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批判之四

钟建民 原创 | 2017-07-04 21:22 | 收藏 | 投票

1978年底的扩权改革试点开始到19874月为止,是国有企业改革的第一阶段,主要内容是扩大企业自主权。在这一阶段也包含了引用农村改革经验、建立经济责任制的改革,但这一阶段建立的责任制主要是岗位责任制,承包制是次要的。因此,这一阶段改革主要是根据国有企业自身特点及发展需要进行的放权让利为内容的改革。19797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扩权改革的五个文件,1980年起要求推行劳动合同制,此后又进行了利改税、基建拨改贷、推行工效挂钩、普遍实行厂长负责制等改革。但是,1986年工业企业亏损达到了74个亿,亏损企业数达到5.55万个,占到企业总数的13.2%,尤以大中型企业减利增亏严重。国有企业,特别是大中型国有企业的大面积亏损的结果说明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未能达到预期目的。

为什么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没有成功呢?

在前面我们已经分析过了,主要是大方向正确,具体目标模糊。

国有企业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所以是大方向正确,是因为这一阶段的改革方向的确定和提出都是从国有企业的实际出发的。而之所以具体目标模糊,是因为我们对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和基本特点缺乏进一步的认识,对作为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公有制经济运动规律与特征缺乏基本的了解。

国有企业作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基本形式,性质上是以劳动者为主体的,它是体现劳动所有权的所有制形式。这不仅是我国国有企业区别于资本主义私有制企业的特点所在,也是我国国有企业区别于西方国家的基本特点所在。因此,国有企业最根本的特点首先是它的生产主体已经不是资产所有者,而是劳动所有者了。平时我们学说社会主义要让劳动者当家作主,不就是说劳动者是企业的生产主体吗。这劳动者所以能够当家作主,劳动者所以要当家作主,恰恰是因为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实现消灭人格化的资产所有者,从而使劳动者成为社会生产的唯一主体。但是,社会主义消灭了生产资料私有制,消灭了人格化的资产所有者,消除了产权赖以生存的基础,却没有消灭人们头脑中的旧观念,即产权主体的观念。正是这种旧观念,使我们的决策者和经济学家对国有企业真正的生产主体一一劳动所有者视而不见,还一直在抱怨国有企业“主体缺位”。

认识了国有企业的主体不是资产所有者,是劳动所有者这一基本特点,我们才能懂得国有企业作为劳动所有权的体现形式这一基本性质。从企业自主权到劳动所有权,只是相差了一小步,但正是这一小步,导致了扩权改革难以到位。

事实上,企业生产主体不同,其权利要求也就不同,要求建立的企业制度也就不同,而不同性质的企业制度,决定了企业价值运动和管理运动性质的不同。所谓的经济实体,其内涵实质就是指这种价值运动和管理运动。而企业的经济实体性质,决定了一个企业的功能和作用。

许多人都把国有企业当作一般特殊企业来对待,是因为这些人并不了解国有企业作为劳动实体的基本性质。就国有企业作为劳动实体存在和发展的性质和特征而言,它并不是什么特殊企业,它只是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一种组织形式。这是体现社会主义一般特征的企业形式,又有什么特殊性可言呢?

相反,西方国家的国有企业,倒真的是一种特殊企业。因为资本主义国家是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的,因此,建立在这种所有制基础上的企业都是作为独立的资产实体存在和发展的。因此,作为资产实体存在和发展的企业,是资本主义国家最一般的企业形式。然而,国有企业,由于其生产资料国家所有制本身事实上排除了单个企业作为独立的资产实体存在和发展的可能性,从而使企业不能作为一般的企业(资产实体类的)存在和发展,这就是西方国家特殊性的由来。事实上虽然西方国家的国有企业所建立的也是产权制度,但国家所有制本身排除了单个企业作为独立的资产实体存在和发展的可能性,因而西方国家的国有企业实质上并非真正的资产实体。

这就是国企扩大企业自主权改革失败的基本原因所在。

但是,《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的作者却并不能真正指出国企扩大企业自主权改革失败的基本原因。这是因为,课题组对国企性质的认识,同样是错误的:在第八章讨论国“国有企业的性质:经济学视角”的第一节,课题组把科斯认为“企业”是对市场的替代这一判断出发,认为“企业”是私人物品领域配置资源的方式,而国家则是公共物品领域的资源配置方式,因此,“国有企业”只是一种“奇怪的组合”。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认识,是因为课题组事实上并不了解企业的本质。

企业,作为社会生产方式的有机体,它不仅具有配置资源的自然属性,同时也有满足某种生产主体利益要求的社会属性。从社会属性的角度看,所谓企业不过是满足某种主体利益要求的工具。因此,社会生产主体不同,企业的性质和特征也不同。在资本主义私有制条件下,由于劳动力的商品化,资产所有者成为当然的生产主体,因此,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企业,不过是全面体现资产所有者对资产所有权利益要求的组织形式,这种企业是以资产实体的方式存在和发展的。相反,在社会主义公有制条件下,由于公有的生产资料不仅消灭了人格化的资产所有者,而且也消除了人们在资产所有方面的差别,从而消除了资产所有权产生的基础,因此,劳动所有者成为社会生产唯一的生产主体,公有制企业也理所当然地成为满足劳动者利益要求一一劳动所有权的工具,而公有制企业是作为独立的劳动实体存在和发展的。国有企业,虽然其占用的生产资料属于国家所有,但是,在公有的生产资料保值前提下运行和发展的国有企业,它本身是劳动者投入劳动并取得相应劳动收入的的一个实体,是一个生产劳动实体。这一实体性质并不妨碍企业作为满足私人物品领域配置资源的功能。

在现代社会中,所谓的企业是有两种存在方式:一种是作为独立的资产实体存在和发展的企业,例如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各种企业;另一种是作为独立的劳动实体存在和发展的企业,例如,建立在劳动者所有基础上的、人人为主体的、按业绩付酬的企业。这两种企业,生产主体不同一一前者是资产所有者,后者是劳动所有者;从而也决定了权利要求的根本区别一一前者表现为资产所有权,后者表现为劳动所有权。

扩大企业自主权改革的失败,是不懂国有企业的作为劳动实体的性质,不了解国有企业的基本权利要求表现为劳动所有权,因而不了解扩大国有企业的自主权实质应该建立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基本制度。

《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的作者(课题组)不能真正指出国企扩大企业自主权改革失败的基本原因,从根本上来说,也是不懂得企业的两重性,不懂得现代企业作为资产实体和劳动实体的区分,从而也不能真正认识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因此,对国有企业扩大企业自主权改革的批判,自然也只能以错纠错或错上纠错了。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主要理论:劳权经济学;关于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批判;经济实体理论;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等等。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