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还有遥远的路

莫开伟 原创 | 2017-08-14 12:3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无现金社会 

  过去的一周,“无现金社会”成了挺抓人眼球的新闻,几乎牵动了社会各界敏感的神经;尤其有支付机构与地方政府合作共同打造“无现金城市”,并提出“无现金社会”等宣传语,受到舆论广泛关注。与此同时,个别支付机构创建的新型超市出现无现金收银台,也引发一些市民的质疑,因此也受到央行的约谈,更是将“无现金社会”推向了舆论风口浪尖,在全社会掀起了一场关于中国是否已进入无现金社会的大讨论。

  “无现金社会”,简单地说就是随着网络科技信息的全覆盖及安全水平的提高,全社会商品交换与贸易绝大部分取消实物货币的结算支付行为,实现网络数据虚拟货币的支付。众所周知,货币是商品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历史产物,让货币充当一般等价物,其目的是为解决物物交换的复杂不便;且贵重金属或纸币确实给人们在商品交换中带来便捷、高效的支付服务。

  在人类历史上,人们结算支付手段已有了两次革命,即从物物交换到使用金属货币,从金属货币到全面推广使用纸币;而“无现金社会”就是使充当支付结算工具的货币由纸币向网络数字支付的虚拟化货币转化,也即货币支付结算手段的第三次革命,它是人类超越前两次货币革命的一次质的飞跃。

  显然,“无现金社会”提出也正是基于网络科技信息的高度发达及人们支付结算习惯的改变而提出的新的结算支付概念,它是适合当前商品经济发展的历史产物。从当前网络科技信息发展现实和理论上看,实现“无现金社会”已完全有可能,且是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其一,发达的互联网科技信息如大数据、云计算等为无现金社会创造了条件。目前,随着网络通讯技术日益发达、社会交易活动日益频繁与活跃,这为无现金社会结算支付的实现夯实了基础。

  其二,人们支付结算习惯改变,日益愿接受便捷、安全的虚拟货币。随着年轻人数不断增多及其接受网络科技知识的增加,追求便捷安全便成了当下及未来社会结算支付的新潮流;尤其民众购物消费习惯变化及对货币流通安全性考虑,已越来越趋向于使用电子银行、电子支付而不愿携带纸币,这需央行提供比纸币更快捷、低成本的数字化货币媒介工具,是顺应时代经济发展之必需;且央行已启动并着手数字货币的研究,不久之后数字货币即将面世。

  其三,越来越多的商业活动也愿意选择虚拟货币作为结算支付的首选。随着企业经济交往范围扩大,靠过去传统使用现金结算支付的已越来越难以满足企业经济活动多样化需求;且现金结算既带来较大成本,也带来安全隐患,因而未来商业活动的支付使命应该主要靠无现金支付的虚拟货币来完成。

  而且,从未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状况看,无现金社会能凸现出较大的经济优越性。一是它能使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简单,有利提高结算支付的安全性能。电子支付减少了交易成本,节约了社会资源。人们不用再到银行排队存取款,节约了时间,非现金交易还可减少政府各方面的运行交易成本; 与现金相关的暴力犯罪就会大幅降低;同时还大幅减少收受假钞带来的经济损失。二是无现金社会也是建立廉洁高效政府及推动经济发展的需要。“无现金支付”的所有交易记录都会留下记录,利于防止企业逃税,打击洗钱、黑幕交易等。

  此外,还可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提高国民经济核算的数据质量及经济运行的预测能力,更好地支持经济和社会发展,助力普惠金融的全面实现。三是可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上提高社会资源的使用效率,减少货币发行的浪费。货币数字化可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高昂成本,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四是无现金社会有助于我国建设全新的金融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我国支付体系,提升支付清算效率,推动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然而,目前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尽管已具备了一定条件,但时机远未成熟,距离真正无现金社会还有遥远的路要走。

  首先,中国人口众多,文化水平不均衡,农村广大地区除了新型农民之外,还有相当人口比例的农村中老年人对互联网数字货币支付能力不足,对进入无现金社会形成较大障碍。尤其,对一些老年人、生活在农村山区等地的消费者来说,“无现金社会”的过快到来反而会让他们不适应。据民政部最近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超过2.3亿人,占总人口的16.7%。“无现金”恐怕意味着更多的生活困扰而非便利。

  其次,广大农村中分散的家庭作坊式生产,有大量农副产品要到集贸市场交换,如果离开了现金交换,则会显得更加不便,并增加农民结算支付成本,会遭受农民对无现金社会的抵制。

  再次,支付安全问题也在很大程度上困扰着无现金社会尽早到来。一方面,我国的无现金支付技术还存在不少安全漏洞,身份证与手机验证码的安全验证技术并不能完全保障无现金支付的安全性,如新型网络诈骗、电信诈骗增长;交易记录全透明,甚至侵犯隐私;黑客的风险会更高;也增加了账户信息外泄的风险。另一方面,移动支付也存在个人隐私泄露的风险。目前很多支付平台都会要求消费者进行实名认证,还需要绑定银行卡,这些信息一旦泄露出去,或是手机遭到病毒袭击,都可能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失。再一方面,当银行卡用于投资理财时,如果产品到期回款,如银行理财产品、稳利精选组合投资计划等,金额都比较大,如遇意外,这些钱又没及时取出,很可能被别人窃取。

  然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少数支付机构力推“无现金社会”,其方向和行为都出现了偏差,在无现金社会的宣传及实施中显得操之过急,有脱离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现实之嫌,且又会引发社会争议和担忧,并会带来较大负面经济影响。

  表现之一,“无现金”提法不科学、不严谨。容易让民众滋生出支付结算中全面限制现金支付的错觉;尤其少数商家对现金支付的拒付行为,更加剧了社会的恐慌情绪。表现之二,将非银行支付机构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视为“无现金社会”,误导了消费者。表现之三,混淆现金与无现金概念,使人民产生无现金社会就是不需要现金的错觉,让人们误以为社会未来只能以银行卡、电子银行、票据以及各种网络支付。表现之四,无现金支付与当前社会现实不符,没有客观认识到广大农村地区民众是无现金社会推广障碍这一现实。表现之五,没有意识到拒收现金违反法律规定,商家若只认同单一支付机构产品而排除人民币现金,涉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相关规定,还会影响人民币正常流通。表现之六,对商业公平竞争产生不利影响。少数支付机构与地方政府联手打造“无现金城市”,强力推单一支付产品,不利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形成。

  因而,目前正确的做法是,在宣传无现金社会时应消除四种倾向:一是克服把两者完全对立起来的错误倾向。尽管非现金支付方式会继续普及,但现金支付与非现金支付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会并存。无现金社会并不是要全部消灭现金。因而,所有参与宣传的商户不得拒收人民币现金、尊重消费者支付方式的选择权。

  二是消除急躁冒进倾向。正确认清现实,即便移动支付到处可见,但离“无现金社会”仍有很远的距离;而且消费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否认,现在还有很多老人不会使用智能手机,也有人没有开通移动支付工具,在少数偏远地区,智能手机可能都未普及。所以,移动支付只是相当于多了一种支付手段,推广“无现金社会”没有问题,但将“无现金”与拒收现金混为一谈,不仅是误读,而且涉嫌侵犯消费者权利。

  三是纠正不尊重消费者自由选择权利的错误倾向。前面说过货币支付手段是商品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历史产物,现阶段应充分尊重我国人口较多、素质参差不齐的客观现实,确保结算支付手段的多样性,让民众根据自身的习惯、知识能力、感官体验等方面来自我选择支付结算手段,坚决消除各种不顾央行货币管理规定强制推行单一结算支付手段的做法。

  四是消除忘却社会普惠金融服务宗旨的错误倾向。实施无现金社会应在充分考虑民众利益前提下进行,一切要以不损失普通大众支付结算权益为最大出发点;否则,如果不顾农民、老年人、孩子以及其他低收入、低知识水平和低信息技术接受度的人群大量存在的客观事实,使他们受到新支付技术的排挤,失去分享高效率金融技术的机会,更加会导致新的社会不公平和贫富分化,这与我国努力推行的普惠金融发展导向严重背离。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现供职于湖南省怀化银行监管分局,《经济日报》、《上海金融报》评论专栏撰稿人,被《中国农村金融》等多家报刊聘为特约撰稿人。
每日关注 更多
莫开伟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