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下的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与海外投资战略

祁斌 原创 | 2017-08-11 23:0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海外投资 

  核心摘要: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开启了全球化的新征程。“一带一路”的核心是经济合作和互联互通。在经济方面的核心内容是交换比较优势,打破贸易壁垒,创造更大的规模效应。

  2015年以来,中国海外并购的热点领域从资源能源转向高科技、制造业和消费类产业,折射出中国经济从对外出口占重要地位向内需为主的深刻转变。我们要适应形势发展变化,将“一带一路”建设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优化对外投资。“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中既有发展中国家,又有发达国家,应针对它们的不同特点采取相应的投资策略,但其核心都是充分发挥中国与这些国家各自的比较优势,取长补短,互利合作,实现共赢。

  在投资方面,中国海外并购可以关注四大领域:一是先进制造业,一是TMT(科技、媒体和通信),一是生物医疗,一个是消费行业。中国企业可以重点关注这些领域,推动中国与发达经济体的产业合作,加快中国产业升级步伐。

  正文内容 一、分析国际国内形势  分裂的社会与反叛现实,特朗普新政效果初显。特朗普当选后,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文章称其为“美利坚分裂国总统”,意为此次美国大选充分揭示了美国社会两极分化和高度对立的现状,社会精英对决草根阶层,政治正确对决离经叛道,非典型从政商人对决职业政客等。结果是“农村包围城市”,现实战胜理想。英国《经济学人》的封面文章把特朗普称为“白宫里的叛乱者”,揭示了美国社会的基本矛盾已从传统的民主党与共和党所各自代表的劳动者与资本拥有者的矛盾转化为既得利益集团或建制派与失落的蓝领工人加中产阶级之间的矛盾。特朗普正是代表后者试图打破既有格局的“叛乱者”。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也的确充分展示了其“斗士”的风格,减税、加强基建等一系列政策旨在进一步强化美国本已非常强大的竞争力。最终,其对中国的最大影响可能不是贸易战,而是督促我们应该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提高我们的竞争力。

  欧洲恐怖袭击频现,文明的冲突期待和解。近期英国和瑞典再次发生恐怖袭击。在恐袭消息传遍全球的同时,一张照片在网上不胫而走。照片中,在人们忙于救助伦敦恐袭中受伤的民众时,一名头披穆斯林围巾的妇女走过他们身旁,漠然地看着自己的手机。这张照片告诉我们一个无争的事实,欧洲各地正在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背后有着深刻的文化、社会和宗教因素。只有宽容与和解,才能引领人类最终走出困境;只有继续推动自由贸易和经济合作,使得各个国家、各个民族、不同文明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能为人类文明冲突的和解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

  日韩未竞现代化进程,半岛局势牵动全球视线。东亚的日本在“失去了二十年”后,安倍经济学试图用短期刺激解决长期结构性问题,最终奇迹没有发生,日本经济仍然徘徊在低增长的迷雾中,以先锋、夏普、东芝、索尼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日本企业濒临破产的边缘。日本经济的出路对内在于进行较为彻底的市场化改革,对外在于应加强与中国经济的深度融合以寻求“突围”。

  2016年,韩国前总统朴槿惠被弹劾下台。朴槿惠的悲剧一方面是个人的悲剧,某种意义上意味着现代政治和现代政客误入歧途,忘记带领人民发展经济的初心,而沦为做秀和表演艺术,最后不得不付出沉重的个人代价;另一方面也折射出韩国未竞的现代化进程,其高度垄断的政治体系和封建色彩的经济金融体系与腐败相伴相生,在过去的20年中逐步走向开放和市场化,但显然远未成功。而近日朝鲜半岛的“另一半”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一触即发的态势为世界笼上了巨大的不确定的阴影。

  习特会取得丰硕成果,中美关系开启新篇章。“习特会”在友好的气氛中结束,开启了中美关系的新篇章,也为中美经贸进一步深度合作打开了巨大的空间。作为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经济存在一定的竞争性,但更多是巨大的互补性。中国广袤的消费者市场和相对低廉的制造成本、美国科技水平的领先和改进基础设施的巨大需求等,都为双方的合作提供了良好的机遇,也为两国的经济增长和世界的和平稳定注入了巨大的动能。

  二、社会需求增长和升级不可阻挡,供给侧改革迫在眉睫  什么决定了大国的崛起和衰落?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IMF两位经济学家研究了1960-2007近50年的历史中,17个OECD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情况,期间这些国家共发生大大小小80次经济金融危机。统计表明,危机后复苏速度最快的总是金融体系以资本市场主导的四个国家,即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而复苏最慢的无一例外都是银行主导的四个国家:奥地利、葡萄牙、西班牙和比利时。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发源于华尔街,美国经济受到了最直接的冲击,但危机后美国经济在发达经济体中复苏速度最快,历史又重复了一次。这充分说明一国金融体系中资本市场的发达程度和经济体制的市场化程度对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和经济的弹性有决定性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也决定了大国的崛起和衰落。

  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17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了防范金融风险和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图1上有三条曲线,一个是中国大陆,一个中国台湾,一个是日本。代表台湾过去20年平均卡路里摄入量变化的曲线一路向下,说明当地一是人口老龄化,二是老百姓比较注意饮食了;代表日本的曲线说明日本更加注意卡路里的控制;代表中国大陆老百姓的曲线则说明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和物质生活的改善,同时,有理由相信这条曲线很快也会掉头向下,一是中国也开始人口老龄化,二是中国人现在也非常注意饮食结构了,尽量吃低热量高品质的食物。近年迅速兴起的马拉松运动,即折射了中国社会的转型。

  改革开放30年多后的今天,中国社会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大量的财富积累带来了消费或需求端的结构性升级。今天中国经济社会一个突出的矛盾是,一方面是需求端迅速升级,另一方面是供给端的水平相对落后,尤其是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的供给远远跟不上。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迫在眉睫。供给侧改革有两条实现的路径,一是自我创新,这需要进一步完善经济金融体制;二是海外并购,这需要有效实行“拿来主义”。

  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体制机制的完善中,关键的一个环节是资本市场的改革发展。无论是科技与资本的结合带来了腾讯、小米、阿里巴巴等企业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成长为世界级企业,还是市场化的并购重组成为经济存量优化和传统产业整合的重要推手,都证明了资本市场在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化解中国经济金融风险和防范资产泡沫,短期可以进行防控和疏导,而中长期只能依靠改革金融体系,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强化金融资源配置效率来真正实现。因此,应该加快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坚定不移推进发行体制改革,并循序渐进推进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为中国经济的自我创新提供广阔的平台,注入强大的动力。

  三、海外投资与一带一路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开启和引领了全球化的新征程。“一带一路”的核心是经济合作和互联互通。我认为它在经济方面还有一个核心内容是交换比较优势,打破贸易壁垒,创造一个更大的规模效应。因此我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开启的新型经济全球化与发达国家主导的传统经济全球化有三大不同。第一,它依托于中国13亿多消费者的巨大市场。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单一市场消费者群体。这一巨大市场不仅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而且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将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有力的市场需求支撑。第二,它是一个开放包容和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传统经济全球化存在严重的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导致区域经济一体化与世界经济碎片化并存、全球财富快速积累与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并存等一系列突出矛盾和问题。“一带一路”建设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努力与相关国家发展规划对接,脚踏实地,开放包容,是一种可持续的经济全球化。第三,它致力于实现各参与国平等合作、互利共赢。“一带一路”建设立足于发挥中国和各参与国各自的比较优势,努力实现平等合作、互利共赢,将有力推动更有活力、更加包容、更可持续的新型经济全球化进程。

  海外并购与中国经济转型。中国的海外并购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在1990年到2014年之间,中国的海外并购主要投资了哪些行业呢?第一是能源,第二是资源。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加工出口型经济。2015年以来,中国海外并购的热点领域从资源能源转向高科技、制造业和消费类产业,折射出中国经济从对外出口占重要地位向内需为主的深刻转变。我们要适应形势发展变化,将“一带一路”建设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优化对外投资。“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中既有发展中国家,又有发达国家,应针对它们的不同特点采取相应的投资策略,但其核心都是充分发挥中国与这些国家各自的比较优势,取长补短,互利合作,实现共赢。

  中国资本“走出去”的目的是为了“请回来”。在海外并购中我觉得最重要的因素是战略。战略是什么?就是跟中国结合。我们很多人为了走出去而走出去,结果失败了。走出去是为了请回来,是为了结合。中国的海外并购是有使命的,使命就是帮助中国。只有帮助中国才能赚钱,这是一句大实话。海外投资的核心战略是投资于先进的技术、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对接中国市场,既帮助中国经济产业升级,同时又能惠及世界。如果海外并购缺乏清晰的战略,不能与中国13亿人的消费者市场形成协同效应,那成功的机会就会减少很多。

  中国企业海外直投的战略方向和领域。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方向,可以参考三条主线:第一条主线,日韩两国,其部分产业水平大致领先我们5—7年;第二条主线,以色列、德国和其他欧洲等国,其部分产业大致领先我们7—10年;第三条主线,美国以硅谷为代表,其部分产业大致领先我们10—15年。中国海外投资的未来十年可以去这些地方分梯次地源源不断地投资于先进的产能、技术、产品、服务,并带回来跟中国结合,拉动中国的经济现代化,同时能够汇集世界。我们相信中国的崛起是能够汇集世界的,而且是可持续的。为什么?因为我们有这个能力,我们有这么大的空间,我们有这么多消费者。

  在投资方面,可以关注四大领域:一是先进制造业,一是TMT(科技、媒体和通信),一是生物医疗,一个是消费行业。这是中国目前最活跃的四大领域。中国企业可以重点关注这些领域,推动中国与发达经济体的产业合作,加快中国产业升级步伐。除了上述投资的三条主线外,再加一条就是向相对落后的一些经济体输出我们的先进产能。依托高铁、核电等领域的优势,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在世界寻找投资机会,促进产能合作和优势互补,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海外投资和跨境并购战略:协同合作,寻求共赢。海外并购的战略应由国家队与民间PE、金融界与产业界、中小企业创新基金、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证券公司、上市公司、地方产业基金、科技园区以及旗下的金融机构以及国际金融界和产业界同仁等共同组成“雁阵”,各司其职,发挥比较优势,协同合作。商业目的投资和产业升级战略目标有效结合,中投资本结合相关其他资金形成巨大合力,撬动中国经济转型。如果能够按照这样去做,我们可以完全有可能加速中国经济现代化5到10年。

  与美国制造业合作。中美之间有太多的合作空间。我们可以去跟美国人共同投资美国中西部的一些产业,然后把它带回来跟中国产业结合,既帮助中国产业升级,也能够帮助美国经济复苏。美国中西部的产业中,有大量非常先进的产业,从汽车、农业机械、家电产品,到生物制药。即便其中一些较为传统的制造业,尽管其在美国市场不再辉煌,甚至已是夕阳产业,但在中国市场可能仍然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例如,约翰迪尔公司(John Deere)生产高品质的拖拉机,今天的美国农场都已经使用联合收割机,而中国广大的农村对拖拉机尤其是高端拖拉机的需求仍然非常旺盛,约翰迪尔30年前来到中国,迄今在中国市场取得了不菲的成功,在中国农村被视为“拖拉机里的宝马”。中国企业可以重点关注这些领域,推动中国与发达经济体的产业合作,加快中国产业升级步伐。

  与日本产业战略合作。中国海外投资,与日本产业战略合作的前景是无限的。中投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分析了日本的六大产业——机器人、汽车、服装、精密仪器制造、医疗健康、化妆品和消费行业。十多年前,我的一位清华的校友和几家中国的PE公司联手买下了日本一个行将破产的高尔夫球杆制造商——本间高尔夫(HONMA),全球唯一的一家亚洲品牌的高尔夫球杆制造商,并进行了投后整合。2016年,他们成功地将本间高尔夫带到香港市场上市,当初1亿美元的投资上市后估值为10亿美元,获得了10倍的回报。

  中投论坛提供合作平台。2017年6月6日,中投与中国上市公司协会联合主办的“中投论坛2017—‘一带一路’与跨境投资CEO峰会”在北京举行。来自全球二十多个国家的政策制定者、企业高管、机构投资者与地方产业园区负责人参会,围绕“一带一路”与跨境投资主题发表见解。中投论坛提供了一个平台,让全球技术对接中国市场。这次中投论坛来了将近200个国外公司的CEO,也同时有几百个上市公司的CEO在一起进行了撮合,最终一对一撮合了80起合作。中投论坛将持续地办下去,促进中国和世界的融合。

  海外投资加速中国经济社会现代化。中国有很多地方不如美国,例如体制机制、资本市场等等,但是有两项优势美国是比不了的,一个是中国13亿消费者,第二个就是中国制造业成本低。有这两项优势我们可以通过谈判引进很多技术。这就是大家为什么对中国很有信心的原因。我是很有信心的,当然前提是把改革坚持下去。中国人民这种精神就是勤劳致富不怕竞争,这是中国经济的动力。因此,要提供一个平台让市场能够有效的竞争,我们要完善社会主义畅行的秩序,加快资本市场发展,让它更加有效的竞争。

  从美国的产业演变图能看出,一百年中美国的产业经过了如此的演变,一百年前最重要的产业是农业,五十年前最重要的产业是工业,今天美国最重要的产业是服务业。中国社会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向美国的产业形态逼近。在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今天,2015年中国的第三产业正式超过了50%,达到50.1%。2016年,达到了51.6%,今年的第一季度达到了56%。研究目前中国的经济应该盯两个数据,一个是人均GDP,一个就是第三产业的比重。我认为不管是推动金融改革也好,发展资本市场也好,推动优化海外投资也好,我们的目标是非常清晰的,我们是为了加速中国经济的现代化。(完)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中共中央党校客座教授。
每日关注 更多
祁斌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