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治上治

张海勤 原创 | 2017-09-01 23:4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人治 華勤 上治 

  123.人治上治



  “人治”,皇權煌煌的僭越人權意識。法治,西方不同於東方,乃至引以為傲的國家治理方式。一百年來的中華民族面對全球化的影響跌了跟頭,直到四十年前才被迫做出了融入世界的選擇。令西方沒有想到的是中國竟然以一種莫名其妙的方式,成了世界強國。

  所謂的“西方”,無非就是羅馬帝國先後以西東羅馬崩潰之後,以相對有民族性形式成立的國家。通俗的說,抵制羅馬共和假象的各自為政的治理形式。其中英國以島嶼的國家界限衍生出所謂的新型“民主”最為經典,這是一個地域界限下人類意識的辯證結果。英國以島嶼存在的國家形式,衍生出不同於希臘民主的更加開放的民主思想。

  英國的這種民主形式最大限度的體現了島嶼群生的開放思維以及由此衍生的政治形式:議會民主制。英國作為一個島嶼的群生群體集合,在相對較小的範圍內誕生了工業化的生產方式,從而激發了人類生存方式的激情,誕生了工業革命,拱起了英國殖民的雄心,成就了大英帝國,成就了人類歷史上國民生產總值占全球85%的人間奇跡。

  基於英國的偉大,人間一切跪拜為師,更有美國的獨立。美國是個比英國更開放的國家,我一再強調美國是國家的最後形式或者說美國不是個傳統國家形式。雖然美國有正常的國家情節,也有國家的各種相關的政體形式,但是,脫胎於英國的美國叛逆了英國的憲政制度。而美國的國家治理形式活著的理由在於世界各國傳統國家形式的堅持,表現為意識形態的國家與現實分裂狀態的膠著。

  特朗普作為一介商人,以簡單粗暴的形式管理國家,妄想以親民贏得世界的尊重和國民的擁戴,這簡直是異想天開。特朗普為美國開出的藥方似乎很堅定,但是,他把美國國家形式推向了傳統的形式,也即美國成為自私的工具。本質上, 美國成功來自於反對英國假民主形式和國家保護下的民族文化保守,目前,特朗普所做的就是改變美國曾經因為更加開放而成就的偉業所形成的國家意識形態。

  不得不說,1600和1688年英國成為世界思想的主流乃至英國成為世界上特別是西方佼佼者,當時,還遠不如大清帝國。但是,英國以歐洲及大陸國家為優勢,逐漸領導了世界主流意識,這為英國稱雄世界奠定了堅實基礎。在當今意識里,英國當初的作風實在是不敢恭維,主要還在於其是假民主。包括今天英國的貴族議會制實際上就是封建統治的政體形式。保守和工黨其實就是二人轉的絕對欺騙。

  分崩離析之後的英國沒能夠繼續自己的輝煌,拱手讓給了自己跌叛逆者美國。實用主義的英國跟隨了美國一百年,直到金磚銀行成立,英國人開始了自己的獨立時間,這一次,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游離于中歐之間。而美國則是人權、州權、聯邦權三權聯動的模式,這其實是抵制英國模式而人為閉環的管理遊戲。

  簡單的說,英國實際上也是人治為上。英國除了有女王握有很多絕對性大權之外,實際上她擁有很多可以影響下議院的權力,雖然大部分沒有用過。但是,沒有用過實際上也是再用;假如真的沒有用,那為什麼不取消呢?沒有用過,不等於沒有用,我們不應該被女王沒有用過所誤導,權力存在就是強力和權威的存在。另外呢,英國下議院主要是兩黨針尖對麥芒的設立,而且兩黨內部各自都有凸顯黨魁的嚴厲條款,黨員是不敢輕易違背的。這還不包括上議院的貴族們,更是人治的典範存在。

  上善若水,人治上治。這個“人”不是皇上而是主席說的“人民”,這就想成立了一個共生共榮共發展的閉環,人民絕對國家的前途未來,相對於美國來說,那是人民直接決定國家未來;而不是美國選出個個人來決定國家未來。所以,用人民集中起來的意志去管理國家是最大的公平,也就是上治。

  這裡面有個過程和機制。過程就是閉環;機制就是從人民中選出最能夠代表人民的領導者。這聽起來和美國選舉差不多?不然,人民意志很多時候實際上是人民中的精英的意志。有心者的遊戲和人民的首肯。比方:美國做點事情,基於人權,征求州政府同意,聯邦政府才能行動或者事情比較大,聯邦政府直接介入;同時,聯邦政府還有個能力問題,畢竟他聯邦政府關注的問題不是小問題,又不是經常發生的,所以,捉襟見肘是事情。聯邦政府的某些官員還沒有多少事情可做,關鍵時候可能掉鏈子。

  最後,談談法治 。國家是以法治的形式行政的,而法制又是變動的,國家似乎可以“不變化”。這樣內在的形式就成為了法制出鏡最直接體現,而法制本身並不具備靈活處理絕大多數事情的能力,況且法制還是人指定的。也就是我們不能用集體製造的法制去處理所有問題和某些個例,這是一種被動消極的態度。在科學選擇領導的機制里,對領導本人的選擇或培養,完全能夠解決好普遍性和領導者及其團隊管理國家的要求。

  美國實際上是個人治的國家,總統的權力十分大,全世界除了獨裁國家, 美國總統的權力是最大的。在信息閉塞的古代,皇帝以一人之力管理國家,還有決定人的生死大權,多多少少造成了權力僭越、亂殺無辜。而今非昔比,人類不相信某個人的領導形式可以使得組織運轉更好,偏偏選擇了制定個制度來管理組織,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怕井繩的後遺症。

  雖然,不可掉以輕心,但是,選擇一個可以在一定法制條件下,願意團結身邊的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人還是容易找到的。理性的看、相信人類自己的同胞,再看看私人企業管理比國有企業輕鬆的多,更容易成功,說明人治是最好的組織治理方法。想想日本天皇從未謀面卻發動最瘋狂的戰爭、英國女王可以掌控很多殖民地國家,這都說明相信某“人”能治理好國家是最好的形式。

  這個人不是經濟人,也不是社會人;是人民的“代表”,一個讓人們放心的“領導者”,一個名副其實的優秀的可以超越法治的人治典範。與此同時,没有法制作为普遍的、公共的、理论的基础,也就没有个人所能代表的灵活性、具体性、生动性、丰富性。

  張海勤2017-09-01&2344與廣州

  原創作品、版權所有、未經許可,禁止影像、禁止侵權、違者必究。

正在读取...

张海勤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张海勤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