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下半年经济形势的十个判断

陈功 原创 | 2017-08-03 09:2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经济形势 

  今年上半年的中国经济,从整体经济增长看表现还不错,在如此大的经济体量基础上还能维持6.9%的经济增速,应该说超出了不少机构的预期。也许是受经济“超预期”表现的刺激,国内部分经济学家开始预期,中国经济增长将回到7%时代。

  我们认为,对上半年经济增长的看法要冷静,在经济增速放缓、结构问题压力很大、转型任务沉重的背景下,如果又确定一个过高的经济增长目标,恐怕不符合实际情况,甚至会形成政策误导。

  对于2017年下半年的形势,安邦咨询首席研究员陈功在内部讨论中,谈到了他对下半年经济形势的几个判断:

  第一,中国经济增长可能有回落的态势。

  主要原因是外部市场会出现变化,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向好得益于外部需求变化,如果这一需求出现向下的变化,同样也会对中国经济形成负面影响。考虑到中美贸易纠纷可能增大,来自美国的购买力可能会减弱,导致出口有弱化的可能。在国内市场方面,投资和消费基本保持稳定,这意味着很难再有惊喜出现。在经济增长数字上,与去年底时的安邦预测持平或者稍低一些,都是有可能的,也在正常范围之内。

  第二,下半年美元可能会维持回软态势。

  这有利于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同时会缓解国内市场资本流出的压力,以及外汇储备减少的压力。但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在人民币问题上不能掉以轻心,国内经济依然存在着不少导致人民币汇率走贬的因素,如较为严重的企业债务和政府债务问题,在宏观经济和产业中仍然较高的杠杆率,国内金融监管政策波动导致的市场波动,国内经济增长中的不稳定因素较多,以及在一些重要改革领域的进展缓慢等问题,都会导致人民币汇率波动和资本流动的方向转变。

  第三,房地产市场主要看政策变化。

  中国对房地产市场严厉的行政式调控,使得这一市场出现了严重的“变异”。对于各级政府来说,房地产本来就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市场,而是一种政府税费渠道。土地经济、土地财政都是政府税费机制驱动之下的产物,甚至在相当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城镇化的模式和方向。由于政府干预太大,房地产价格的起落随着政策走,谁都可能说的是正确的,谁也可能会被证明错误,在一个没有正常交易的市场上,房价变得没有意义了。

  第四,国内股票市场会出现复苏迹象。

  长期以来,国内股市是一个利益“非正常博弈”的场所,而不是一个监管规范、制度完善、信息透明的规范市场,市场的、政府的各种问题导致股市很“折腾”,与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严重不匹配。这种“非正常”特性也使得股市在国内的价值打了折扣。实际上,中国政府应该将股市视为资本配置的市场、视为强化国家治理的资源,因此,股市不可能总是一蹶不振,那太悲观了。股市是国家的重要资源,政策部门肯定会维护的。

  第五,中国民营企业处于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

  近两年来,在中国经济和市场的调整中,民营经济受到的影响很大,民营企业处于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尤其是今年以来强化金融监管过程中的各种清理整顿,使得很多民营企业在客观上受到影响,国内市场和社会各界对民企的担心和负面预期增多。在我们看来,企业家也是国家的重要资源,中国出几个企业家不容易,那不是有钱就能行的。因此,政府对民营企业应该多关怀,多给发展空间,使民营企业的发展更加正常化。

  第六,“一带一路”的前景空前复杂。

  “一带一路”是国家战略倡议,也是中国参与全球化的重要行动。但“一带一路”面临的现实环境空前复杂,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风险、金融风险、法律风险、市场风险等多种风险,在影响中国推动“一带一路”的努力。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周边国家纷纷进入大选期,不少国家的形势发展对中国很不利。

  第七,金融业正在整体上进入一个整肃期。

  从清理整顿的情况看,中国金融业过去的问题比较多,从发展历程来看,这其实很正常,发展火过头了,肯定会有低潮,而现在处于一个稳定的阶段。从金融业的发展来看,国内金融业未来适合“全能型”的发展,而不太适合“单项型”的发展,金融行业的增长率整体上比较低,但如果实现金融行的结构优化,今后还是有作为的。

  第八,雄安新区的步伐有点慢。

  地方政府似乎还没有摸准脉,目前埋头做规划,但对于一些重要的抓手、必做的事,并没有抓紧去推进(如安邦咨询此前建议的构建雄安新区的资本平台)。最初的热闹劲过去了之后,真正的规划、实施和执行的压力就表现出来了,我们的建议是应该趁热打铁,系统推进。

  第九,中国企业未来的竞争,尤其是大型企业的竞争,主要在于对系统重要性的提升。

  从整体看,随着央企以合并为主的改革推进,以及市场化的并购重组,国内许多行业的集中度明显有提升。但是,企业在系统重要性的认识上没有提升,观念没到位,也就缺乏相应的发展策略,对大多数企业而言,最多停留在“大而不能倒”的程度。企业规模发展与系统重要性很不配套,所以出问题不是偶然的。

  第十,地方发展今后困难重重。

  对广大的地方来说,根本问题是如何从土地经济中走出去,进入一个后土地经济的时代。这个问题不解决,肯定还是问题重重。

  上半年中国经济“超预期”增长为全年经济打下了一个不错的基础,但不能忽视的是,还有很多经济结构问题、体制与机制问题、改革问题、市场建设问题没有解决,这会给全年经济和市场运行带来不确定性。政府与市场需要共同小心维护,才能维持相对稳定的发展局面。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安邦集团董事长、首席研究员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