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林毅夫药方看区域经济的比较优势在哪里?

盘和林 原创 | 2017-08-31 14:0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区域经济 林毅夫 

  “如何振兴东北经济”这一命题眼下让经济学家们吵得很厉害。日前,经济学家、前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开出一剂猛药:吉林省转型轻纺工业,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带动重工业继续发展。但是该理论甫一问世,立即引来强烈反对之声。前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认为,如果吉林真的去发展轻纺、家电、电子类产品,必将永远失去发展机会。(北京青年报,8月28日)

  产业结构的升级是实现区域经济发展的必要手段,吉林省乃至东北的经济振兴必然离不开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林毅夫教授建议吉林省发展五大万亿级产业集群——大农业产业集群、大健康产业集群、现代轻纺产业集群、现代装备产业集群、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融合型产业集群,应当说是具有现实价值的,从产业结构及产业选择的角度也并无不妥。

  林毅夫的“药方”之引起轩然大波,表面上是吉林要不要再补轻工业短板之争,但实质上是区域经济发展的“比较优势”究竟在哪里?特别是报告中诸如“劳动力密集型”等字眼,在这个转型的特殊时期更是刺痛了一些学者的敏感神经。

  反对最强烈的孙建波认为,发展轻工业是“把吉林推进火坑”,林的药方“完全不可理喻”。这多少有一点言过其实。实际上,林毅夫的“药方”中还有“现代装备产业集群、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融合型产业集群”这些“主药方”,这些都是基于吉林现有主导产业升级的战略性举措。如果只看到“轻纺”二字,显然是犯了东向而望,不见西墙式错误。

  实际上,现代工业的深加工化、技术集约化有两大方向:重工业和轻工业,现代轻工业同样是工业现代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某种意义上来说,轻工业产品直接服务于人们,更是一个国家物质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随着技术的进步,家电产品的自动化、功能多样化、智能化,轻纺、家电、电子类产品未来蕴藏着巨大增长潜力,甚至可以不夸张地说,未来的轻工世界将是最新科技和文化艺术结晶的殿堂,将赋予人们的生活消费更多的魅力。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吉林发展轻工业并不必然等同于“永远失去发展机会”。

  从现实来看,浙江杭州、宁波、温州、绍兴、湖州等地的现代轻纺、服装集群,不仅支撑了这些地区过去和今天的区域经济增长,将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仍是重要的区域经济增长动力。从国际上看,服装及相关创意产业几乎中国人对意大利经济的全部印象。吉林省2016年纺织业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147.亿元,增长16.1%,已经超过能源产业的122亿元,纳入吉林省八大重点工业之一。

  问题更多出在《吉林报告》的一些表述上,例如付才辉坚定地表示,“目前吉林省劳动力密集产业的劳动力成本相对江浙要低得多,纺织服务业要低30%-50%。这就是之所以要支持吉林省大力发展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根本原因。”这很容易让人误解为只是基于廉价劳动力的产业转移,也容易误导吉林省在产业转移上的选择。

  毫无疑问,劳动力要素禀赋也已经有些“不合时宜”,这也是众多经济学家批评最激烈的地方之一。学者认为,东北的劳动力成本没法和越南、马来西亚、中南美等地竞争。从东莞等地劳动密集型企业来看,这种基于数量的经济增长模式没有什么竞争力,在当前自动化、智能化工业面前很难保持持久的优势,我们应该看到劳动力等传统禀赋结构的优势已经难以抵挡技术要素优势了。换句话来说,吉林很难复制广东、浙江走过的路了,不可能广东、浙江的市场已经进入技术驱动了,而东北还能依靠劳动力密集型来驱动区域经济增长。

  实际上,无论是发展轻工业或者升级传统的重工业,吉林省及东北都不可能再依赖劳动力、土地、资本等传统生产力要素来驱动区域经济增长了。产业结构的升级乃至经济增长都是以技术进步和制度创新、人力资源等为前提条件。吉林及东北也概莫例外。

  现代区域经济增长理论认为,内生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的唯一源泉,在知识经济时代,智力和技术资源的载体是人,所以人力资源的开发是区域经济发展成败的关键;新劳动价值论认为,制度是价值的源泉,而劳动是价值创造的手段,制度价值决定劳动价值。因而,在区域经济增长中,制度环境和人力资源环境远比自然资源禀赋重要得多。在这个意义上而言,吉林和东北无论是发展轻工业还是升级传统重工业,最重要的不是劳动力等传统要素,而是以技术、人力资源、制度激活的新要素,这才是吉林及东北区域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比较优势”。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盘和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EMBA浙江教学中心主任,杭州市青年联合会委员,先后在广州日报集团、人民日报社华南分社、浙江日报集团做过记者,在知名集团公司担任过策划总监等职。
每日关注 更多
盘和林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