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權

张海勤 原创 | 2017-07-26 12:0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華勤 主權 

  116.主權

  這是一個我不怎麽願意談及的問題,是我問及朋友的別人第二多的問題。為什麽主權不能談判呢?

  我在中山市喜達屋~喜來登酒店問及一個大學生實習的女服務員,她三天都在嘟囔這個問題當她工作時見到我。看到她好興趣無處下手。

  相信多數人只是記住或沒有懷疑。今天說這個來源於台灣今天相關議論。相關關注今天媒體報道。主權從字面有點費解,主,權,。還有人,權。此外,民,主。

  台灣問題有幾個版,1,解放。2,耐心。3,不能拖。4,核心是統一。5,偉大復興的基礎。6,政治分歧不能傳下去。

  主權態度這是一個給純粹存在畫蛇添足為形而上學的多此一舉的廢話。

  真實的純粹的存在是不存在的。比方:敘利亞,朝鮮。形而上學的存在的社會意義是存在著的,也就是說形而上學的存在是存在的。當然,這個“存在”的意思是社會意義的存在而不是哲學的所謂的存在。

  主,主人。這個“主”從社會意義是相對的。這個“人”其實也是相對他人有點“權”而已。這個“權”顯然是一種時代性共識,或法律確認。權,又是什麽?無非就是權利或權力。權利,權益也。權力,爭來的機會,絕對不是給力;所以,我一再說給力是個錯誤到漢語詞語。主權實際上,也是一種價值觀。

  這麽看來,主權應該是承認主人,即某人得到了享有某種共認的權力或權利。權,暫且不談,也應該明瞭,你懂得的。略。到此主權的社會意義基本確定,那麽哲學意義只能辯證看了。假如,你的主權漏有洞或不穩定的?那主權就不是主權,就像菲律賓阿諾過堂荷蘭海牙法庭:一方面,海牙法庭不具備主權審判資格;另一方面,拿著別國主權說事,誰理你。海牙不具備“主”的資格;另一方面同為“主”人,你有什麽資格告發別人?除非被告或者你阿諾國不具備“主”的資格。

  簡單說,主權這個玩意是國家的唯一標示,就像身份證號碼一樣,沒有第二個。略。硬是把公用或他人強調的權說成是個不是權的,即不是公認的,那還有什麼保障?強盜入室,土匪當道,胡人入關。

  說說政治意義。政治這個事情乃是一國核心價值觀,是人民意志的集中體現。在西方,那要看總統選舉的綱領。古人說,政治,正也。不知諸君結合上下文知悉否?主權是政治的基石,沒有主權,談什麽政治都使不上勁。就像有把柄握在人家手裡。在這樣情況下,主權不容談判就成了唯一能堵住缺口的糧袋子。

  主權還有引申意義,物質意義,哲學意義等等。

  台灣問題,作為這個人怎麽弄都不過分,這關繫主權問題。主要是不想讓台灣太大損失。這個限度一旦突破,不管武統還是其他的都是必然的。台灣現在的局面成為了較勁大陸的本錢,這個事情不可同日而語了。再固執下去,叛國罪扣到“台獨”分子頭上,那可就是政治犯。不容諱言,國民黨還是那個樣子,臺灣的狗皮膏藥,怎麼貼都是眉毛鬍子拉碴,讓人噁心。民進黨以對抗活著且以不作為賴著得來不易的權力;國民黨似水流年以所謂奪回執政權飲鴆止渴於失去自我的迷惑之中。國民黨能有什麽用?指望他不鬥還是統一?他都不會真幹或某個時間點,他又會真對抗。一個沒有了當魂,混混呃呃,沒有了誠信的政黨,等於沒有了自我主權能力的主體,還是自己跟他打交道之前明確亮劍纔有主權尊嚴。

  說到尊嚴。主權的主要表現形式之一。一方面是屬性榮耀;另一方面是行動保障。積極性,公平性,平等權。等於對台灣“主”不容說了,中國。權,基辛格曾經把釣魚島問題說是美國只是把管轄權(行政權類似)給了日本,其實是一種時間差的政治騙局,好聽一點是基辛格“陷阱”,算是善意欺騙?如今這個歷史時刻,人民意志堅定統一。權,在其中的作用就是體現社會積極性,公平性,和屬性榮耀。其價值觀則是時代特徵下,主權所有者權益的獨享性不容模糊和詆燬。

  再說“一國兩制”,有了主權榮耀,暫緩了主權權益統一或以激勵換取了主權權益。台灣應該看到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權益可以交換,主權不容刮踫的情況下,分肥的作用在下降。既然對激勵抵觸,做婊,那只能是自取其辱。也許,從心裏認同主權確權才能有權益可談,心靈的表白來自客觀的認知,體現主權態度,也許值得嘉許?

  張海勤 2017-07-26---¥0448--於廣州。

  原創新品,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侵權,不得影像,違者必究。

正在读取...

张海勤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张海勤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