独裁国家的抉择。我们必须意识到街头抗争是值得的,否则我们必将陷入独裁的局面,畏惧一个我们已看到在其它国家最终行不通的体制,因为它带给人民的只有贫困和痛苦。

北美和南美的14个国家2017年3月23日呼吁委内瑞拉释放政治犯、并透过选举重建民主。

法新社报道,这份声明由墨西哥外交部提出,由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智利、哥伦比亚、哥斯大黎加、美国、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墨西哥、巴拿马、巴拉圭、秘鲁和乌拉圭共同签署。

声明说,释放政治犯、承认国民议会决定的合法性,以及设定选举日程是委内瑞拉政府的当务之急。

委内瑞拉定于在2018年12月举行总统大选,而原定去年底举行的州长选举已被延期至今年,但确切日期尚未决定。

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阿尔马格罗上周曾号召成员国终止委内瑞拉会籍,除非总统马杜罗的左派政府很快举行有可信度的选举。

中国会晤委内瑞拉反对派商谈650亿美元债务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正在对之前提供给委内瑞拉的巨额贷款进行重新谈判,还会晤了该国的政治反对派,这标志着中国对委内瑞拉的姿态发生转变——中国一度视后者为在美洲抗衡美国的一个国家。

委内瑞拉正面临着200年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之一,油价暴跌引发经济崩溃和政治僵局。作为委内瑞拉最大的债权国,中国自2005年以来累计借给该国650亿美元,而且已经展延了用石油销售来担保的债务偿还计划。

据中国和委内瑞拉谈判双方的消息人士向《金融时报》透露,中方派出非官方特使与委内瑞拉的反对派举行会谈,希望在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下台的情况下,他的继任者将继续承认欠中国的债务。中国意识到马杜罗的地位岌岌可危,而以恩里克-卡普里莱斯为首的反对派影响力不断上升,这是表明套在加拉加斯的社会党政府脖子上的外交绞索越来越紧的又一迹象。

评论:委内瑞拉经济崩溃的原因

作者:刘植荣

 

 

委内瑞拉2016426日宣布,为应对电力供应短缺,所有公务员每周工作两天星期一和星期二,中小学上4天课(星期一至星期四)。其实,委内瑞拉面临的不只是电力供应短缺问题,而是经济全面崩溃,国民议会在2月就宣布委内瑞拉爆发全国范围的食品危机。

委内瑞拉是世界能源大国,石油储量世界第一,天然气储量世界第八,煤炭储量90亿吨,水力资源极其丰富,全国电力供应主要来自水电。现在,3000万委内瑞拉人可谓“抱着金碗要饭”,物资全面短缺,商店空空如也,水、电、大米、面粉、牛奶、面包、啤酒、卫生纸等商品都要凭带有指纹信息的供应卡定量供应,食品和生活用品短缺率高达90%,药品短缺率高达80%。由于生活用水短缺导致疥疮、疟疾,痢疾,阿米巴病等多种疾病发病率蹿升。

委内瑞拉总统等官员拒不承认政府对通胀、物资短缺和饥荒负有责任,称这是“美帝的阴谋”,国家统计局局长Elias Eljuri甚至说“食品短缺是因为委内瑞拉人吃得太多了”。其实,稍加分析就知道,委内瑞拉经济崩溃政府负有主要责任。

首先,政府没认识到石油市场规律,做到未雨绸缪。石油作为经济的血液,历史上的价格一直波动很大,可委内瑞拉政府却认为,石油开采一桶少一桶,加之世界对能源的需求不断增加,石油价格只会升不会降。由于把本国经济绑在石油这一驾战车上,用出口石油赚来的外汇进口商品满足居民消费需求,忽视了本土制造业的发展。石油价格暴跌,赚不来足够的外汇进口商品,导致国内商品供应短缺。

其次,通胀进一步让进口萎缩。查韦斯总统执政期间提出很多庞大的社会主义发展规划,通过政府投资刺激经济发展,这就需要大量的货币支持,于是,政府毫无节制地印钞,爆发恶性通货膨胀。200811日,为了应对通货膨胀委内瑞拉实行货币改革,发行新货币强势玻利瓦尔(bolívar fuerte,简写为BsF)替换已有的货币玻利瓦尔(bolívar),新币与旧币的兑换比率是11000,其实就是让货币贬值99.9%

但货币改革并未能阻止通胀继续。由于委内瑞拉央行的印钞机缺乏原材料已无法印钞,不得不让外国私人印钞公司印钞。201412月,马杜罗总统秘密让欧洲几家私人印钞公司印刷150亿张面值为100玻利瓦尔和50玻利瓦尔的钞票,平均每人500张,我们按100玻利瓦尔和50玻利瓦尔的钞票各占一半计算,这就相当于政府从每个居民身上洗劫了37500玻利瓦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64月份预测,委内瑞拉今年的通货膨胀率为481%2017年将达到1642%。委内瑞拉已成了拉美的津巴布韦。

居民不信任本币,兑换美元,政府开始外汇管制,企业必须把外汇上交央行。企业没有外汇就无法进口商品,而委内瑞拉居民的日常消费品又靠进口,在这种情况下,进口减少必然造成商品供应短缺。即使有的企业通过黑市搞到外汇进口商品,但通胀也把贸易利润给吃掉,没人会冒险从事无利可图的国际贸易。进口商品稀缺又推高了物价,造成恶性循环。

再次,吃光外汇储备让国债成了垃圾。2011年,查韦斯将委内瑞拉存在伦敦的价值110亿美元的黄金运回国,称这是对黄金行使主权。其实,政府很快就吃光了这些黄金。没有外汇储备就很难发债,除个别“老朋友”还继续慷慨援助委内瑞拉美元外,没有国家再借给它钱。债发不出去,借不来钱,政府便从2013年开始从本国居民身上搜刮美元。在恶性通胀的经济体里,市场上没有了美元等硬通货让商品交易更加困难,因为没人愿收取本币货款。

最后,腐败导致公众失去对政府的信任。委内瑞拉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是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之一,尤其是发现石油后,一些石油收入悄悄流进政客的海外银行账户。很多政府政府官员甚至军警也参与毒品走私活动,成了黑社会的保护伞,这才让委内瑞拉成为世界第四大毒品走私国。2010年至2015年,委内瑞拉的世界廉政指数排名一直倒数第九位,而司法公正排名则倒数第一位。委内瑞拉《国民报》20163月报道称,腐败让委内瑞拉国库损失了3500亿美元。委内瑞拉从2014年初以来,多次爆发全国性反腐败示威,要求马杜罗总统下台。抗议者标语上写着:这些卡斯特罗-查韦斯们说话像马克思,统治像斯大林,生活像洛克菲勒,而人民却在遭受苦难!”可见,委内瑞拉社会动荡,政局不稳,购买委债也会面临极大的政治风险。腐败是经济大厦的最大蛀虫,有腐败就不会有健康的经济,经济崩溃只是早晚的事情。

马杜罗总统20141213信誓旦旦地宣称“委内瑞拉肯定不会出现债务违约的情况”,现在看来,不但委内瑞拉债务违约已板上钉钉,马杜罗恐怕也要被从总统府赶出去,因为国家选举委员会2016426日批准了反对党联盟要求启动公投程序罢免总统马杜罗的申请,罢免总统马杜罗公投的185万人的签名已于5月2日提交到全国选举委员会,比预定要求公投所需的法定人数多出九倍多。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读者肯定关心:中国究竟给了“老朋友”委内瑞拉多少钱?

凤凰网20141024日报道称,委内瑞拉对华500亿美元贷款违约,不还钱也不给油。凤凰网1119日继续报道,委内瑞拉外储告急,中国资助40亿美元助其偿债。笔者从委内瑞拉政府公报上查到,200859日中委签订了一个180亿美元的贷款协议,此后该协议被修改了4次,并于2014107日重写了该协议,这说明委内瑞拉对这笔债务一直违约,目前仍未向中国偿还这笔贷款。

201518,参考消息网转引美媒报道称,中国将向委内瑞拉提供200亿美元贷款。美媒称,正在北京寻求财政支援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17日宣布,已同中国达成一揽子双边协议,中国将向饱受油价大跌冲击的委内瑞拉提供200亿美元贷款。马杜罗称:针对我们国家的经济战和石油价格战给了我们向盟国靠拢的机会。 据《华尔街日报》,欧亚集团拉丁美洲高级分析师Risa Grais Targow表示,在获得更多细节之前,该协议的影响力尚不明朗。不过周三的协议本身表明,中国将继续支持对深陷政治困境的马杜罗。她表示:中国在委内瑞拉的风险敞口很大,所以很担心该国政局出现更替。

根据以上媒体公开报道的数据推算,目前委内瑞拉大致欠中国6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00亿元,委内瑞拉平均每人欠中国纳税人14000元。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刘植荣,独立学者,媒体评论员。 qq:327954416
每日关注 更多
刘植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