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曼倒下九年 金融监管放松不应是特朗普的“生意”

盘和林 原创 | 2017-09-20 13:3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雷曼 金融监管 

  九年前,雷曼兄弟轰然倒下,宣告本轮金融危机全面爆发,浩劫余波至今犹在。九年后,乐观的全球市场和新政乏力的特朗普政府,似乎已经淡忘了历史教训,跃跃欲试地推进着金融监管放松。不仅耶伦和德拉吉在Jackson Hole发出的警告收效甚微,费希尔的提前离去也使特朗普重塑美联储成为可能,新一轮的金融监管风险山雨欲来。

  雷曼兄弟公司于1850年创立,公司雄厚的财务实力支持其在所从事的业务领域的领导地位,并且是全球最具实力的股票和债券承销和交易商之一。北京时间2008年9月15日,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根据破产法第11款条例进入破产保护程序,意味著这家具有158年历史的投资银行走进了历史。雷曼兄弟成长史是美国近代金融史的一部缩影,其破产是世界金融史上一个极具指标意义的事件。

  雷曼兄弟倒闭对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都造成很大损害,这让全球金融界至今都心有余悸,并由此形成了对金融机构以及金融创新实施“审慎监管”的全球共识,即对金融风险必须保持足够的敬畏之心,对金融监管必须持有周密而谨慎的经营规则,监管部门须以防范和化解银行业风险为目的,客观评价金融机构的风险状况,并及时进行风险监测、预警和控制。这也是雷曼兄弟为世界金融界留下的最宝贵遗产。

  但是,对于美国企业家总统特朗普而言,雷曼兄弟正在“好了伤疤忘记疼”,特立独行、不按规则出牌的特朗普上台以来,屡屡对美国一些公共政策“下手”。特朗普很早就盯上了金融监管放松之上,这与其商人的实用价值如出一辙,都不过是考量政治利益取舍之下的“生意”而已。

  自从去年特朗普上台以来,金融去监管一直就成为华尔街大银行们的强烈预期,而这一预期目前正在变成现实。

  2008年的那场金融危机彻底改变了监管生态,自1929年大萧条以来美国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多德-弗兰克法案孕育而生,为原先宛如脱缰野马的银行业戴上了镣铐。但今年2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总统行政令,要求财政部全面重审这项金融监管改革法案。

  今年6月份,首份全面披露特朗普政府金融业改革计划的报告正式出炉,篇幅长近150页,包含百处改革提议,这也是美国财政部部长努钦对特朗普去监管行政命令的汇报,重点包括:调整美联储年度压力测试、放宽包括“沃尔克规则”( 禁止银行从事自营交易,即银行不能将储户的钱用于投机,除非金额不超过一级资本金的3%,或者有客户授权。)在内的交易法规、削弱监管机构的角色等。若报告计划得以实施,令华尔街日思夜想的去监管“愿望清单”都将成为现实。

  之所以特朗普要放松金融监管,原因有三:监管成本巨大;中小银行举步维艰;民众面临更高金融服务成本。不过,有学者分析认为,本次特朗普政府放松金融监管的主因,在于增强金融机构的信贷投放意愿,以加速经济复苏。尤其是随着当前税改、基建政策严重缓滞,这一动机日趋强烈。

  不过,金融监管放松不应成为特朗普的“生意”,金融机构引发的金融风险不同于普通的工商企业的经营风险及破产风险,金融风险具有较强的迅速传导性、公共性、社会性,从投资者传导危及公共利益、引发社会问题。雷曼兄弟倒闭前的一周是华尔街历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一周,“羊群效应”传导放大风险,最后酿成全面性的金融危机。有人用“多米诺骨牌”、“股市海啸”来形容其后果。

  有学者指出,特朗普放松监管实为饮鸩止渴,综合目前美国金融机构的盈利能力、真实利率处于历史性低位、货币政策等因素,假如当前放松金融监管,将迅速积累形成新一轮金融风险。

  从历史经验来看,历次金融危机后,以修复金融活力、推动经济复苏为旗号的金融监管放松,往往引致更为深重的危机。1980年代,为挽救陷入困境的存款机构,美国放松金融管制、扩大存款机构业务范围,甚至不惜调降会计标准、放松资本金要求,最终却因为道德风险、逆向选择引发了更大规模的储贷协会危机。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美国《商品期货现代化法案》豁免了对场外衍生品的监管,是雷曼倒下和本轮危机爆发的重要根源。

  雷曼兄弟破产的直接原因是次贷危机导致其所持有的金融产品成为坏账,是因为它在次贷产品上赌得太多了。不稳定性是现代金融制度的基本特征,金融风险可以说是与生俱来,加上投行等华尔街金融机构的奖金激励方式,极大助长高管的道德风险,也加剧了金融风险的危险性。

  在这个意义上,以恢复金融活力、推动经济复苏为幌子的金融监管放松,很有可能造成新一轮更深重的经济危机,从而拖累经济的复苏过程。特别是对于当前的中国,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防范金融风险而言,必须保持应有的监管定力,牢记雷曼兄弟之殇,甚至积极参与全球性、区域性金融秩序治理,这或许才是最好的纪念。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盘和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EMBA浙江教学中心主任,杭州市青年联合会委员,先后在广州日报集团、人民日报社华南分社、浙江日报集团做过记者,在知名集团公司担任过策划总监等职。
每日关注 更多
盘和林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