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将是那只变成鸟的恐龙

杨光 原创 | 2017-09-22 12:5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海尔 

  2017年9月20日,海尔“人单合一”模式第12个生日。当67岁的张瑞敏一出场,就解释自己今天专门挑的领带上面绣满了全世界各种语言,却只表达了同一个极简单的意思“感谢”时,其内心的真诚已跃然而出。但是,张瑞敏的感谢,又与众多站在人生制高点乃至接近终点线的成功人士所表达的“感谢”味道完全不同,这位头发花白确实不再年轻的中国企业家,却依然像一个壮年汉子那样,充满了活力和洞察力,一路往前。张瑞敏,在外界看来早已功成名就,但他自身,依然只是跑在路上,而且是加速跑,还是加速中的漫漫长跑,从不停歇,更不回头。

  这是在青岛新落成的海尔“冰山之角”会议中心举办的“首届人单合一模式国际论坛”上,海尔集团CEO张瑞敏一亮相,就留给我的深刻印象。其实这也是《中外管理》见证他20年一路征程中积累下不断加深的印象。

  1、一场反常论坛背后的自信

  而在这之前,其实这次大会的名字已然值得玩味。我做媒体,也做会,深知这两者看似关联很高实则截然不同。做文章,内容务必要聚焦,面面俱到就意味着“兴趣颇广,而心得全无”;但做论坛,则内容应该追求宽泛丰富,用足够的广度给与会者提供多元的启发。然而,像海尔这样直接将“人单合一”这样一个在其他论坛只能作为一个单元主题的刚性元素,直接冠名整个会议,并且还直言只是首届而预示后面还有N届,则着实是有悖论坛策划常规的。

  那么,这反常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自信。当然,这是海尔对“人单合一”模式过去心无旁骛地耕耘了一代人之后的自信。但细品则不仅于此。因为“过去”,从来就不是张瑞敏心中的关键词。在他眼中重要的,永远是“未来”。那么,既然海尔这次将会议主题界定得如此之“窄”,那么让其作为一个全球企业管理年度盛会,随后第二届、第三届可以延续下去的唯一理由,就只能是“人单合一”模式实践探索的“年年出新”!以至于每年出新到——值得全球名家、名企、名记,持续关注、年年研讨、岁岁相聚!在我看来,这一反常命名的背后,正是张瑞敏对于海尔未来实现可持续创新更深层次的自信。

  真正的自信,当然基于过去时,但更要表现在进行时,并直指未来时。

  2、虽然“物联网”尚未到来

  这次张瑞敏的演讲内容,很直接地呈现出了这一点。早在7年前,我在采访张瑞敏时,就注意到他在谈论任何管理问题时,都会习惯性先加上一个时间限定词:“在互联网时代”,然后再说他的具体观点。可见,在他心目中,一种管理方式的有效性,从来就不是孤立的,而是始终与一个时代尺度相呼应。正如他这次演讲中也提到的:“我们不能说科斯(1937年提出)的科层制度是错的,只能说在那个时代是对的,但已不能适应当今这个时代。”也因此,他总结出了一句很经典,也很有他个人特点的话:“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但这一次,张瑞敏虽然依然还是谈“人单合一”,但其著名的时间限定词却发生了变化。尽管,只有一字之差,但内涵却差别很大:从“互联网”,变成了“物联网”。对这两个概念本身的理解,这一次,张瑞敏有很清晰的阐述。

  “我觉得,物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有非常大的不同,它是情景感知的、个性化定制的体验迭代。也就是说,在互联网时代,用户可以在电商上面挑选你要的东西,但是,现在不需要你挑选,我可以根据情景感知你需要什么,我给你送去。它的核心是什么?不再是名牌或者平台,是终身用户。有人预言,21世纪的企业竞争力就是看你拥有多少终身用户。所谓终身用户就是用户的所有需求,企业都可以不断满足。这和互联网时代是不一样的。”张瑞敏进而推演道:“互联网时代一定是‘从1到N’,而物联网时代一定是‘从n到1’。这个大‘N’是电商平台,上面有无数的商品,这个‘1’是每一个顾客,顾客可以在电商上挑选自己需要的产品。而物联网是一个小写的‘n’,是社群交互的平台,‘1’还是用户。”

  由此可见,在张瑞敏心目中,当年让他诞生“人单合一”思想的那个时代,已经和他即将进一步施展“人单合一”实践的这个时代,完全不同了。换句话说,2017年之此“人单合一”已非2005年之彼“人单合一”。

  3、虽然我们还没有答案

  事实上,张瑞敏对于自身管理体系思想的迭代速度,一直是惊人的。记得我2013年1月在泰国采访海尔泰国公司如何整合当地三洋白电里的日籍和泰籍员工时,就注意到当时中方管理层对于如何让泰籍和日籍干部及员工理解海尔已非常著名的“倒三角”理论,就已经非常困难了。然而在此前一个月,张瑞敏就在青岛总部宣布,海尔的组织架构已经从“倒三角结构”演变成了“网状结构”。而这一变化,当时中方管理层都不敢和已感理解困难的本地人说。张瑞敏的思维跑得太快了,一致已经在自己的外籍员工身边远远“套圈”了。

  那么如今,既然在张瑞敏眼中,时代方向又已经有了巨大变化,那么基于“物联网”的“人单合一”又将是什么样子呢?会有怎样的不同?这一次,张瑞敏没有给予非常明确的说明。因为他也看到,“物联网时代”还只是一个方向,尚未成为客观现实。“物联网时代现在还面临很大的挑战。物联网是1999年由麻省理工学院提出来的,到现在18年了(还未引爆)。2016年被定为‘物联网元年’,有人预测2019年或者2020年会引爆。”而去年10月,当张瑞敏与《中外管理》交流“联合出品人”发展计划时,他就提到了为什么被看好的物联网,迟迟没有被引爆。既然如此,作为最讲求实际的企业家,为什么在不到一年后,不仅还要琢磨一个仍未出现的环境,甚至还将其作为自己核心管理思想的关键限定词呢?——“因为我们希望‘人单合一’模式第一个引爆物联网。”

  4、加里·哈默眼中的海尔

  这就是一位持续成功的“时代企业家”,真正应该具有的“企业家精神”。就是在一个新事物只是萌芽而尚未兴起时,就能机敏地看到它是迟早到来的大方向,并为此迅速而坚决地开始做出组织机制上的应对——即便究竟要变成什么样,包括张瑞敏在内的所有人,一时可能无法做出很具体的界定。

  而同样引起我,相信也是很多人感兴趣,但目前同样尚无定论的是:海尔未来的“人单合一”模式,虽然与美国学者克里斯坦森所著《创新者的窘境》里围绕大公司“注定”在重大变革中无所作为所提出的应该将大公司做小,划小核算单位,从而能够摆脱大公司经理层颇负责任的成本魔咒,但是,究竟“人单合一”模式在物联网时代下,在“延续性创新”与“颠覆性创新”这两方面,各自会有怎样的作为,今天在场的所有人,谁又能马上说得清呢?

  而这“所有人”里,还包括全程在场、本次会议联合主办方代表的另一位全球知名学者、伦敦商学院的著名管理大师:加里·哈默。

  如果你问这位管理大师,未来海尔的人单合一模式该如何在全新的物联网环境下持续演变,相信哈默能说出来的,不会比张瑞敏更多、更明确。但是学者,特别是大师级学者的价值,就在于他即便说不清未来,但却能把过去解读得异常透彻。

  《中外管理》杂志社长、总编杨光与加里·哈默合影

  首先,与克里斯坦森一样,哈默也对众多大公司失去持续变革能力下现象,深表关切。他注意到即便是最时尚的谷歌,当他成为一个大公司时,也会错过社交媒体这一重要阵地;而另一个性感企业苹果,其下载收费音乐等商业模式也已然很是传统老套了。“他们有很多钱,有大量员工,有客户数据,有商业伙伴,他们有几乎各种资源可以加以利用。甚至,他们并不像有些人指责的那样‘缺少远见’。比如1990年的年代,AT&T的科学家就有两个预期:第一,宽带条件会有很大增长;第二,传输视频所需的带宽成本会迅速下降。而且两个要素交叉的时间他们精确到了2005年,这些预测确实都发生了。”但哈默话锋一转指出,“这些资源和远见,必须与灵活性,以及果断去做的野心相结合,才会很有用。比起灵活性与野心,企业规模和远见并不是最重要。因此,大公司往往失败。”

  那么,大公司如何才能具有初创公司才有的活力与野心呢?

  加里·哈默注意到,过去十年优秀的大公司都在近似的变化路径:从为渠道制造,到为用户制造,再到为用户卖服务,再到为渠道和用户搭平台。在哈默眼中,海尔过去十年,正是如此。

  在哈默看来,海尔的“人单合一”模式,实现了两个很了不起的机制变化:一是把外部的市场约束力实现了内化;二是将外部资本的约束力实现了内化。于是,海尔的“平台主”,角色不再是一个传统科层制下的层级,而是一个连接;其功能,也不再是管控,而是一种协调。于是,“不仅海尔利润率一直在明显上升,是很不容易的”,而且“目前海尔所孵化的估值前20名的小微,已占到海尔集团总值的1/10,这是非常罕见的!”

  最重要的当然不是业绩本身,因为业绩只是正确机制的结果。那么,在加里·哈默看来,他从海尔看到的最重要的是什么?“海尔是我所看到的,能够从自下而上地基于网络时代为中心进行组织架构管理的第一家企业。”

  5、连哈默都看错的一件事

  但在这次“人单合一模式国际论坛”上,加里·哈默看准了海尔,却依然看错了一点。

  这不怪他,因为几乎所有大众都相信:六千万年前,恐龙因为庞大、迟钝、惰性、缺少对外界变化的感知与适应的能力,而最终在一次貌似偶然实则必然的天灾意外中集体灭绝了。

  但是科学界依然证明:光怪陆离的恐龙,其实没有绝灭。只不过它们提前长出了羽毛,在天外灾难降临之前已然振翅飞上了蓝天,演成了我们今天异常熟悉的鸟儿!当我在会场外将这一科学发现告知加里·哈默时,哈默在着实意外之余时,立即展示出来了大师的本色:“进化论有一种说法,就是‘预进化’。就是一些动物预先长出了一些看起来无用的特征。但是当一些变化突然降临时,这些特征就立即派上了用场。”当我补充道:“是的,我们真的应该重新审视恐龙,把恐龙如何变成鸟作为一个重要课题,来重新审视我们看起来很传统的企业和行业,坚定大胆变革的决心。”加里·哈默马上说:“我完全同意。”

  看着张瑞敏离去的背影,我坚信:如今的海尔,正是那个在物联网时代尚未全面到来之前,已经提前长出羽毛,并在未来随时准备展翅翱翔蓝天的优雅恐龙!

  《中外管理》杂志社长、总编杨光与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和海尔集团执行总裁梁海山一同合影。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中外管理执行主编
每日关注 更多
杨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