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叫“网联”的新物种

刘兴亮 原创 | 2017-08-17 17:0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网联 

  01 最近两个月,只要不出差、不坐灰机、不开房,我都不带钱包。

  这是我的一个试验。生活没有任何影响。

  这个试验说明了,不用现金的社会,已经到来。网络支付,移动支付,作为新的支付方式,已经越来越成为社会的主流。

  与此同时,去现金化,成为一种潮流。

  如果把宋朝就出现的「交子」算做纸币鼻祖的话,那么,纸币到现在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万万没想到,生命力如此顽强的纸币,竟然被互联网给颠覆,或者说替代了。

  这印证了刘慈欣小说《三体》里面的一句话:我要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

  是的,确实与纸币无关,与网络有关,和手机有关。

  在去现金化的过程中,最大的推动者是移动支付,当然了,依然是阿里和腾讯唱主角。

  ​央行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1639.02亿笔,金额99.27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9.53%和100.65%。据艾瑞咨询估计,2016年第三方支付机构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达58.8万亿元,其中支付宝和微信合计约占市场份额的92%。

  如此巨大的资金流量,谁看了都会垂涎三尺。试想,这中间抽哪怕千分之一,也有好几百亿啊!

  技术方便生活,交易产生收益,网络支付公司无疑是人生赢家,既取悦于大众,又闷声发大财。

  难怪了,支付牌照那么贵,大家还抢着买。

  02

  一直以来,第三方支付公司都是左手连接用户,右手连接银行,不是左手倒到右手,就是右手倒到左手,扮演着搬运工的角色。

  有些资金,不需要那么快速的搬运,就成为沉淀资金,就拿来吃点利息、做点投资什么的。

  过去我们认为搬运工是一种蓝领工种,可是第三方支付这种搬运工,已经超越了金领,可以称之为钻石领了。

  这一切,源于第三方支付公司没有经过央妈的清算系统,可以说游离于央妈视线之外。

  既然如此,就有些第三方支付公司经受不住诱惑,干了些坏事,比如黄毒赌什么的,严重一点的,甚至涉及到洗钱。

  央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央妈出手了,方式很简单,就是在支付公司的左右手之间设一道门。不同客户之间的资金往来,都要经过这道门。同时,在门上装个摄像头,所有的资金交易,都被记录在案。

  这道门有个专有名词:网联。

  ​央行日前正式发文称,自明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

  业内人士习惯叫之前的模式叫直联。随着网联的到来,直联结束了。

  03

  央妈一出手,就一举打破了原来的格局。

  首先来说说央妈。

  从原来对巨额资金流动蒙在鼓里,到明察秋毫,无疑是最大的赢家。从此,获得了所有的客户的交易数据,无论是监控,还是建些模型,玩玩大数据或者人工智能,都是可能的。

  这种360度无死角监控,堵死了非法资金借助于第三方支付的通道,对于金融安全无疑是十分有利的,满足了监管的需要。

  再来说说第三方支付公司。

  大的支付公司和各家银行都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已经建立了稳定的渠道,现在忽然网联中间插这么一杠子,既丢失了数据的垄断地位,又不排除利润的蛋糕被分走的可能。

  小的支付公司,因为无法去和每一家银行建立合作关系,甚是无奈,现在忽然来了个网联,只需要接入网联就可以打通和各家银行资金通道,从这个角度说,简直就是天上掉下馅饼。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小的支付公司以前有一些桌子下面的交易,不是那么光明磊落,规范以后,这种交易就很难了。

  小的支付公司赖以生存的其中一个来源就是赚利差。吸收了很多老百姓的不用的小额存款,然后再存进银行,赚这个利差。

  这种利差对于支付宝和微信这种级别的公司来说,不是那么看重,但对于小的支付公司来说,是一块重要收入。有了网联之后,利差收入要大受损失了。

  接下来再说说普通消费者。

  看起来,网联是别人家的事,和普通消费者关系不大,消费者只负责支付和收钱,管他网联不网联呢。

  而且,我等消费者都是良民,又不会干那些偷偷摸摸的勾当,监控不监控,和我等消费者关系也不大。

  当然了,网联这个新物种,按照「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的惯例,以后多点手续费也是可能的,不过,掐指一算,也不可能太多。所以,我等就静静地看看就好了。

  最后,不得不说一下银联。

  ​想当年,银联作为独生子,全面掌控银行卡跨行清算,每日资金往来,可谓天量,日子过得滋润得不能再滋润。没办法,谁叫他是独生子呢。

  随着网络支付的日益发达,这位独生子一直对于网络支付的清算觊觎已久,甚至迫不及待的也干起了第三方支付的工作,成立了银联电子。

  无数个日日夜夜,这位独生子都想着有朝一日,将网络支付清算也纳入自己的手中,这样,左手银行卡支付,右手网络支付,简直就是牛逼到家。

  谁知,央妈忽然送来一个「二胎」,而且告诉银联同学:你干好自己的银行卡清算的事情就行了,网络支付清算的事归你弟弟管,你不许插手。

  我们不知道银联同学的脸色当时有多么难堪,猜想一下,也许他回去大哭一场后,会默默的走到央妈面前,轻声的说:一切听妈妈的。

  04

  近年来,金融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展翅高飞,各种创新层出不穷。尤其是互联网金融,可谓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

  除了第三方支付,一家又一家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各种P2P、各种理财、各种……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真假难辨。

  诚然,互联网金融借助互联网的手段,让小额的消费,投资,贷款变得简单,容易操作,灵活,因而得到了市场的认可。与此同时,网络数据作为一种新的征信手段,对于传统的银行征信,是一个很大的补充。这些,都是时代的进步。

  但是,相伴相随的是野蛮生长下的金融乱象。过去几年,不断的出现互联网金融公司跑路,无法兑付等恶性事件。这些事件,极大的伤害了投资者,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央妈从某种程度上的默许忽然转变为加强监管,是可以想象到的。

  金融是一种特殊的东西,它不同于网购,不同于社交,不同于游戏。它关乎人的财富,关乎社会稳定,关于国家安全。于是,即使它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也不能肆意飞翔。

  所以央妈说,必须得有一条长线,牢牢的掌握在妈妈的手中,无论飞得多高,飞得多远。

  创新是永恒的,金融监管,也是永恒的。创新是自由的,但是金融永远是不自由的。所以注定了金融的创新,必须合规,合法,在任何国家都是如此。

  所以,对于第三方支付公司来说,喜也罢,悲也好,都要拥抱网联这个新物种,这是上上策。

  05

  关于网联存在的意义,我来亮三点:左一点,监管;右一点,收益;下一点,大数据。

  ▴左一点:监管。

  网络支付的资金流,数目可大可小。小的资金流倒也掀不起大的风浪,但是大的,真不好说。这些资金合法的还是非法的,资本的腾挪转移,如果不是央妈,还真不会费老大劲去辨别。

  况且,企业逐利的本性决定了在乎利益超过在乎风险。所以,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监管,只能由央妈来做。

  只是,监管这个词是很微妙的,它只是个抽象的词汇。哪些该管,哪些不该管,这个是要把握好的。最怕的,就是放开就乱,一管就死。

  在目前的形势下,好不容易形成的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局面,要是因为过分监管而陷入停滞,那还真是得不偿失。监管的适度,是需要仔细研究的。

  最好的方法,是初期列一个清单,试运行一段时间,随后根据实际情况作适度的增加或者删除清单里的条目。而每一次的调整,应该是在具有充分的依据的情况下作调整。

  大的方向,一是要保证金融的稳定健康的发展,保证合法性,二还是要保护合法合规的支付金融创新。

  ▴右一点:收益。

  从网联的股本结构来看,央行清算总中心、上海清算所等央行下属7家单位共同出资7.6亿,占股比例达到37%;备受关注的财付通和支付宝均持股9.61%,也算占有一席之地。其他35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出资36.07%。

  央行系成为第一大股东,掌握最大话语权。网联作为一个公司化的运作,必然涉及到运营成本,收益,利润等财务指标。当然了,这里面最值得关注的就是收益,也就是提成的事。

  关于这方面的情况,银联是一个可以参考的对象。网络支付的手续费,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这么大一笔收入,该如何分成?按照目前的情况,支付宝和财付通共享了最大的资金交易量,理论上应该得到最多。

  但是从股本来看,央妈系才是第一大股东,是不是应该得到最多?这中间如何平衡利益?我等吃瓜群众无法说更多,只能拭目以待了。

  另外,支付路径上多了一个网联,涉及到运营成本,这些成本是转移给支付公司,还是最终转嫁到消费者或者商户?这值得关注的问题。

  ▴下一点:大数据。

  网联插入支付路径以后,将会获得所有支付公司的所有用户的资金交易数据,这些数据将会是天量的,而且将越来越多,形成网络支付大数据。由于网联连接了所有的支付公司,所以他所拥有的数据超过支付宝和财付通。

  一方面,原来由支付宝和财付通所垄断的支付,消费的大数据,由央妈所拥有,从此支付宝和财付通只能退居次席。

  另一方面,网联所获取的这些大数据,对于央妈建立更全面的征信系统提供了有力的基础性资源。

  在原来的征信系统里,央妈主要靠的是银行数据,比如存款,借款,还贷,工资收入,房产信息,水电煤缴费信息这些来建立个人的信用档案。

  但是,一方面有些人在这些方面的数据很少,基本上覆盖不到这部分人群;另一方面,这些只能部分的刻画个人的信用状况,而人们日常的支付和消费数据,将是更加显住的信用补充。

  有了这些大数据以后,央妈的征信系统将覆盖更为广泛的人群,同时数据的维度加宽使得征信更加精确明晰。央妈在获得最大的数据控制权的同时,也获得了最大的征信话语权。

  从此,芝麻信用和腾讯的征信系统将遭遇到挑战。

  但是,问题也来了。央妈的网络征信,谁可以使用?封闭还是开放,开放的话开放的程度如何?费用如何计算?这些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刘兴亮,笔名后土豆时代,英文名Lantis Liu,山西吕梁人氏,现定居北京。非著名作家,秉快乐写作;非成功商人,承仁义经商。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